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九章 给表婶儿撑腰

    柳河乡穷得叮当响,自然没啥大银行,工商、建设银行没有,就邮政、农业银行,外加一个信用社,诺大的门厅,冷清的很,俩小妹儿趴在柜台上打瞌睡,还没外面卖烤红薯来的热闹。

    沈丽娟挎着黄布包独自一人走了进去,一身到底,粗布麻衣,裹着厚厚的军绿色棉袄,显得极为臃肿,探头探脑,颇为紧张,毕竟不是取几百块钱,而是整整的七万呐!

    一到城里,小混蛋便带着妹妹去医院做检查,而刘雨欣则跟何静文打了个电话,去了乡政府。只有自个儿一人来取钱了!

    沈丽娟没见过大世面,见过最多的钱,也就是龙根的父母给了五万块钱,扎扎实实用牛皮纸裹着,乍一看,跟块砖头似得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,我想取钱。”沈丽娟小心翼翼道,显得很紧张。

    苏云把玩着手机,愁眉苦脸,发了好几个短信也没人回,大清早的来值班,冷冷清清的,没人存没人取的,要多无聊有多无聊!

    突然一声“小姐”,顿时火冒三丈!

    “谁小姐呢,说谁小姐呢?你才小姐,你们全家都是小姐!哼!”噼里啪啦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,对着沈丽娟一阵劈头盖脸。

    “你....我....”

    沈丽娟一片茫然,浑然不知“小姐”二字有啥其他含义?这不尊称吗?电视里演着呢,漂亮女人称谓不都“小姐”吗?咋还生气了呢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苏云心里憋着气,脸色自然不咋好看。凭着仅有一点儿职业操守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丽娟茫然应了一句,“我....我取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心翼翼翻开包,里三层,外三层摸索了好一阵儿,方才抽出了一张农行卡来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金子,藏得那么深干嘛?又没几块钱!”苏云冷冷一笑,讥讽道。心里还有更难听的声音,“乡巴佬,土鳖!”

    沈丽娟脸一红,也没计较啥,自己这身行头,让人瞧不上眼倒也正常。紧张兮兮递过卡,交给了柜台小姐。

    “取多少啊?”接过卡,还没划呢,苏云已经从抽屉里掏出一叠钱来,五十的,二十的一大叠,还有十块的,五块的,心想乡下婆娘能取多少钱?多半出门在外的男人打工,看着过年了,给娃打点儿零碎学费啥的,算算顶多也就一千多块钱,自作主张先数了二十张五十面额的,一张张青蛙皮崭新崭新的。

    “嗯,取七万,不,还是取八万吧。”沈丽娟不傻,倒也瞧出这婆娘有点儿狗眼看人低的意思,也没啥恼火的,做人实在点儿好,攀比虚荣有啥意思?再说了,这钱也不是自己的。没啥值得炫耀。

    只是怕七万块钱不够,眼瞧着要过年了,屋里一群婆娘,好几张嘴,不得吃啊喝的,小卖部也没多少存货了,就着小混蛋的车,顺便捎点儿东西回去,岂不是一举两得?

    “啥?八万?”

    苏云猛地提高了音量,“大妈,是我听错了,还是你脑子有毛病啊?八万?开玩笑呢吧!”

    “我可告诉你啊,我没工夫陪你瞎扯淡,别来银行捣乱,知道吗?开玩笑也不带这样儿的!”

    沈丽娟气结,“我....取八万怎么了?我取钱,怎么就捣乱了?存钱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捣乱呢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苏云也怒了,看我好欺负是不是?闲来没事儿涮我玩儿呢?

    “出去!再不走我打电话报警了啊!再胡搅蛮缠对你不客气了!”苏云狠狠瞪了沈丽娟两眼,顺手把卡给扔了出来。嘲讽道:“哪儿来的疯婆子,大白天的找晦气?还七万,哦不,八万。哼,真当钱是树叶子呢!”

    心里想着,老娘辛辛苦苦忙活一年,工资也不过两万块钱,还连奖金、补贴在内。这婆娘开口就是八万,可能吗?

    苏云打心眼儿里不相信,一个乡下婆娘卡上能有八万块钱!天下掉馅饼,都砸不到她脑门儿上!

    “喂,凭什么?凭什么让我走啊,我是来取钱的?为啥不给我取啊?”沈丽娟急得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这都啥人啊?城里人都这球样素质?说自己乡巴佬,自己忍了,本来就是乡下人,没见过世面。可为啥自己就不能取钱,非得说自己捣乱?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说为什么?”苏云不怒反笑,讥讽道:“乡巴佬事儿多,‘穷山恶水养刁民’,说的一点儿不错!就你那寒酸样儿,能有八万块钱?”

    “滚吧,臭乡巴佬,少搁老娘面前碍手碍脚,看着都烦人!啊呸!”

