第二百九十一章 还钱

    龙根偏着脑袋儿,再次审视起小山包,心里盘算开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刘邦的墓地么?不应该啊,刘邦虽是牛皮糖一块,好歹也是一国老大,小山包就屁股大块点儿,又能有多少宝藏?”

    见龙根深思,刘雨欣问道:“怎么了,小龙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他啊,能有啥不对的?估计又打啥坏主意了吧,盘算着挖人祖坟,捞点儿好处的勾当吧。小坏蛋!”何静文凑了凑俏挺的鼻梁,白了龙根俩眼儿。

    龙根翻了个白眼,臭婆娘挺聪明啊,连老子想啥都知道。不过这话龙根不会说出去,人刘家河的人世代守护小山包,要真去挖开,还不得把自己俩锄头砸死?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坏吗?走,回去了,看看未来老丈人醒了没。”一听‘未来老丈人’,刘雨欣心花怒放,美滋滋的吃了蜜糖似的。

    何静文气鼓鼓绷着脸,暗骂道:“小混蛋啊小混蛋,把老娘爹灌醉了,又来找另一个老丈人!你究竟有多少个老丈人啊?”

    跺跺脚,还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刘志成家,这会儿闹哄哄的,聚集了不少人,大人小孩儿,姑娘媳妇儿挤了满满的一院子,围着那辆白色高尔夫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刘志成,快点儿的,还钱!妈的,一万块钱,欠了两年,再不还钱,老子把车开走了啊。”喊话的叫刘志文。

    说起来,是刘雨欣老爹的同宗兄弟,刘志文当村长,家里倒腾一间小卖部,有钱的主儿,会点儿砌墙修房子的手艺,这些年挣了不少钱,村里第一有车一族,虽然只是一辆破面包车,却亮瞎了全村人的眼珠子!

    刘志文得瑟,整天开着车村里转悠,逢人便吹嘘两句,志得意满。大伙儿的阿谀奉承,让刘志文很是受用,熊板儿挺得更直了。

    可,今儿有人在自己面前说,刘志成家里停了一辆小轿车,崭新的。刘志文赶紧跑来一瞧,呵,可不是吗?崭新的大众牌儿小汽车,别说行家一出手了,外行人一眼便瞧出了两车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这小汽车,宽敞锃亮,小汽车敦厚的车屁股,瞧着性感得很。透过车窗,真皮座套,比那破面包车高档到不知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刘志文眼红了,真眼红了。心想着:“吗那个巴子的,刘志成个穷鬼,没想到找了个有钱的女婿!抢过来再说!”

    这不,大过年的,刘志文上门讨债来了。

    刘志成啥家庭村里谁不知道?几十年过去了,还住老四合院呢,打扫的倒是干净,可有个屁用,没钱啥也不是!

    “刘志成,出来,妈的,快点儿还钱啊,再不还钱,老子可把车子开走了啊!”刘志文围着车子一个劲儿转悠,越看越来劲儿,真想上车把把盘子,肯定很爽!

    刘志成这会儿哪听得进去这些?躺在炕上呼呼大睡,炕边儿上吐了一大摊污秽,这就是跟未来女婿拼酒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大兄弟,大兄弟,干啥啊?”姚岚垫着小脚儿跑了出来,一听还钱,脑门儿都绿了。“大兄弟,咱不说好了吗?等猪仔一出手,马上还你钱,加上粮食啥的,多少有点儿钱还你!”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,“人要脸,树要皮。”

    大过年的撵上门来要账,传出去自己还杂活人啊?今儿未来女婿还在着呢,见自家这幅窘迫样儿,得咋看雨欣呐?

    “我不管那么多,今儿要么还钱,要么我把车子开走!”刘志文也没啥心眼儿,毫不避讳的暴露了自己的野心。

    眼珠子直勾勾望着那俩白色高尔夫,爱不释手!

    “大兄弟,缓两天成不成啊?你看....哎!”姚岚重重叹息一声,浑浊的泪花涨满了眼眶。

    乡下婆娘也没见过啥大世面,天天盘算着柴米油盐过日子,债主一上门儿,胆儿都吓破了。

    “哎,这车真是好啊,白色的,多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屁话,这车要不好?能入得了刘志文的法眼?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。哎,你说刘志成也是,找谁借钱不好,偏偏找上了刘志文?活该倒霉啊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也瞧出来了,看笑话的,惋惜的,可怜的,逗乐说笑的,啥人都有,纷纷顶着姚岚,臊的姚岚一脸绯红!

    “大兄弟,求求你了,求求你了,缓两天成不?你大哥还醉炕上呢?过两天,一定还你!砸锅卖铁都还你钱!你看成不成?”姚岚豁出去了,豁出老命也不能让人把车开走啊,那自己成啥了?

    虽说女儿男朋友有本事,可不还没结婚吗?就算结婚了,也不能拿女婿的车去抵账啊!

