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四章 放声叫

    大手抓.奶,揉搓带捏,嫩白大.奶好似挂在胸前的两坨大馒头,脑门儿上如蜻蜓点水,矗立着两颗泛黑小点儿,成色略显老旧的乳.尖儿,却无比饱满,如橡胶般软却不失弹性;两颗白色大肉球,虽无少女般挺饱圆俏,却更加饱满而水嫩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腰腹猛得一收,黑漆漆大棒子如同利刃一般,尽入洞内,好似一条大水蛇在潮润的洞穴,逆流而上,迎难而上,硕大的脑门儿蛮横而粗暴的顶到洞壁。

    “嗯哼...嗯....”红绸拧着眉头,俏挺的鼻梁重重闷哼医生,白嫩如水的娇躯猛然大震,这,这,这棒子也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红绸师太并非啥处.女,三十六七的年龄如狼似虎,怎能没吃过男人裤裆那东西?不然,腿缝儿那两张饺子皮也不能那么黑不是,原本饱满、厚实的面包片,硬生生磨成了黑漆漆的饺子皮,跟蝴蝶翅膀差不多的样子,言简意赅——蝴蝶逼!

    《春.宫.图》对这一造型的小缝儿做过详细介绍,传闻,潘金莲腿缝儿就长了一口蝴蝶逼,蝴蝶逼饭量极大,是普通女人需求量的两倍。想想也对,若没这么能吃,红绸这sao尼姑至于没念完经,就跑回房里握着黄瓜往里捅?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黑色大蛇深入浅出,挤压着饺子皮,贴着洞壁“滋滋”深入,原本干枯的河道,缓缓趟过一股热流,小缝儿紧紧包裹着大蛇,白花花的屁股蛋子迎上了冲击。

    “嗯嗯额,哼.......嗯嗯.....”

    娇嫩的身子掀起一股肉浪,两颗拖起的肥胖大白兔,震颤不已,上窜下跳,跟后面老虎追来了似得。

    “师太,感觉如何?我这‘不举’的棒子还行吧?”嘴上笑眯眯道,两手拽着脚踝向上一提。白滚滚的屁股蛋子落了出来,跟大面盆差不多,又白又大,又圆。腿缝儿一条巨大黑蛇钻了进去,发出“滋滋滋”的响声,几陀鲜嫩的豆浆,顺着蝴蝶翅膀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龙根瞧得满心欢喜,上半身压了过去,圆润丰满的大腿根子肩上一扛,大手虎口一张,拖着两团香瓜大.奶.子,一推,一挤,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现了出来,腰杆向前一耸,毛茸茸的大腿装着屁股蛋子,肉花翻动。一层一层的小肉浪翻了起来,一浪高过一浪,瞪着两团欢呼雀跃的大.奶.子,红了眼,猛然提速!

    “啪啪....啪啪啪”

    “嗯哼,嗯嗯嗯嗯.....”

    “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,红绸师太,换个姿势.....呼呼....”

    “嗯,嗯...不要,不要,不举圣僧,不,嗯哼....轻,轻点儿,好吗?嗯嗯嗯额......”红绸爽的水都快流干了。

    算算日子,快八年没跟男人办过事儿了,初见大棒子,那股儿sao味儿都让自己麻了,还咋日啊?哈嗤哈嗤的捅了一阵儿,狗日的不嫌累似得,啪嗒啪嗒的耸着屁股日,撞得两半儿屁股蹲儿都快分家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还‘不举’?让短小软鸡.巴男该如何想,不得一头撞死?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黑色大蛇没完没了似得捅,对红绸的求饶装作没听见。

    奶.奶.的,大棒子都塞进去了,没吐口水能完事儿?搓着奶.子,龙根整得来劲儿。自己就乐意日sao尼姑这样式的婆娘。

    身子丰腴无比,穿衣显瘦,日起来有肉,软软弹弹,跟弹簧床上搞似得,一上一下。关键这婆娘白、嫩。

    每一寸肌肤像在牛奶里泡过似得,软香如玉,嫩白如雪,轻轻一捏,仿佛都能出水儿了,一眼瞧过去,哪像三十几的人啊?

    “嗯嗯嗯.....嗯哼哼.....嗯,不举...别,日了。求求你了...嗯嗯嗯.....”一日小半个钟头过去了,木床噶几噶几被人强.奸似得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再看龙根插入速度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“啪啪啪”“砰砰砰”,大腿间,那根儿黑黢黢的大家伙来来回回,进进出出,一坨一坨的白沫飞射而出。这幅光景,好像钻石油似得。钻的越深,越快,出来的白色石油越多。

    “sao尼姑,居然不叫.床?”龙根有些不爽!

    老子在上面累成啥样了,你就知道“嗯嗯嗯”的叫唤,任凭大棒子如何冲击,始终不叫声儿,那种高亢嘹亮的呼声哪儿去了?

    “哼!不叫.床?看老子日不死你!”

