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三章 无奈卖身

    “妈的,有钱没钱,日婆娘过大年!先喂饱小.鸡.鸡再说!”一咬牙一跺脚,龙根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有啥大不了?钱嘛,也就三核桃两枣的事儿,大不了龙爷爷站街卖去,常言道:“萝卜拔了坑还在”,又不吃亏,一边数着钱,一边儿尝尽天下婆娘的味道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“臭尼姑,sao婆娘,没钱又骗老子才跟你算账!”对自己第一次出去卖,龙根那是相当在意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儿,打电话无意间听说自己缺钱,sao尼姑就发了个短信过来:

    ——“我有钱,日我就给你钱,天天日我,给你用不完的钱!”

    “用不完”三字儿让龙根心动了,钱还有用不完的?

    心动加“鸡”动,开着高尔夫杀向凌云山尼姑庵。既然你的钱都用不完了,那小爷帮你花点儿吧。

    临近年底,尼姑庵“生意”还是很不错的,香客成群,求子求财求平安,一个个尼姑忙着招待客人,有钱挣谁还念经啊?

    “生意不错啊,那么多虔诚的傻.逼,拎着老婆孩子跪的那叫一个端正,估计他亲爹来了都没这么好使。”

    红绸床上,龙根蹬掉鞋袜,双腿盘坐在炕上,隔着厚厚的长衫,抓住一对乳山一揉一挤,好似两个大气球,软软弹弹的。

    “嗯...”红绸闭眼闷哼,淡淡道:“咋说话呢,什么生意不生意的?这只是一种对美好未来的寄托,求个心安理得!呸呸呸,菩萨听了可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龙根坏坏笑了笑,伸手搓了俩吧大.咪.咪,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那种饱满,嘴上却说着:“那菩萨看见你这样能生气不?”

    “呸,你你...你再说,我可生气了啊。”红绸俏脸瞬间绯红,圆俏的白皙脸蛋儿好像熟透的大红苹果,散发着成熟的韵味儿,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。

    这婆娘的确有风.骚的资本!

    龙根暗暗道,心里甚是好奇,红绸这婆娘长得火锅扬名,貌美如花,不同于小芳、翠芬那般小巧精致,大黑眼睛,高挺鼻梁,掺杂着香火味儿,让人分外陶醉!

    “嘿嘿,知道如果我生气什么后果吗?”龙根坏笑连连,撩起长衫,大手掌从小腹伸了进去,握住饱满的三角.地带,轻轻提起两颗儿小卷毛一扯,指尖正对中路,顺着细缝儿搓了下去。

    神仙手早已出神入化,大半年的侵yin,龙根深谙此道,洞口在前,却并不着急刺入,徘徊于洞口,捻着饺子皮一拧一搓,沾着洞口缓缓滑出的嫩热汁儿,磨得吱溜吱溜响。

    “嗯嗯...嗯哼....”红绸哪里受得了这么抠弄,尝过大家伙,心里就没踏实过,空落落的,起初两天小缝儿火辣辣的抽痛,撒泡尿龇牙咧嘴的跟人干仗似的。可现在,一天不吃两嘴,心里就跟猫抓似的难受,

    紧紧闭着浑圆双腿,腹中邪火乱窜,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,面若桃花,双眸散着两分狐媚光彩,弯翘的睫毛轻轻颤抖,一舔性感红唇,莹呜道:

    “嗯,你,你生气又,又能怎样,我可不许你说菩萨...嗯哼...”恰逢此时,指头猛然猛地挺入,一坨粘稠热汁儿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    一阵猛抠,抠的花枝乱颤,龙根却突然抽回了手,连奶.也不摸了。

    “龙爷爷生气了,都懒得日你了!哼!”

    鼻腔发出重重的闷哼,起床下地要走人,一边儿提鞋一边骂道:“菩萨?哼,老子当年被爹娘抛弃的时候咋不显灵,偏偏‘哐当’一记响雷落在了我脑门儿上?”

    “啊?这....”红绸愣了愣,还从没听说过小混蛋有这遭遇,听起来也有一段难以回首的往事呢。

    往事浮上心头,揪心之痛仿佛再次浮上心头,一身燥.热迅速褪去,一抹凄凉浮上俏脸。

    “菩萨?我还真信不过,信别人还不如信自己!”这时,龙根已经穿好了鞋袜,走到门口,又道:“再见!”

    “啊,等等,龙根等等。”红绸叫住龙根,“喂,等等,你不是要钱吗?等一下。把这箱子拎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,红绸半蹲着从床底下拉出一只大皮箱。瞧着挺重的,拉杆儿差点儿压弯了。

    “喏,这些都给你,拎上吧。”红绸一脸淡然,捋捋额前发丝,渐渐退去的红潮为红绸平添了两分抚媚。

    龙根有些懵,这婆娘挺仗义啊,没掏家伙办事儿直接给钱!一提,龙根皱起了眉头。望着红绸,惊愕道:

    “这么重?有多少钱啊你?”

