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八章 老子要当官

    方正面面相觑,臭小子把老子这个和事佬晾在一边,饭菜没吃一口,事儿都给办完了?那老子的作用咋体现出来?

    “哎呀,龙先生果然是大人大量,谢谢您不跟小儿斤斤计较啊!”李大宝倒是欢喜的很。

    得勒,车钥匙拿去倒也好了,老话常说“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”,现在好了,收了我的钱,看你给我办事儿不!

    一想到以后钢材店,甚至整个建筑材料行业被自己垄断的场景,李大宝就心痒痒。钱啊,红色大钞仿佛下雨似得,全流进自己兜里了啊。

    可是,龙根是那种有觉悟的人吗?“拿人手短”,那是说别人,对于小混蛋能用常理推断?压根儿就没他不好意思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方所长,那个....”兴奋了好一阵,李大宝才想起还呆在局子里的儿子,冲着方正讪讪道。

    方正撇撇嘴,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出去,“嗯,小王啊,马上把李华给送过来,对,烧鸡公。就这样,快点儿啊。”

    此刻,李大宝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。攀上高枝儿,还把儿子给捞了出来,一瞬间仿佛年轻了十岁。眼瞧着,菜上的差不多了,给龙根倒满了酒。

    龙根嘬了口烟,回过头,对方正道:

    “方所长,绷着脸干嘛?瞧我这三小弟不顺眼啊?”龙根皮笑肉不笑盯着方正瞧,瞧得方正眼皮直抽抽,接着说道:“方所长,何必呢。多大点儿事儿啊?咱们都是实在人,就把话说透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人三兄弟不就看了看你姐的诱人酮体,不还没日进去吗?急个啥?再者说了,**说的好啊‘萝卜拔了坑还在’,你姐也不亏啊。你又把人撵了三年,揭过算了,成不?”

    方正那个气啊,啥叫“萝卜拔了坑还在”?说的是人话吗?又不是小日本儿,逮着哪个婆娘都可以捅两棒子。日本娘们儿不仅啥也不说,反倒沾沾自喜,坑还是坑,洞还是洞,洞里还凭空多了几滴种子!

    可,咱是日本娘们儿,日本畜生吗?不是啊!

    不过方正能说啥?敢说啥?瞧着架势小混蛋是非得插手了,狗日的不仅背后有着大靠山,自己把柄还被他攥得死死的呢!

    龙根冲三兄弟努努嘴,三兄弟端着酒杯靠了过来。黄鼠狼朗声道:

    “方所长,啥也别说了,以前是咱们仨对不住你,对不起了!你要原谅咱,就把酒喝了,咱们兄弟先干为敬!”

    方正听的这话,肥嘟嘟的腮帮子直抽抽。狗日的威胁老子呢?不喝就不原谅你,狗日的不给老子下套,存心让老子去得罪小混蛋呢吗?

    “咕噜!”方正二话没说,端着酒杯一口闷了,足足一两白酒整干净了。

    龙根看了看笑了,正准备说两句场面话来着,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你在哪儿呢?丽娟姐说你进城了,咋不来找我们呢?”何静文的语气不咋友善,跟半夜查房,扫黄打非似得。

    龙根看了几人一眼,想了想就没调戏何静文,正经道:“吃饭呢,‘烧鸡公’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我跟雨欣也在‘烧鸡公’呢,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龙根愣了愣,这么巧啊?既然遇见就一起吃呗。

    “楼上天字号包间,你上来吧。马上给你加椅子。”龙根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李老板,我有两个朋友,恰好在这儿吃饭,你看?”

    李大宝一听这话,大腿一拍。

    “服务员儿,加两副碗筷,麻溜的啊。”李大宝聪明,也没问龙根啥朋友,出来混场子的,反正大度一点儿总没坏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何静文、刘雨欣俩人前后进了包间。屋子里全是雄性,一时间都傻眼了,惊为天人!

    何静文奶.大腰细锭子大,一张俏脸儿宛若天仙,美的不可方物。刘雨欣也不差,奶.子屁股虽然小了一点儿,不过,那股淡雅的气质,好似山林幽谷中盛开的野百合,孤芳自赏!

    “啊?何...何乡长?”方正流了半天口水儿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哎呀妈呀,这是何乡长啊,柳河乡一把手啊,咋不声不响还来了呢?