    心里念头一闪而过,龙根杀红了眼,两手死死抓住腰身,黑色巨蛇“砰砰砰”扎进去,棒棒到底,蝴蝶翅膀吧嗒吧嗒的扇动着。

    “嗯!哼!”红绸咬着嘴皮闷哼连连,抓着床单,用力撕扯!憋红了白皙俏脸儿,宛若熟透的大红苹果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    大棒子继续深入,撞在洞壁又给弹了回来;百折不挠再次前进!

    “嗯哼!”“嘶!”

    素白床单终于承受不住,成了报废品,撕下长长一根儿布条,死死攥在手心,紧咬着嘴唇,强忍着巨棒冲击!

    太厉害了,这,这哪儿是人能长出来的玩意儿啊,跟大炮似得,“啪嗒啪嗒”捅哥没完,感觉子弹都不要钱似得。

    “次奥!这样都能忍得住?”龙根傻眼了,sao尼姑脸蛋儿都憋红了,两只拳头攥得死死的,指节都发白了,腿缝儿白沫一坨一坨的滑下来,阴沟儿都能溜船了,愣是不叫.床!

    红唇要知道龙根心里想法,肯定会气个半死!

    妈的,你以为老娘不想叫吗?憋得难受死了,裤裆下面湿漉漉的,大棒子往里一塞,整个人都麻了,脑子里“嗡嗡”的响,跟雷劈过似得,爽是爽了,就是憋得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干这事儿,为的啥?为的就是一个痛快,要日就日个酣畅淋漓对不对?摸摸搞搞的,跟隔衣瘙痒差不多,没点儿突破性进展。

    “红绸师太,别憋着,来,叫个床听听。”龙根心想,可能这婆娘害怕被人发现吧,好歹是个掌门师太,多少也得顾全脸皮不是?“憋着干啥啊?容易别出内伤,内分泌紊乱,大姨妈都不来了,急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来,叫一个嘛,放声大叫......是不是憋的难受,那就叫出来吧;是不是下面有些胀痛,那就喊出来吧,放声大叫吧,师太!叫出来,一切苦闷迎刃而解!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,大棒子搁底下也分外卖力,哈嗤哈嗤的往里塞,磨得豆浆滋滋滋的叫唤,白花花的豆浆从小细缝儿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    雷声起,巨大肉浪再次掀起!

    只见,双.峰颤抖,两耸如雪山般巍峨的双.峰,摇晃跳动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红绸叫.床了,婉转叮咛瞬间转入高亢嘹亮,仿佛到了副歌高.潮一般,扯开嗓子一吼,吼出了好些年压抑在心底的郁闷!

    “哈哈哈,师太,是否感觉到神清气爽,体内浊气一扫而空了?”龙根朗声笑道,顺便调侃了一下sao尼姑。

    “师太,实不相瞒,小僧观你气虚浮躁,内分泌紊乱不规律,是不是每个月大姨妈不是推迟便是延后啊?”龙根微微拧着眉头,正色道:“其实,日也是能治病滴,专治孤独寂寞,不生小孩儿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....啊....不举师弟,快,快,嗯哼....啊......我要,我要,我要嘛....啊....”

    果然,一嗓子后抽来之后,整个人顿时舒畅多了,胀痛感消失的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是一种舒爽,前所未有的舒爽,那种酥麻的畅快感,好像整个人进入了陷阱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不举师弟,你好厉害哦,嗯嗯,你的大棒子好粗呢...啊.啊...快,快插,插.我....啊.啊.啊.....我要到了....”

    sao尼姑的浪.叫声,一浪高过一浪,跟合唱团举行大型演唱会似得,叫起来没完没了,叉开着腿,索欲无度。

    “大棒子来也!”龙根怒啸一声,抓着大棒子再次挺入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”

    房间内撞击不断,浪.叫连连,许久,两团白花花的身子方才停止了耸动,房间内气喘如牛,白嫩娇躯一阵痉挛,许久方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战斗历时四十五分钟,也就一堂课的时间,按照正常战斗力来讲,再日半个小时妥妥当当的,生怕小芳跟许晴两人到处找自己,山上愣,许晴又怀了自己的种,这才匆匆忙忙的交了货。

    对龙根来说显得匆忙,然却让无数男人仰视。此等战斗力,何人能比?那玩意儿跟枪杆子似得,啪嗒啪嗒射起来就没完,天下间又有几个婆娘扛得住这么日?还不得活活给捅死啊?

    “红绸师太,小僧要告辞了,再见。”想着许晴,龙根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俩妮子长的年轻貌美,别说男人了,女人见着了都想法,都快一个小时了,素斋还没吃完呢?

    “不举师弟,你.....你还会来吗?”红绸红着脸蛋儿,一脸不舍,眉宇间有着散散失落。

    龙根又装了个逼,“阿弥陀佛,缘聚缘散,谁能说的清楚?以后全凭缘份了啊!小僧告辞....”抬脚欲走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,“缘分?只要老子看上的婆娘,跟老子都有缘份!想啥时候日就啥时候日!”

    “等等,不举师弟!”红唇撇着腿从床上爬了下来,掏出一张名片儿递给龙根,“这,这是我的电话,常联系啊,有空多来陪陪我....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