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三章 娘顶不住了

    “呼呼,小龙....嗯嗯嗯...哼哼.......我不行了,累死了...啊嘶....”袁香倒吸一口凉气,自己都累成啥样了,小混蛋裤裆那根儿黑黢黢的大棒子还挺着,**的昂着脑袋儿,吓人得很!

    龙根翻了个白眼,狠狠掐了一把大.奶.子,心里甚是郁闷,这叫啥事儿啊?

    说不日不日吧,偏偏要来引诱龙爷爷,刚来事儿了,得,你累的跟哈爬狗似得,哈嗤哈嗤的喘气儿。小龙根跟火烧似得,可咋整,**的顶着回家啊?

    “他.奶.奶.的,这叫什么事儿啊?”龙根苦憋着脸,看着袁香肚皮上那道伤口,有心想大干一场,又怕扯裂伤口,那玩笑可就开大发了。整个内出血就完蛋了,当真是一炮回到解放前,啥都日完了!

    袁香赤条条躺在炕上,小手抚过傲人双.峰,大腿微微分开,白白的屁股蛋子一抽一紧,小缝儿一缩,一股热流飞溅而出,嘴里还哼哼哈哈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瞧的小龙根又是一顶,圆鼓鼓的棒子跟吃了火药似得,昂着脑袋儿,雄赳赳的样儿,要跟人干仗似得。

    “啪!”龙根一巴掌扇了过去,大棒子呼呼啦啦晃了两下,依然直挺挺立在裤裆,杂草中耸立而起,宛若利刃插入天际,携带着怒火!

    龙根不由得骂道:“瞪个球!求没用的玩意儿,天天就琢磨着日婆娘了!能给老子消停点儿不?啪!”

    说完又是一大嘴巴扇了过去,提着裤裆,跟袁香说了声,转身出门儿了。裤裆那玩意儿硬挺着,裤子都快顶烂了,得赶紧找个婆娘泄泄火!

    “哎,这都为了啥啊,学雷锋做好事儿,整的自己不上不下,心跟猫爪子抓过似得!”嘟囔了两句,方向盘一转,白色车影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冬天日头短,下午五点半左右,天已经麻麻黑了,规划果园挖坑的农民也扛着锄头回家了,白天挣了钱,能过上大肥年,晚上回家搂着婆娘睡,钻钻洞,打打地道啥的,想想,生活还是很美妙滴!

    龙根憋着火,一路狂飙杀到老魏家门口,三婆媳怪可怜的,门前门后也没个男人,魏武那狗日的还算有点儿本事,可偏偏死活不回家,也不知道为了啥。

    按理说家里有如花似玉的婆娘,粉雕玉琢的脸蛋儿,胖乎乎白嘟嘟的婆娘,还有个婀娜多姿的大嫂没人疼,没人爱的,魏武这心得有多大?

    “嘀嘀嘀”

    老魏家门庭败落,却很宽敞,好赖魏文武也当了些年村长,要说没点儿本事儿,手里没捏着俩钱儿,谁能信?

    一楼一底,一共八间房屋,一家人咋住都够了。院子更不小,得有五十多个平方大小,停辆高尔夫自然不在话下!

    “寡妇门前是非多”,龙根自然得注意点儿影响,尤其这屋里还住了俩实实在在的寡妇,外加一个守活寡的漂亮妹子,让人瞧见了多不好?

    见是龙根,苗红晃着脸盆大小的屁股蛋子,一晃一晃的,跟滚刀肉似得,胸前挂俩排球藏着棉袄里,也跟着跳动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咋来了呢?”见着小祖宗,苗红这小心脏就突突的跳。

    有感激,有火热的情.欲。自己男人、儿子都是干缺德事儿死的,一年之内,送走了相依为命二十多年的男人,又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    加之外迁户,家里顶梁柱一跨,一家子都不咋受待见,逢人免不得遭人白眼儿,暗地里还得忍受旁人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可人小龙及其表婶儿丽娟大妹子,不计前嫌。帮助自己,把家里所有的地都租用下来,苗红心里明白,有三亩地荒凉贫瘠,离村儿还远,愣是让丽娟大妹子一股脑全都租用了!

    租金更是半点儿没落下,签合同,当场结算,一点儿也不拖沓!彻底解决了三婆媳的生活难题,能不感激?

    “小龙,走,屋里坐,翠芬还在炖骨头汤呢,你也喝一碗!”拉着龙根进了屋,跟迎财神似得。

    进屋正准备坐下来着,杨英摇着屁股蹲儿从厨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,谁来了啊?外面那车谁开的,好威武啊。跟大公鸡似得.....”

    杨英裹着厚厚的棉衣棉裤,质地颜色都不咋的,甚至显得有些老气,土气,跟城里那些婆娘的羽绒服,皮衣,貂毛还真是没法比。

    不过穿得不好能怎么滴?杨英可有着真枪实弹,两坨大.奶.子,圆滚滚的屁股蛋子,那张白皙的瓜子脸,美人瞳,依然惹人爱怜!