    “乡长?”李大宝脑子转得也不慢,站起身来连忙让座,“何乡长请坐请坐。”额头上既然紧张的都快出汗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方正、李大宝不免有些怨气,瞪了瞪龙根,好像在说:小杂种啊,何乡长驾到你咋不早说呢?这下脸丢大了吧。

    龙根笑笑不吭声,轻轻嘬着烟。欣赏着对面俩美女,翘起二郎腿,把裤裆那玩意儿夹了起来,生怕走火,砸在桌子上。心里琢磨着,晚上搞点儿啥花样呢?双飞有点儿单一了。

    “嗯,俩婆娘都是文化人儿,小.鸡.鸡啊多钻钻文化人儿那洞,钻多了,你就是有文化的鸡.鸡了,人见人爱的哦....”

    何静文自然不知道对面的小混蛋想啥,这会儿正忙活着应付方正、李大宝。心里颇有些好奇,小混蛋怎么跟他们搅合在一起了?

    一旁的黄氏三兄弟对望一眼,好像明白了一点儿啥,怪不得老大如此英明神武,居然早早搭上了何乡长这条线,若说何乡长是土皇帝,那老大岂不是总管太监?突然发现,自己这决定下的太英明了。

    “李老板为柳河乡的经济发展做出不可磨灭的功劳,我得代表全乡人民感谢你啊。”何静文只是微微一愣,便适应过来。

    打小跟着老爹一起混各种局子,一套太极拳打的那叫一个炉火纯青,端着可乐杯浅尝辄止,眼瞧着李大宝傻乎乎闷了一杯白干儿。美眸一转,掠过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“啊!”砸了咂嘴,李大宝笑着道:“何乡长谬赞了,我实在无颜承受啊。何乡长倒是女中豪杰,巾帼英雄。咱们柳河乡在何乡长的带领下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。我相信,以后咱们柳河乡会发展的更好!”

    听了李大宝的话,龙根恨不得一大嘴巴抽过去。

    狗屁日新月异的变化?山还是山,水还是水的。到处刁民乱窜?啥变化啊,这马屁拍得也太离谱了吧。

    “呵呵,李老板过奖了。”何静文眨吧眨巴眼睛,狡黠道:“柳河乡地势偏僻,甚至荒凉。想要发展谈何容易?国家补助拨款,却也只能解解燃眉之急而已!真正发展起来,还得看你们这些大老板啊,帮帮忙,带领大伙儿共同致富啊!”

    李大宝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突然觉得不对劲儿,自己是不是掉陷阱里去了?咱听感觉像要自己掏钱似得呢?

    “李老板,你说是不是啊?”何静文又问了一句。“发什么呆啊,是不是在想如何帮助大伙儿发家致富啊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...啊不是不是....”李大宝回过神来,顿时语无伦次,一不小心掉陷阱里去了。

    方正坐在一旁冷笑,对李大宝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狗日的,老子都还没说话呢,啥话让你狗日的说完了?我说啥啊!

    “何乡长,对不住了,咱们实在不知道您要来,所以未曾迎接,赎罪啊!”方正端着酒杯,豪气冲天,“这一杯我自罚!”说完,端着酒杯又给喝完了,肥胖的猪脸,顿时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静文对方正不怎么好,主要原因还是缘于小混蛋,不过现在小混蛋既然都跟人坐一块儿吃饭了,自然不好意思再驳了人面子。

    “方所长说什么呢?就吃个饭而已,什么迎接不迎接的?再者说了,今儿其实是我们打扰了你们,理应咱们道歉才对。”何静文端着可乐,刘雨欣也端了起来,环视一周,道:“是我们姐妹打扰大家了,可惜我们姐妹不会喝酒,只能喝点儿可乐了...”何静文摊摊手。

    方正酒上头了,“何乡长说啥呢?你抿一口就成。咱们喝!喝喝喝啊....咕噜...”

    又是一两白酒下了肚。

    李大宝心里那个苦啊,这叫啥事儿啊?说了两句话,三两白酒下肚去了,还没吃口菜呢。肚子里给火烧腾似得,难受死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还是先吃饭吧。”龙根有些憋屈,奶.奶.的,老子才是主角,这俩狗日的太不要脸了,见风使舵的玩意儿!

    就算何静文面子大,可自己才是今天的正主啊,好歹也得把自己招待好了吧?

    “妈的,不就是个破乡长吗?一个破乡长就这么神气了?那国家主席还不牛翻天了?”龙根一阵腹诽,灌了一口白酒下肚,一股豪气冲了起来。“老子要做官,要当大官!”

    席间觥筹交错,面对李大宝、方正的阿谀奉承,何静文只是抿嘴笑笑,端着酒杯浅尝辄止。只半个小时左右李大宝,方正烂醉如泥,倒在了桌上,顷刻间,鼾声四起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