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七章 日婆娘过大年

    “咦,你这洞不对劲儿啊?咋感觉宽大了许多呢?你又背着老子用茄子捅了?”当晚,李三丑好不容易重振雄风一次。

    哈嗤哈嗤累得跟死狗似的,捣了二十多分钟,赵萍那洞里干瘪瘪的,挤了一点儿水露,晃晃荡荡的洞口,磨的一点儿也不舒服,感觉跟大海里涮拖把似的。太伤自尊了。

    赵萍眼一瞪,没好气道:“哼!你那玩意儿又萎缩了,还怪人家洞不紧实,要脸不?”

    “哼,整的人家不上不下的,老娘还没找你算账呢!”赵萍愤愤不平,心里却美得跟花儿似的。

    未来女婿就是厉害,大棒子呼呼啦啦的往动力扎,捅得下面像发大水一样,“滋滋滋”的喷了不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“哎,人啊,不得不服老呢!”李三水重重叹息一声,掏出一根儿旱烟深深咀了两口,望着渐渐小下去的战友,心里无比悲凉。

    想当年日的婆娘哭天喊地,干个通宵心不跳气不喘的,现在塞俩棒子婆娘还不满意了。哎!

    果如老人所讲,男人那玩意儿越磨越细,婆娘那洞却是越来越宽大,洞大井深,用黄瓜茄子都不为过啊!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上河村,小卖部里,深夜却传出阵阵笑声。龙根坐在几个婆娘当中,袒胸露.乳,挺着黑色大蛇,左拥右抱,享尽齐人之福!

    第一轮战斗已经结束,几个婆娘趁此机会喘口气儿,待会儿还得干一场呢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,刚刚香莲姐跟小可数了一遍,足足六百三十万块钱呢,你打哪儿来的?出去一天就挣了这么多钱?”沈丽娟惊奇道。直到现在还没回过神儿来。

    起初小混蛋最多也就整了七十多万,那是何静文给的,存卡里,就一串数字,没这么大的冲击力,可今儿不同。

    两箱子一打开,满满的全是钱,一叠一叠摆放整齐,好数的很,冲击着几个婆娘的视觉,当场给吓傻了!

    估摸着柳河乡的银行也没这么多钱吧?

    龙根捏着袁香的大.奶.子,玩弄撩拨着两颗小樱桃珠子,笑笑道:“咋的,看样子有钱你们反倒还不乐意了?要不我把钱拿出去丢了?”

    “钱多是好事儿,可,你这钱究竟哪来的?没干违法乱纪的事儿吧?”陈香莲不无担忧道。

    乡下婆娘没那么大的野心,有吃有喝,有男人日,就是好日子。想得太多,心里反倒累了。

    以前还想着,跟女儿共侍一夫,天打雷劈啥的,抛开什么伦理道德一想,有什么?只要自己舒服,女儿性福不就成了?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钱来的正大光明,没偷没抢。你们放心的花便是!”龙根没有说出红绸的事儿来。

    一来怕表婶儿说道,二来,红绸身份太过特殊,不小心传出去了,对红绸名声不好,以后谁还上去拜菩萨,捐善款?这对长线发展很有必要!

    大手揉馒头似的,抓着袁香白皙大.奶,两坨雪山颤颤巍巍,晃个不停,挡不住的乱颤,两颗粉嫩的小珠子好像熟透的樱桃。

    “滋溜”

    龙根一口含了下去,轻轻摇头,软软弹弹的饱满酥xiong,坚挺而圆润的乳.尖儿,无比诱人,美中不足的是,肚子上留了一道疤!

    “嗯嗯...小龙,嗯哼...先日丽娟妹子吧,我....我还想休息一会儿....”一阵酥麻袭来,袁香欲罢不能,欲拒还迎,双手搂着脑袋儿往胸脯上摁去。

    龙根大呼过瘾,一头扎进白皙双.乳间,一个劲儿猛吸,“吧嗒吧嗒”,吃豆腐脑似的,一吸吸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嗯~~”袁香闷哼连连,胖嘟嘟身子白花赤条儿,微微张开的双腿,中间滑出一抹淡淡白嫩。

    撩起两片肥厚而饱满的木耳片,指缝儿往里一捅一塞,“啊....”嘹亮歌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来咯!”

    高呼一声,大蟒蛇昂头挺胸,策马扬鞭,腿缝儿间,一条黑色大蛇,呼呼啦啦进进出出,好不霸道!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乳.山翻腾,有如筛糠一般,双feng一起一落,摊在胸前跳动不止。

    “啊啊....啊...小龙,小龙,不行了,不行了.....啊...啊....丽娟,丽娟,救我....嗯嗯嗯.....”

    大病初愈,袁香不堪承欢,三两下便扛不住了,高频率的捅撞,挡不住的刺激,小腹一阵猛烈抽搐。

    “啊~~~”

    袁香甩着脑袋儿,死死咬着牙关,任由下水道滑出粘稠的热浆。

    “香莲,香莲,小可,你们救救我啊,我扛不住了,呜呜呜.....啊....”

