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七章 妈,你奶子上有颗痣呢

    “啪啪...啪啪啪”

    沈丽娟果然换了个姿势,侧身蜷缩在炕上,两团奶.子斜垂下来,熟透的两颗蜜桃前后晃荡,白花花的两坨快掉地上了似得。半边圆滚滚白嫩屁股蛋子正露在众人眼前,圆、白、翘!

    一根儿黑漆漆的大铁棒子,不断捅入屁股蛋子,每进入一次,白花花的屁股蛋子骤然一颤,掀起一层肉浪,随着两颗香瓜大.奶一起甩动。

    “啊啊....啊.啊啊....小龙,小龙...嗯哼...啊...”

    “滋滋...滋滋滋”

    擎天巨柱破洞而入,呼呼啦啦扎了进去,毛茸茸的大腿根子撞了上去,柔嫩娇躯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“啊啊...啊.”

    沈丽娟回头望月,死死抓着屁股蛋子上那只大手,指甲深深嵌入,扬着脖子,响起一浪高过一浪的床第之声!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龙根也来劲儿了,腰杆儿跟机器似得,不知疲倦,哧溜哧溜的刺了进去,渐渐扎入下水道最深处,需求最为甘甜的汁液。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浪.叫声不绝于耳,陈香莲“啪”的一声放下碗筷,“这饭没法吃了!哼!”嘴上气愤不已,心里跟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似得,痒的难受,听得骨头都酥了!

    都是婆娘,谁不想要多吃两嘴儿大肉.棍儿啊。尤其是陈香莲,早年死了男人,清心寡欲十几年,一把屎一把尿把女儿拉扯大,十来年的性福全委托给黄瓜大哥了。尝过了金刚无敌大棒子,就跟抽大烟似得,上瘾了,且一发不可收拾!

    哪里有看着别的婆娘吃肉,自己坐一边儿观赏的道理?这种事儿,自己宁愿脱光膀子跟着干,也不愿干看着啊。多着急啊!

    裤裆都湿透了,再不倒腾倒腾,估计走道儿都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“丽娟大妹子,是不是扛不住了?没事儿,扛不住就歇歇呗,我来换你。咋样啊?”

    人不要脸,鬼神也怕啊!

    可陈香莲不在乎,自己不过就一会计,人何乡长还跟着大伙儿脱光了,被同一个男人挨着遍儿的日过呢,自己算个啥?只要能舒坦了,快活了,啥礼义廉耻算个球?

    礼义廉耻,伦理道德值几个钱啊?老娘就认准了,大棒子能干,能捅,能让自己舒坦!小混蛋对自己好,这就够了!

    “啊啊...嗯嗯嗯....香莲姐,嗯嗯,你你...你真好,嗯嗯...快,快上,把大棒子拔出来,我遭不住了,遭不住了....嗯嗯嗯....”

    话说着,龙根又是一阵猛烈抽动,大棒子跟教鞭似得,“啪嗒啪嗒”对着小缝儿一阵猛捅,“啪啪”飞溅阵阵热流,圆乎乎的屁股蹲儿都弄湿了,摸了一把滑溜溜的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啊啊啊...”

    浪.叫连连,肉浪翻飞。两颗大.奶.子跟跳舞似得,一个劲儿的猛烈甩动!

    “香莲,,香莲...啊....快,快换我下来啊啊啊.....”高亢的歌声刚过,腿缝儿又是一股热流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算了算,今晚已经去了三回了,不能再来了,再有两棒子,水都该流干了,这才多大一会儿,两片饺子皮都磨肿了!

    龙根摇摇头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究竟是自己又厉害了,还是村里的婆娘来了,禁不住日了?表婶儿也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,正是索欲无度的年纪,咋半个多小时就扛不住了捏?

    “你想咋日,姿势摆好了,我立马进洞!”从表婶儿体内扯出大棒子,“嗖”的一股白沫跟箭似得射了出来,冲陈香莲问道。

    照龙根的想法,好不容易回村里一趟,得把村里的相好一个一个伺候舒坦了才成,王丽梅啊,赵红玉,古月啊啥的,都得日一日。往大了说,这叫安抚群众,扎实群众基础;往小了说,让大棒子缓缓胃口,改换一下口粮啥的!

    当然,未来丈母娘赵萍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日了!要让小芳知道了,非得扛着火箭筒对着自己轰,轰碎了,还得把大.鸡.吧找出来,踩两脚喂狗!

    妮子年纪不大,心狠着呢。正应了那句话——“天下最毒妇人心”!

    小卖部的几个婆娘,更是基石中的基石,自己真正的班底,为了自己抛头颅洒热血,白花花的身子和血淋淋的心都给献了出来,能不好好对人家?

    “别介,小龙,你躺着,婶儿来伺候你。看你多累啊,汗水都出来了。来,躺着躺着.....”陈香莲到底是老婆娘,见过的风浪多,懂得体贴男人,拿了枕头让龙根躺下,盯着毛茸茸的裤裆,黑黢黢的。一根儿大棒子直插天际,要日天了似得。

    昂首挺胸,晃悠着脑袋儿,表皮沾满了白沫,微微靠近,火热的气息,腾腾煞气扑面而来!闻了闻臊味儿,陈香莲下面更湿了。

    “窸窸窣窣”一阵响动,两颗丝瓜般的大.奶.子掉了下来,漆黑的樱桃珠子,又粗又长,伸手捏了捏,弹性不说很好。不过摸一摸过过手瘾还不错滴!