    红绸却是笑着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有多少钱,至少有一百五六十五吧,反正我没数过。你拿走吧,留给我也用不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红绸脸上波澜不惊,仿佛说着一句微不足道的小事,好像送给了别人一只鸡那么轻松!

    “啥?一百五六十万不止?”

    这可把龙根吓懵了,出手也太狠了吧!

    “怎么?不够用吗?”红绸忙问道。

    打开箱子一瞧,乖乖,慢慢的塞了一箱子红色大钞,一叠一叠摆放整齐,笑脸盈盈的毛爷爷,这一刻显得分外亲热!

    “嘶!”龙根倒吸一口凉气,瞪着红绸满是惊愕。这可是一百多万啊,这份儿人情太大了吧!

    “这,这么多钱你都给我?”龙根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红绸微笑着点点头,“都给你了,你拿着用吧,不够我这还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钱中,一部分是政.府补助,修缮庵中房屋剩下的;还有一部分是香客捐赠的香油钱,我留着何用?大家都过的挺充实,不需要钱。”

    早已出家,对金钱名利看得甚是淡薄,对着朝阳,伴着晨钟暮鼓,念念经便已足矣,何苦为了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拼命?

    “如果不够,下面还有几个箱子,不过都是五十、二十、十块的,面值不大,要不要一并拉上,反正你有车。”红筹接着道。

    龙根苦着脸,实在无语。没想到小小一个尼姑庵居然有如此雄厚的资本,还几个箱子分门别类的装钱,怪不得红绸这婆娘用的手机比自己都贵的多。

    “哎,人比人气死人啊!你要实在没用,就给我吧,我不嫌多!”回头一想,有钱是好事儿,把你变成自己人,跟家里栽了一棵摇钱树似的,没钱了,抱着红绸耸俩棒子,钱不就来了?

    放下箱子,一把横抱起红绸,放到床上,贼笑道:“老子就是现实版的田伯光,劫财劫色!今儿就好好日日你,让你爽个够!”

    “啊,你,你不是心情不好么?”红绸猝不及防,胸前又被搓了两下,刚刚退却的红潮再次飘上脸颊,犹如一道彩色云朵。

    还待推托两句,衣裳已经被扒了下来,赤条条,白花花的身子凹凸有致,上圆下翘,珠圆玉润,宛若上帝精心雕琢的艺术品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声厉啸,龙根爬上了炕,大嘴一张,一口含住乳.尖儿,“滋溜”一声吸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啊..”一声轻呼,清脆的嗓音如唱歌一般优美动听,好似天边传来的吟唱。舌尖儿滑过如花瓣的红绸,软绵绵的娇躯一拧,情不自禁搂住龙根。

    双手擒住两座玉女峰,抠住洁白的大.奶,往中间一靠,整个脑袋儿埋了下去,生吞猛吸,雪白大.咪砸的吧嗒吧嗒响,霎那间起了几道牙印。

    “啊...啊”

    “嗯哼,龙根,我要....唔嗯...”褪去的潮红再次浮上面庞,浑身燥.热升腾,猛地抓向腰间。

    果然,它硬了。坚硬如铁,粗壮如擀面杖,还是大号的。滚烫的温度仿佛要把人融化了一般!

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    龙根连着又吃了两嘴,本想接着用用神仙手,让红绸好好爽爽,哪知道,浑身燥.热,刚触摸到幽幽细谷,一蓬清泉飞速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居然湿成这样了?”龙根一瞧,不行,得赶快进洞,再等该欲huo焚身了。

    抽出擎天巨柱,大家伙黑得发亮,坚硬似铁,硕大的圆脑袋儿斗志昂扬,顶开饺子皮,沾了沾白色汁液,腰杆儿一直。

    “哧”的一声,大肉.棒子缓缓没入,小缝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撑开、胀鼓,小腹一鼓。

    红唇娇躯一颤,“啊~~”悠长而细腻的吟唱再次响起,玉峰微颤,白花花的身子微微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滋滋...滋滋滋”

    握住红绸小巧的膝盖,腰杆一挺一收,伴随着红绸嘹亮的歌声,白皙大香瓜一上一下,宛若伴舞一样。

    “啪啪...啪啪啪”

    三浅一深,硕大人根慢慢开垦那片玉女地,点点深入,摩擦着嫩rou洞壁,感受红绸的紧致,润滑,和那博大的包容感。

    “啊啊...啊...龙根,好棒....呜呜呜....你好厉害...啊..啊..快点儿,快点儿好吗?啊....我.....我...”

    白色大.奶,跳跃不定,好似两只大白鸽扑腾着翅膀展翅欲飞,上下翻飞....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缓缓提速,大蛇深入浅出,开始启动冲刺加速度,实打实撞像内里洞壁,花枝乱颤,呻吟不断。

    “啊...啊.....啊....我到了,我到了!”撇开大腿,小嘴儿一张,热汁儿飞射四溅!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