    隔壁房间的沈丽红捂住耳朵,黑着脸低声骂道:“臭婆娘,扛不住还可劲儿往上凑合?至于吗?哼!”

    “叫的那么大声,存心勾引老娘是不是?哼!等我儿子出生了,老娘要叫得更大声,天天跟小龙一起日,羡慕死你们!”

    沈丽红抓了抓傲人胸脯,一股子自信!本来人就年轻漂亮,条正盆圆,没嫁人之前,让多少年轻小伙子直流口水儿。现在怀了娃,奶.子更大了,胀鼓鼓的,一只手握都握不住。能不自信?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陈香莲撅着屁股蹲儿,替下了袁香,没有半点儿预热,大棒子毫不讲理,对准洞口,一炮塞了进去!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陈香莲张大嘴巴,“哦呜”一声惨叫,摇着屁股蛋子缓缓转动,一撅一翘之间,包容、磨合着大棒子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....”

    陈香莲上了年纪,半老徐娘,风韵犹存,尤其是那大大的锭子,一屁股坐下去,没几个男人遭得住那汹涌的撞击。

    “啪嗒啪嗒”

    换了个姿势,扛着雪白大腿,大蛇肆意入侵,钻入小缝儿腹地,掀起阵阵惊涛巨浪。

    “啊....啊...嗯哼.....哦....”

    陈香莲呻吟不断,婉转吟唱,说不出的欢快,随着大蛇深入和快速抽动,歌声千变万化,时而高亢嘹亮,时而婉转低沉,两只大丝瓜随之乱颤。

    “哼,都吃了两轮了,我才吃了一口,哼!”沈丽娟不满的嘟囔着嘴儿,气哼哼瞪着两团交融在一起的白花花身子,小手情不自禁往裤裆下面掏去。

    男人跟女人之间那点儿事儿,其实就跟吃饭喝水一个道理,习惯了还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陈可眨巴着桃花眼愣愣的看着老娘,心里亦是诸多哀怨,可一想老娘正直如狼似虎的年纪,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操持家里一切,也没个男人知冷知热的,寂寞了摘俩带刺儿黄瓜,自己掏弄掏弄就算完了。

    自然不好说啥,只能等老娘舒服了,自己再上去吃两口。

    “丽娟婶儿,要不,要不我先给你舔.舔?”陈可的摸了一把下面,湿漉漉的,跟尿裤子差不多,捏着沈丽娟的大.奶.子,又摸了摸自己小一号的馒头,不免有些吃味儿。

    一屋子婆娘,自己也就比得过刘雨欣,可现在刘雨欣回家过年了,自己反倒成了最后一名,一点儿的优越感也没有!

    “成,你给我摸摸,我给你摸摸!”沈丽娟心里痒痒的,难受死了。瞧俩人那架势,没大半个钟头搞不完,这么瞧着简直就是给自己找麻烦,找罪受!

    干脆俩婆娘互相掏弄掏弄,先润润下水道,待会儿大棒子进洞不也畅快些吗?

    伸手捏了捏陈可小巧却无比挺拔的乳.山,拨弄着红润的乳.尖儿,心里无比艳羡,到底是年轻女娃子,生的就是好,水嫩水嫩的。

    “小可,你这洞儿还不小呢...咯咯咯,来婶儿给你掏弄两把,”沈丽娟没说完,学着龙根的样儿,一根儿小指头塞进了洞里。

    潮热、温润,紧致的包裹,令人无比舒爽!

    陈可泛着桃花眼,哼了哼鼻子,“婶儿,你别摸,我先给你弄弄,你躺下,我来伺候您。”

    扳开沈丽娟白嫩而浑圆的大腿,面对着幽幽兰谷,小巧红润的小缝儿,两片饱满的木耳沾了不少汁液。

    “咕噜....”陈可咽了咽口水儿,小嘴儿缓缓贴近小缝儿。

    一股热气儿袭来,沈丽娟猛地夹了夹腿,见陈可把脑袋埋在自己双腿间,不由得暗暗好奇,这咋搞啊?没法抠弄啊?

    “小可,你干嘛....”

    “啊~~~”

    一句话没问完,沈丽娟骤然夹紧双腿,摁住陈可的脑袋儿,惊愕得瞪大了眼珠子,满脸的不可思议!

    那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灵巧的小舌尖儿,轻轻舔舐着饺子皮,舌尖儿的粗糙好似带刺儿的黄瓜,却远比黄瓜柔顺软和,还有那股带带的热气儿,令人浑身无比舒爽。一股热浪冲向大脑,令人忍不住放声大叫!

    “啊~~啊~~”

    陈可玩弄的开心,扳开两片大腿,舌尖儿深入嫩.嫩的肉.缝儿,轻轻舔舐,舔着舔着,突然猛地一吸。

    “滋溜”

    “噢!不!”沈丽娟痛叫一声,感觉体内一股热汁儿被吸出去了似得,整个人为之一软!

    陈可哪管那么多,既然要舔,就得舔舒服了不是!这些招式可都是美国佬发明的呢,舌尖儿一舔,一吸,全身都跟着颤抖!

    “不,不,不要吸了,小可,不行啊.....啊~~~”沈丽娟浪.叫不断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