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九章 哥哥干妹妹

    “干.你麻批,臭小子,撞坏了老子门面,咋办?”陈晓明铁青着脸,手里捏着剃须刀,真想一刀子抹了这王八蛋脖子!

    老子累死累活学了点儿理发的手艺,又抠抠搜搜攒了点儿钱,弄了个门面儿,整得花里胡哨的,前天才开门营业。

    狗日的,油门儿一轰,撞了个稀巴烂,再看那辆高尔夫,挡风玻璃一点儿事儿没有,气得牙根儿直打颤!

    “吓着了我婆娘,那你给我说,该咋办?”龙根拉着陈可仔细瞧了瞧,还好,零部件儿都还在,未发现他人使用过的痕迹。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下来,抬眼望着陈晓明,心里一阵儿冷笑。

    王八蛋眼珠子还盯着陈可屁股蛋子瞧,小妮子长的也太那啥了一点儿,典型的丰乳肥臀,俏脸蛋儿,外加一双狐媚眼睛,眨巴眨巴能把魂儿给人勾走!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找死?”陈晓明气得嘴角一抽,妈的,挥舞着剃须刀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陈可尖叫一声,吓得俏脸儿煞白,捂着脑袋儿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!

    龙根眼疾手快,拉过陈可,飞起一脚揣在陈晓明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蓬”的一声,陈晓明倒飞出去,重重的砸在椅子上,疼得直喊娘。

    龙根摇摇头,实在不堪一击,老子都还没使劲儿呢,这都不行了?太菜了。

    “小可,洗头多少钱啊?”龙根裤裆掏出一叠厚厚的毛爷爷,问向陈可。

    陈可指着价目表,“二十五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啊,没零钱呢。哎,给一百吧。”龙根扔下一张红色毛爷爷,冲陈可认真道:“小可啊,咱们做人可是很讲道理的,既然是消费嘛,该多少钱就多少钱,一定得给知道吗?不能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咱们不差钱儿啊。千万不能学人耍赖皮!”

    陈晓明刚刚回过神,一听这话,一口老血喷出。

    吗那个巴子的,老子好好一门面儿,你给撞了个稀巴烂,一脚把老子踹出内伤,扔一百块钱就算了?狗日的,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吧!

    “哦。”陈可乖巧的点点头,站在龙根身旁跟小媳妇儿似的。

    捏了捏陈可俏挺的鼻子,俯视而下,透过领口望向胸前一抹白嫩,小龙根再次有了抬头的趋势,欲血沸腾,迅速肿成一根儿擀面杖,坚硬而火热!

    “小可真乖,走,带你吃夜宵去!”说着,龙根拉着陈可转身欲走!

    陈晓明忍着剧痛暴喝一声,“站住,王八蛋!”

    “不是付过钱了吗?怎么,还想揍我?”龙根有些不爽了。

    见陈可没受啥伤害,一开始没打算下重手来着,给点儿教训就成了,言语轻薄两句倒也没啥,谁让陈可这妮子长的火锅扬名,太靓了点儿。

    可这么不死不休下去,就实在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付过钱了?老子的门面让你撞烂了,你杂说?被你打成这样,就算了?没门儿!臭小子,有种等着,老子已经报警了!”

    陈晓明心一横豁出去了,这小子力气太大,本想叫街上几个痞子流氓过来,为保险起见,也为了捞回点儿损失,还是报了警。

    片警自己也挺熟,喝过两回酒,就是收费贵了点儿,妈的,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先把这小子收拾了再说!

    “报警?好啊,那我就等等瞧!”龙根冷笑,“小可,来,进屋坐会儿,咱们等等警察叔叔。”

    陈晓明冷笑,暗骂道:“臭小子,装,你就给老子装!看你能装到啥时候去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一阵儿如同死了亲娘的惨叫声响起,一辆捷达警车停在了理发店门外,龙根回头一瞅,恍惚间还以为方正那狗日的来了呢。想了想,自己是对捷达车有了感情,毕竟自己开了好一阵儿。

    刘学民刚下车脸色就不咋好看,小汽车撞烂了门面应该找交警啊?自己啥时候降低到那个辈分儿去了?

    抱着‘既来之,则安之’的态度,刘学民带着跟班儿迈进了破败不堪的理发店儿,大肚子一挺,朗声道:

    “这是咋回事儿啊?”

    陈晓明如听仙乐,屁颠儿屁颠儿跑过来散了一根儿玉溪,开始大倒苦水儿。

    “哎呀,刘警官,你看看,看看,我的店面都给撞烂了,你说说我开个小店儿容易吗?我跟他商量赔偿问题,你瞧瞧,”陈晓明撩起衣裳,肚皮上一只大大的脚印儿,“还把我暴打了一顿,刘警官,你可得给我做主啊,哎哟,疼死我咯,我的理发店没咯....”

