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五章 表婶儿,你湿了呢

    整完了三婆娘,天儿已经黑定了,山里风大,风寒,吹脸上忍不住一个激灵,跟人浇了一盆子冷水似得,一哆嗦,顿时有了精神!

    “嗯嗯....娘,帮我提提裤子....嘶!好疼啊.....”田翠芬痛呼一声,小缝儿滑出一抹白色液体,两片儿饱满的饺子皮都磨红了,跟肿了似得,腿一并,挨一下都疼的很!

    苗红又给二媳妇儿穿好了裤头,跑厨房端饭菜啥的,小龙很少来,解决了一屋子婆娘生理需求,还有生活需求,这得多大的恩情?不得整点儿好吃好喝的端上来吗?

    架不住三婆媳盛情,龙根急匆匆的喝了几口汤,吃了两嘴,开着车往家里赶去,要再耽误一会儿,只怕表婶儿又得骂娘揪耳朵了!

    “爷爷,那孙子又来电话了,爷爷....”摸出电话一瞧,果不其然,表婶儿来电话了。

    仿佛看见表婶儿龇牙咧嘴冲自己瞪眼儿似得,一脚油门儿下去,“嘀嘀嘀”几声喇叭响起,黑夜中白影儿闪过。

    “表婶儿,我回来啦。”一进门龙根先卖了个笑,“我最亲爱的表婶儿,又给我做了啥好吃的捏?”

    沈丽娟原本包黑炭样的脸,“噗哧”一声笑了。笑骂道:

    “臭小子,跑哪儿鬼混去了?不让你早点儿回来吗?咋的,表婶儿的话不好使了?”

    龙根笑笑道:“哪能啊。表婶儿的话就是圣旨,怎么能不听呢?”

    “那咋回来这么晚?”一旁的沈丽红挺着大肚子,逼问道。“臭小子,下午回村儿了,也不知道西安回来看看你丽红婶儿,是不是嫌婶儿挺着大肚子不好看了?”

    “哎!”龙根叹息一声,捻了两颗瓜子儿往嘴里一送,皱眉道:“丽红婶儿你不知道,我都快忙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看啊,我好不容易回村儿一趟吧,自然得帮表婶儿体察体察民情,看看谁家的母猪下崽儿难产死了,哪家的大黄狗又怀孕了。我不得帮忙管管吗?表婶儿那么忙,哎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沈丽娟闻言,轻啐一口,笑骂道:“臭小子,我看是你把哪家的大黄狗肚子整大了吧。还体察民情,说:究竟祸害哪家婆娘去了?”

    “姐,说啥呢?谁是大黄狗啊?”沈丽红不干了,摸着肚子冲姐姐直瞪眼。

    自己这肚子不就是小混蛋搞大的吗?咋把自己当黄狗给骂了呢。

    “妹妹,别,你别往心里去,我没说你!”沈丽娟尴尬笑了笑,一个劲儿给妹子道歉。

    蹲下来摸了摸妹妹的大肚子,时间真快,都七个月了。“哦,大侄子乖,婶儿错了,对不起哦....”

    沈丽红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,正准备质问两句,屋子里一声高呼:

    “开饭了,开饭了啊....”陈香莲的声音。

    自打陈香莲母子搬来小卖部,跟沈丽娟姐妹一起住,做饭的任务就落在了陈香莲母子身上,陈香莲手艺好,以前还做过酒席呢,味道那叫一个鲜美营养。这不,为了照顾大肚子,特意整了个小野鸡儿炖蘑菇,味道那个鲜美,闻着老香了。

    “来咯!”龙根犹如大赦,终于可以躲过表婶儿质问了。

    再者,日了一轮,又正值饭点儿,真有些饿了。老魏家吃了两嘴,杨英那婆娘的手艺真不咋样,熬个汤吧,黑黢黢的;炒个菜清汤寡水,跟水煮熟了似得。

    唯一让龙根满意的是,三婆媳耐得住寂寞,没背叛自己,偷人的迹象,甚至连黄瓜啥的都没用过,下水道有段日子没捅了,紧致得很,一棒子钻进去,哗啦啦的淌水,跟清水河似得,止不住的流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这三婆娘还是值得信任滴!

    “嗯,赶明儿问杨婷多要几个电动男朋友吧,实在想了,捣腾捣腾解解馋还是可以的。”龙根一边扒着饭,心里一边琢磨着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,想啥呢?一脸贼笑,又偷看哪家婆娘洗澡了?”对面的陈香莲笑着道。

    今儿小混蛋不正常啊,搁以往回村儿,二话不说,不吃饭也得拉两个婆娘干一场,今儿咋这么安稳?别说滚炕头,一边吃饭一边日了,手干净的很,一点儿也不乱摸!

    端着大碗,灌了两口王八汤,龙根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道:“这话说的,我又不是天生喜欢占便宜,也不喜欢看婆娘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咱们村儿的漂亮婆娘不都在这儿了吗?还用得着出去偷看?嘿嘿!”龙根嘿嘿贼笑,说不出的奸邪。

    一桌子的婆娘齐刷刷瞪向了龙根,异口同声:“呸!”