    沈丽娟气得牙根儿咬得“咔嘣咔嘣”响,委屈的泪水珠子,险些滚了下来,剁了跺脚,装上卡跑出了银行。

    冷风一吹,鼻子一酸,红彤彤的眼圈,泪水哗哗的流。吸了吸鼻子,抹了泪水,从兜里翻出两块零钱,准备给小混蛋打个电话,这满肚子的委屈得找个人诉诉不是,憋死了。

    何况,还不为了跟小混蛋办事儿?

    “喂,表婶儿,钱取完了,等着啊,丽红婶儿马上检查完了,估计再有二十分钟就过来了.....”

    一听小混蛋的声儿,沈丽娟鼻子一酸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“小龙,没,没取着钱,那女的见我是个乡巴佬,说我骗人呢。把我撵出来了....哇....嗯”说着,沈丽娟吸了吸鼻子,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“啥玩意儿?他.奶.奶.的,等着,我马上过来!”龙根一听,火了。狗日的狗眼看人低,欺负人也不找找对象,龙爷爷的表婶儿(兼职婆娘)是你们能欺负的吗?

    跟莫艳交代了两句儿,务必照顾好丽红婶儿,大肚子可是自己撒的种呢,咋能不心疼紧张?

    “喂,方所长啊,忙着捏,有空没啊?哎呀,我在农业银行门口啊,过来喝茶呗?”上车龙根就跟方正拨了个电话过去,“啥?没空啊,那成,一会儿我去派出所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,撂下电话,油门一踩,“嘀嘀嘀”喇叭摁到底,一路杀向柳河乡农业银行,路人闻声远远躲开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哪儿的土匪下山了呢。

    这年头土匪都开这么好的车,日子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农业银行门口,沈丽娟想了想,又给何静文拨了个电话过去,杂说自己也是她下属,再者小混蛋说,这些钱可都是何静文给的,想了想,还是知会一声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办公室内,何静文握着电话,怒拍办公桌,“什么?有这等事儿?你等着,三分钟我就到!”

    刚刚到的刘雨欣屁股蹲儿还没坐热乎,捧着水杯还没来得及抿一口,就要走?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啊?着急忙慌的。”

    “丽娟姐被人欺负了....”

    “啥?走走走,助阵去!”刘雨欣唯恐天下不乱,加之,大姨妈串门儿,火气甚大,正打算找个人出出气儿呢。

    昨晚憋了一晚上,差点儿落下个欲.火焚身之死!两人旋即风风火火的出了门儿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表婶儿,里面两个婆娘,哪个欺负你了?”停下车的时候,方正已经到了。冲方正点了点头,望向了沈丽娟。

    多好的表婶儿,白皙俏脸蛋儿挂着泪珠子,眼眶泛红,见着龙根,鼻子又是一酸,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咋的,泪水止不住的流。

    “右,右边一进门那个...那个年轻一点儿的.....”

    龙根偏过脑袋儿瞄了一眼,眼神微眯,闪过一丝阴寒。“表婶儿,等着啊,看我咋给你出气!”说着,大摇大摆往银行走去。却被方正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方正苦着脸,低声道:“龙兄弟,你,你不会打算抢银行吧。大哥,这你是我亲大爷,这事儿我可不敢呐!”

    “不敢没事儿,我待会儿去派出所找你喝茶,你把开水先烧好咯.....撒开!”龙根冷笑,猛地甩开方正的手臂。

    这事儿还真不怨人方正,两者不是一个系统的,就算人服务态度不好,也不归自己管啊?一般要是抢劫啊,小偷啊,打架斗殴的,自己出马还成,警报一拉响,拉风的很。撑面子,罩场子都成。可,派出所哪儿做得了银行的主啊?

    “喂,兄弟,龙兄弟....这...哎!”一跺脚,方正硬着头皮跟了进去。事已至此,只能见机行事了!

    龙根叼着半截烟,提了提裤裆,深深嘬了一口,走到柜台,对着柜台缝儿一口吹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....喂,你干什么啊?”苏云握着手机,正编辑短信呢,一口浓烟钻了进来。“没看见上面写着‘禁止吸烟’吗?出去!”

    “哦,不能抽烟啊。”龙根提高嗓子叫唤了一声,自言自语道:“远远瞧见,玻璃窗,玻璃门的,还以为吸烟室呢。原来不是啊....呼....”说着,又嘬了一口,吐了进去。

    苏云怒了,“脑子有病吧?这是银行,什么吸烟室?出去,这里不能抽烟!啪!”说完,一巴掌拍桌子上,好不威武。

    “哦,银行啊。银行是干啥的捏?”龙根铁了心要收拾这娘们儿,自然得给她一点儿颜色瞧瞧,好好调戏调戏。若有机会,可以保留日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大棒子专治疑难杂症,收拾各种不服!

    “银行是干啥的?取钱的,存钱的,懂不懂?”苏云还是有点儿姿色的,生起气来,胸脯急剧起伏,胀鼓鼓的两座山峰并排站立,颇为雄壮威武。

    “存钱,取钱的玩意儿啊。”龙根回头冲着门外喊了一嗓子,道:“表婶儿,进来一下....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