    “啊!小龙来了啊....”见龙根坐在炕沿山,杨英又惊又喜,手里的杯子差点儿落地上。

    龙根憋红了脸,拧着眉头,裤裆那玩意儿造反似得,一起一落顶着裤裆。二话没说,拽过杨英扯裤裆。

    白花花屁股蹲儿托得跟两块大馒头似得,又圆又俏,一摸,还有两个美臀尖儿。掰开屁股蛋子一瞧,泛黑的菊花,寒风吹来,菊花猛地一缩。小缝儿的两片饺子皮猛地一颤,一股尿sao味儿铺面而来。

    大拇指摁住枣子核大小的阴.蒂,中指食指并着往缝儿里一捅,吧嗒吧嗒插入送出,只一阵儿便有了反应,一汪小溪水缓缓流出。

    巴掌一扬,“啪”的一声,无比清脆。圆滚滚的屁股蹲儿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“啊!小龙...嗯...你打我做啥?”趴在龙根大腿上的杨英,一声闷哼!咋不知道小混蛋想干啥,晃悠着屁股蛋子,小手往裤裆抓去。

    龙根早就按捺不住了,把杨英摁在炕沿上,裤头脱到膝盖,抓着黑黢黢的大棒子一抖,对准小缝儿,一棒子耸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...嗯哼....小龙,轻点儿...嗯哼....”低咛一声,火热大棒子烫的身子都酥了。鼓起力气迎上了小混蛋噼里啪啦的撞击,娇喘连连。

    “啊啊...小龙,不,不行了....喔呼...太...太爽了...嗯哼,啊....”

    大棒子强壮如猛虎下山,“哧溜哧溜”的扎进去,“蓬”的一声巨响,撞到花蕊洞壁!

    白花花的屁股蹲儿顿时一颤,痉挛着一股热流飞射而出!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龙根杀红了眼,抠着柳条细腰,用力耸入。“啪嗒啪嗒”捅了进去,次次深入,点点白嫩豆浆飞射而出,溅满了大腿根子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.小龙,别,嗯嗯额....别日了啊...啊.....我..我遭不住了....嗯哼.....”杨英惨叫连连,声音都带着寒颤。

    以前也对付过大棒子,也没这么厉害啊?咋今儿这么凶猛,呼呼啦啦这才捅了几下就扛不住了?下面那洞跟漏了底儿似得,哗啦啦的流着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“啊....”杨英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叫。

    一旁的苗红,瞧得触目惊心,那还叫日婆娘吗?像拿火箭筒往儿媳妇儿下面塞似得,黑黢黢的又长又粗,跟电警棍似得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,你放开英子吧,她身子弱,我,我来成不?”苗红神色复杂,有担忧,也有“想要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是啊,寡妇最想要啥,不就指着哪个男人没事儿来捅捅自己吗?苗红也是正常婆娘,看着活生生的春.宫.图,咋能不动心?摸了摸裤裆,都湿透了,内裤都能拧出水儿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嗯额...啊啊啊啊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龙根突然加大了抽送力度,频率,抓着细腰对着屁股蛋子一阵猛捅。远远瞧去,跟大型打桩机带了大钻头似得,一坨一坨的白沫滑出来,好不吓人!

    “裤子脱了,趴炕沿山,屁股蹲儿撅起来。”龙根发号施令,苗红依言而行,担忧的看了看儿媳妇儿。

    面红耳赤,浑身瘫软,白.嫩.嫩的屁股蛋子一阵一阵的抽搐,腿缝儿滴下一坨一坨的白沫。

    “英子,你,你没事儿吧.....啊....”

    一句话没说完,下面猛地一胀,火辣辣的钢枪“哧溜”一声钻了进去,大蛇脑儿“蓬”的一声撞到软软的洞壁。

    “啊!”苗红一声惨叫,惊愕的瞪大了眼珠子。心里掀起阵阵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这大棒子好像,好像比以前更长更粗了啊,这,这玩意儿还能长不成?

    人老,洞不老!

    乍一看苗红皮糙肉厚,饺子皮跟锅底灰抹过似得,漆黑。可大棒子往里一塞,紧实的很,无比嫩滑。看来,魏文武裤裆那牙签儿根本没尝到里面的新鲜啊!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搓着两团屁股蹲儿,腰杆往前一耸,啪嗒啪嗒的抽了起来,感受着肉.缝儿的紧致与润滑,大棒子的火气儿终于消退了少许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嗯额哼,嗯嗯呢.....”苗红惨叫连连,这啥感觉啊?撞得屁股蛋子都快散架了,太难受了!

    “小龙,慢慢点日,慢点儿日啊.....啊.啊....”

    龙根压根儿没听见似得,依然哈嗤哈嗤捅个不停,大棒子一进一出,摩擦的刚刚好,这肉.缝儿舒坦啊!

    苗红郁闷,爽的眼泪花儿都快掉了,震颤的屁股蛋子掀起一层浪花,黑漆漆的屁股缝儿骤然射出一股白沫热流!

    “啊....不行了不行了.....啊...停...停下啊....”苗红晃着脑袋,抓着床单,一个劲儿嚎叫。

    可嘶喊了半天,依然没半点儿动静,下面依然塞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“英子,英子,快,快叫翠芬,叫翠芬啊。我.....娘我不行了啊.....啊..”

    杨英刚刚喘了两口气,瞧着老娘那悲催的样儿,脑袋儿一偏,黑黢黢的大蛇“滋滋滋”的磨着饺子皮,肉浪翻飞,白沫四溢!

    “翠芬,快来啊,娘顶不住了啊.....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