    “呃...”龙根愣了愣,没想到拍了个马屁,却整出这效果来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去城里才几天,油嘴滑舌的,跟谁学的?”沈丽娟笑骂道,俏脸儿闪过一丝红润。

    女人,谁还不喜欢好听的?

    龙根认真道:“表婶儿,咋这样呢?小龙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哩!”

    “屁话!”沈丽娟摇摇头,满脸不信。

    龙根一脸无奈,只能刨饭了。心里恶狠狠想着,等老子吃饱了,把你们几个婆娘挨个挨个日了,日得吐醉水儿!

    “咯咯....”见小混蛋吃瘪,陈可咬着筷子头,咯咯笑着,如同银铃一般,干净清脆,好听的很。

    龙根大怒,“笑啥?再笑,立马把你日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沈丽娟握着筷子,对着脑门儿敲了下去。龙根痛呼,揉揉脑门儿,一脸幽怨的望着沈丽娟。

    “表婶儿,打我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打得就是你!让你色胆包天,见人就想日,还是咋的?有点儿收敛没?”沈丽娟瞪了瞪眼,颇为不满道:“哎,当初真不该听何乡长的,这下好了,送进城去,看看变成啥样了都?色胆包天,油嘴滑舌的。还学会撒谎了....”

    龙根辩解,“我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没撒谎?那你去老魏家干啥?那家里头的两个媳妇儿可都不差哦,没被你祸害了?”沈丽娟眼睛闪过一丝狡黠,“那车灯明晃晃的,我可都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龙根一头黑线,张张嘴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混蛋,裤裆那东西看紧了哦,要再给老娘惹事儿,你看我咋办你管。”沈丽娟不咸不淡的跟了一句,威胁之意不加掩饰,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龙根翻了翻白眼儿,甚是郁闷。

    奶.奶.的!表婶儿啥时候这么精明了?以前自己出去日多少婆娘,都没察觉到,后来知道一点儿啥,那也都是自己猜的!可现在,狡诈得很呢!

    “哎,女人啊,一旦打开阴.道,整个人都精明了!”

    不过,龙根倒也不怕,自己裤裆那东西大啊,那个女人见了不动心?脱了裤子,撸硬实了,还不自己说了算?

    “表婶儿,你打算把小龙鸡.鸡割了,还是咋管啊?”龙根顿时便的期期艾艾,无比幽怨,声音都小了下去,“你舍得割吗?你摸摸,这么好的鸡.鸡,能尿尿,还能日婆娘,你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桌下拉着沈丽娟的手,往裤裆那陀玩意儿按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,你....”沈丽娟脸一红,横了小混蛋一眼儿,摸着摸着挪不开手了,一杆枪两颗炮,藏在裤裆里,胀鼓鼓的,摸上面热乎乎的。小心肝儿一麻,荡起一阵涟漪。

    自个儿不是不想,是太想了。也因为这才吃醋啊。

    是啊,老娘在家里给你收拾这,捣腾那的,你她妈的啥事儿不干,就当甩手掌柜了?回来一趟,不好好伺候伺候老娘,跑外面打野食去了?谁心里乐意啊?

    “表婶儿,你舍得小.鸡.鸡吗?你摸摸,多肥,多雄壮的小.鸡.鸡啊,真舍得收拾它吗?”瞧着沈丽娟潮红的脸蛋儿,龙根心里有了底儿,暗暗笑了笑,继续煽情蛊惑!

    “人家长个小.鸡.鸡容易吗?吃了多少粮食才长这么大个啊,出去吃点儿粮食,也是为了给家里节约成本嘛。表婶儿,你怎么就那么狠心呢?哎....”幽幽一叹,龙根伸出罪恶黑手,慢慢滑向了沈丽娟腿缝儿。

    屋里烧着炕,不冷,沈丽娟穿的也不多,里面就一条保暖裤,外面穿了一条花裤子,坐凳子上,裤头绷得紧紧的,尤其是大腿根子,圆滚滚的,大巴掌伸过去,一把捂住了裤裆。

    “嗯哼,小龙,你,你干啥....嗯嗯嗯,吃,吃饭呢,别,别摸啊...”沈丽娟当场就麻了。

    嘴上说着别摸别摸,自己个儿却抓着大棒子不撒手,隔着裤头撸啊,抓的,俏脸儿给滴血似得红润。哼着鼻子,小腹升腾起一股燥.热的火焰,眨了眨眼皮,水汪汪的,桃花尽现。

    “不摸也成,那表婶儿别割我的小.鸡.鸡哦?”说着,手上用了两分力,指头对着小缝儿一戳。

    沈丽娟身子一震,“嗯哼...嗯..”

    闷哼两声也不知道是答应了,还是咋的。反正脑袋儿点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那我日别的婆娘,你还管我不?”龙根得寸进尺,捂住沈丽娟裤裆,奸笑道。心里打定主意,今晚儿晚上要不把你们几个婆娘挨着挨着日舒服了,老子就不叫龙根了!

    自己把大棒子掉扔了!

    “嗯嗯嗯...别,别摸...嗯哼...”沈丽娟身子一软,偏倒在龙根怀里,娇喘连连,“你,你想日谁,就日谁,嗯,我不管了不管了。嗯嗯嗯...别摸了...”

    “表婶儿,你湿了呢,要不先日日你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