    刘志文冷笑,“缓两天?老子都缓了两年了,不还没见着钱吗?”

    “哼,女博士?又咋的?好些年了,连两万块钱也没给你挣回来吗?”刘志文跟头饿狼似的,逮着谁咬谁,这会儿又咬上刘雨欣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,刘雨欣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女状元,女博士,走哪儿都给父母挣面子,刘志文可就不干了,自己那儿子跟头猪似的,一天到晚只知道吃饭睡觉,啥玩意儿不想,回回考试倒数第一名,雷打不动!

    能不嫉妒吗?逮着机会自然要讽刺两句儿!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了?”刘雨欣拨开人群,扶住老娘。龙根、何静文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刘志文见刘雨欣回来了,找到正主了,那啥也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雨欣啊,你回来的正好。那个啥呢,不你读书考博士那两年吗,你爸妈借了我两万块钱,到现在没还,你看......”刘志文贼溜溜的眼珠子又盯上那辆白色高尔夫了。

    越看心越痒得难受,跟猫抓过似的,难受死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父,你,你...”刘雨欣红了眼眶,女孩子脸皮薄,男朋友、闺蜜都在这儿呢,闹这一出是干啥?不存心拆自家的台吗?“欠你钱一时没还上,是我们家的不是。是我刘雨欣没用,给父母添累赘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大伯父,你这样也说不过去吧?不存心逼咱们吗?大过年的找上门来,打咱们脸呢!我们还过日子不?”

    到底是读书的,先委婉道个歉,接着反将一军,从人情角度谈问题,刘志文一张老脸微微泛红,有些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我不管那么多,反正,欠债还钱,杀人偿命,那是天经地义的。今儿这钱你们还定了,我等着明天给儿子下聘礼呢!”刘志文胡乱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不为啥,笃定刘志成拿不出两万块钱来,非得把这辆小汽车开走!

    “下聘礼?骗鬼去吧!”刘雨欣冷笑,暗骂道:“就那傻儿子,给再多的钱,都娶不到婆娘!”

    “大兄弟,求求你了,缓两天吧,过了这两天,一定给你筹钱,砸锅卖铁都成!要不,你把房子收去也成啊?”姚岚抹着眼泪,苦苦哀求道。

    刘雨欣鼻子一酸,急得跺脚,却无可奈何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。自己是真的一分钱也没了!

    “缓缓那哪儿成啊?”刘志文吃了秤砣铁了心,今儿非得要开走高尔夫,“不还钱也成,这样吧,我把这车开走,要么咱们的帐一笔勾销,要么你们凑够了钱,再把车赎回去!”

    心里冷笑着,进了老子的手,还想赎回去?没门儿!开走了,那就是老子的车了!

    “哟呵,没想到啊,还有人能看上我这破车?”龙根笑眯眯走了出来,伸手点着一根儿大中华。

    龙根跟何静文站在一边瞧了半天,拳头捏得死死的,直想揍人了。被何静文硬生生拉住,就想看看这狗杂种耍什么把戏!

    原来是看上了自己的车了!

    “兄弟,瞧上我这车啦?”龙根压根儿就不讲啥辈分,勾着刘志文的肩膀,笑呵呵道。“要车好说,开走就是了。好说的很,才十多万,没事儿!”

    刘志文嘴角一抽,摸不准龙根的脉。这就是刘雨欣的男朋友?十多万啊,乖乖,难怪这么好!

    “咳咳,我也不是要车,其实是来讨债的,欠钱不还,是不是说不过去啊?”刘志文到底是当村长的人,见多识广,眼珠子一瞟,便知道这小子不好对付,笑眯眯的跟头笑面虎似的,不咬人就算了,一口咬上了,咋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乡下人挣俩钱也不容易,你说我借出去那么多钱,一分钱没捞着?我是不是得找点儿损失,拿回点儿补偿啊?”

    龙根点头,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我老丈人欠你多少钱来着?”

    “两万,都欠了两年多了!小伙子,你是体面人,你说,这么久了,也该还了吧,搁利息都的好几千了。”刘志文忙道。

    龙根拧着眉头,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该还钱了。两万啊,利息咋也得有五千吧!”龙根大腿一拍,“来,跟我拿钱!这钱我来还了。来来来,跟我拿钱,大伙儿都让一让啊,钱有点儿重。”

    刘志文狐疑的跟了上去,心里捉摸不透了,这小子真有两万块钱?还塞后备箱里?

    “诺,这袋子里全是钱,你给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刘志文看了看袋子,麻批的,不就一破袋子吗?能有啥钱?还真有拿麻袋装钱的混蛋?不能把,这么有钱?

    “嘶,这么重?”刘志文憋红了脸,提下了袋子。

    龙根道,“打开袋子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次奥!硬币!全是硬币,还是一角的!”刘志文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自个儿数吧,数够两万五自己滚蛋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