    刘学民眉头一皱,冲着龙根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你,私闯民宅,寻衅滋事,动手伤人!我要逮捕你!”

    陈可吓了一跳,忙解释道:“不,警官,不是这样的,是他,是他调戏我,然后我哥才来救我的,给送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,是他先拿刀要捅人的,我.....”

    “住口!我让你说话了吗?”刘学民眼珠子一瞪,厉声吼道。看清陈可的面容、身段儿,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好漂亮的婆娘啊,前凸后翘,面容俊!娇嫩欲滴美得很呢!刘学民眨巴了两下眼睛,为了裤裆那玩意儿,一个歹毒的计谋涌入脑海!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主动跟我们走还是.....”刘学民掏出手铐,拿在手里晃得叮当响。

    龙根愣了愣,没想到一个理发店老板居然能勾搭上警察,这份儿能耐可不小!倒有点儿出乎意料了,不过龙根倒也不怕!

    “跟你们走可以,不过我要打个电话,要不你等我五分钟?”龙根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等你?你是天皇老子,还是庆元县县长啊!小李,带走!”刘学民可没那闲功夫等人,老相好脱得白花赤条的等着自己呢,刚刚塞进去一半,就被喊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又遇见天仙般的陈可,哪有闲工夫等你?

    “三分钟?就三分钟!”龙根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麻批的,老子可不想第一天来党校学习,就进了局子,那玩笑可就开大发了,传出去也忒丢人了点儿!

    “废话那么多,你走还是不走?”一旁的小李怒了,在领导面前挣个表现,卖个好。

    刘学民却说道:“行,看在小妹妹的面子上,那我给你三分钟。看你能玩儿出什么花样来?”

    陈可俏脸一白,心里拔凉拔凉的,感觉被饿狼盯住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原来看上了陈可的美色!”龙根掏出手机暗骂道:“哎,婆娘太漂亮了也是个麻烦事儿啊!”

    拨通何文峰电话,电话那头何文峰显得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没事儿吧?究竟咋回事儿啊?跑的飞快。”

    龙根撇撇嘴,无奈道:“何叔,真有些麻烦,那啥,我妹妹让人欺负了,动了手,这会儿警察叔叔在呢,要把我带走,你看.....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何文峰泄出一股王八之气,“你把电话交给那警察,我来跟他说话!”

    刘学民狐疑的接过电话,“喂,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老子是何文峰,庆元县县长!马上收队,那那人给我放了,少一根儿汗毛,老子让你下课!”未来女婿差点儿在自己地盘上进了局子,何文峰感觉脸上无光,语气自然好不到哪儿去!

    刘学民一愣,对着话筒破口大骂:

    “我去你吗逼!你要是县长,老子还是省长呢!瓜娃子一个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敢玩我!小李带走!”撂下电话,刘学民吼叫道。

    龙根傻眼了,这,这什么情况啊这是,老丈人不会是个假县长吧,咋说话不好使呢?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何文峰如同吞了一只苍蝇似的,卡在喉咙,上不去,下不来,恶心死了,憋的一张老脸成了猪肝色。

    “混账,敢这么对老子说话!”

    迅速拨通县公安局局长陈涛的电话,电话刚一接通,噼里啪啦吼道:“立刻马上把一个叫龙根的人给老子放了,抓龙根的人老子再也不想看见他穿警服,就这样,再见!”

    “蓬”的一声,狠狠摔下电话,何文峰才觉得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想了想,拿起外套出了门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庆元县西区派出所里,龙根被关在审讯室里,带着手铐脚镣,跟个重刑犯似的。

    “姓名。”刘学民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龙根。”

    “年龄。”

    龙根眨眨眼,想了一会儿,“不是很清楚,应该是二十一岁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刘学民怒起,“臭小子,拿老子寻开心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警官,真不是,我是真不清楚!”龙根翻了个白眼儿,甚是无奈,咋自己说实话还没人信了呢。

    “麻批的不清楚!老子揍的你马上就清楚了!”刘学民握着电警棍儿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龙根眼皮直跳,“别,别别,警官,警察叔叔,我.....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,叮铃铃”

    刘学民腰间的电话急促响了起来,刘学民掏出来一瞧,局长来的电话,吓了一跳,连忙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局长,你好,有事儿啊?”原本愤怒的脸上换上一副阿虞奉承的笑脸,笑的那叫一个灿烂,估摸着拜堂都没这么喜庆!

    “什么?龙...龙根...”刘学民突然变了脸,惊惧的望着龙根,“是是是,局长,我马上放人,马上放人。”

    刘学民抹了一把额头冷汗,电话那头却传来死神般的声音:“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,在家休息吧.....”

    刚出派出所,龙根便看见了何文峰,未来老丈人。

    何文峰突然黑起了脸,冷冷盯着龙根旁边的陈可,阴沉道: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她啊,她是是我妹妹,妹妹。”龙根忙道:“咱们一个村儿住着呢,妹妹,妹妹...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