    瞧着大棒子,陈香莲都挪不开眼了,扯下裤头,着急忙慌撸了撸大棒子,抓稳了,对准下面的小缝儿,屁股蛋子猛地坐了下去!

    “哧溜”一声响,大棒子整个人钻了进去,一直顶到洞壁。

    陈香莲张大了嘴巴,“噢!嗯嗯.....”两颗奶.子一颤,感受着电流击中瞬间的酥麻之感,待得回过劲儿来,两手摁在龙根胸膛,撅着屁股蛋子缓缓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啪啪...啪啪啪”

    到底是过来人,老婆娘,洞大井深,技术好!屁股蛋子一起一落的很有技巧,时而深,时而浅,时而快,时而慢。

    坐在坐在,大大的屁股蹲儿突然猛得落了下来,扛着大棒子深入之痛,猛地扭起了腰,一前一后的晃悠,贴着龙根小腹,一阵剧烈摩擦!

    “嘶...舒服.....”龙根顿时叫了一声,温润潮湿的洞穴,紧紧包裹着大棒子,洞壁贴着大棒子一阵碾压摩擦,感觉前所未有的美妙,舒爽!

    陈香莲亦是兴奋得很,屁股蛋子越甩越圆实,甩的一身白肉都跟着跳跃,尤其胸前两颗大丝瓜,呼呼啦啦的甩动,跟筛糠似得,根本停不下来!

    “啪啪...啪啪啪”

    龙根来了劲儿,抓着陈香莲还算丰腴的腰肢,腰腹一动,顶着大棒子往洞里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...嗯嗯嗯...啊...”陈香莲呻吟不断,仰着脖子,倒过去,两手撑在龙根腿上,张大了嘴巴,肆无忌惮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舒坦了,充实饱满,浑身上下如同沐浴金光之下,又好像腾云驾雾,飞入云端似得美妙....

    “啊啊..啊.小龙,用力,用力...啊...我要到了,要到了..啊.啊...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sao婆娘想要,作为男人那就得给,不给就是无能,就是软蛋!龙根狠狠对着小肉.缝儿快速抽动,洞口滴答滑出无数热汁儿,湿了自己一裤裆,打眼一瞧,还她妈的以为自己尿裤子了呢。

    “嗯嗯...咕噜!”饭桌上的刘雨欣、陈可早就没吃饭的心情了,好好的一桌子饭菜都凉透了。眼珠子一转不转的望着炕上的三人。

    一人躺在炕上喘粗气儿,还有两人肉搏战刚刚进入白热化,眼看着就要分出胜负了!

    陈可夹了夹裤裆,一只小手情不自禁伸到裤裆,小手指头对着小缝儿轻轻戳了两下,俏脸儿飞过一朵粉色云彩,娇滴滴水嫩嫩,说不出的诱人。

    “雨欣姐,那....那个...你先上,还是我先上?”陈可也顾不上了,大棒子在眼前,作为女人谁不想要,那人肯定有毛病吧?“要不,咱俩石头剪刀布,断个胜负,谁赢了谁先上,咋样?”

    刘雨欣闻言,原本冷漠的脸一红,眼里闪过一丝无奈,最终摇摇头,“你去吧。我我...我不方便,那个来了....”

    “啊?你大姨妈来了啊?”陈可顿时乐了起来,大姨妈来了敢情好啊,今晚又少了一个人跟自己争了。飞快跑炕上去了,还没开始呢,衣服已经去了一大半了。

    刘雨欣眼一瞪,各种羡慕嫉妒恨!

    “哼,有什么大不了?等大姨妈走了,我就跟着小混蛋,白天日,晚上日!羡慕死你们,哼!”说完,刘雨欣斗气,摔门而去,跟着隔壁房间的沈丽红共度“磨难”去了。

    想想沈丽红,刘雨欣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。自己只需要忍一周而已,而丽红姐呢,足足要忍受一年的孤寂,空虚,实在是惨不忍睹呐!

    炕上的战斗还没结束,陈可已经迫不及待了。小手摸了摸下面的小嘴儿,一边道:

    “妈,你都骑那么久了,下来了呗?让女儿也解解馋啊,看着你们热情似火,激情昂扬的,我心里痒,下面也痒啊,不信你摸摸,都流水儿了,妈....你就让我先来嘛?”

    陈香莲这会儿哪听的见女儿说啥?蓄力发起最后议论冲击,抖着两颗大丝瓜,啪嗒啪嗒的往下坐。

    “蓬!”几滴白沫砸了出来,飞溅的到处都是,两颗奶.子猛地耸了起来,又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可眼尖,见老妈没让位的意思,心里也挺不舒服的。一把抓着了老娘的奶.子,揉揉搓搓好一阵儿,翻起奶.子,瞧了瞧下面,果然奶.子下面有颗痣,还以为自己刚刚看花眼了呢。

    “咦,妈,你奶.子上有颗痣呢...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