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二章 师太,你的黄瓜还好么?

    女孩儿与女人最大的不同,便是母性。女孩子可能善良细心,却永远无法体会母性的伟大,顶多就是同情心泛滥而已。

    许晴、李小芳二人,一个是母性之光无限放大,一个是同情心如洪水般泛滥,不管如何,俩人的都挺诚心,买了香和纸钱,虔诚祈祷,三跪九拜。钟声悠悠,檀香飘散,心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人如同姐妹一般,贴在一起,面对菩萨,无比虔诚,嘴唇微动,不知道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一旁的龙根见状,不免摇了摇头,深深嘬了一口烟,缓缓吐出,一脸的不以为然!自打被老爹老娘抛弃,继而受了天打雷劈之后,什么观音娘娘玉皇大帝都不信了,要真信?自己天打五雷轰那会儿咋不救救自己呢?

    “人,还得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是龙根的座右铭。

    却没阻止许晴小芳,人与人信仰不同,再者为儿子祈福,心里就算有了寄托,念想,当妈的为儿子好,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“爷爷,那孙子又来电话了.....”刺耳铃声响起,为数不多的香客齐刷刷的望了过来,小芳许晴回头瞪了瞪龙根。

    饶是龙根皮糙肉厚,脸上也挂不住。跑到一边儿掏出手机一看,方正!

    “次奥!下次打个电话挑个时候成不?”电话刚接起,龙根一阵暴喝。幸好这地方没啥人,不然难免又遭来一阵白眼儿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怔了怔,传来方正憋尿般的声音,“龙兄弟,抱歉抱歉,实在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龙根有些不耐,骂道: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!老子还忙着呢!”

    “你忙个屁,又不能日婆娘,忙个球啊?瞎鸡.巴折腾,还是个软货!”不过,这话方正只敢放在肚子里,找找安慰,借自己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着龙根吼,捏着嗓子,小心翼翼道:

    “龙兄弟,今晚有空吗?哥哥我在‘烧鸡公’摆了一桌,晚上咱们兄弟俩好好喝一杯,你看咋样?”

    “就吃饭?没别的事儿?”握着电话,龙根笑了笑,那笑容阴森恐怖,笑得人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方正一愣,支吾道:“有,有点儿事儿,想让兄弟帮帮忙,你看....”

    “方大哥,瞧你这话说的,咱们俩什么关系?有事儿说呗,还请客吃饭,用得着吗?”龙根突然变了语气,无比严肃,说的两人好像亲兄弟似得。

    方正傻眼了,张着嘴巴半天没吭声,“额....”

    “大哥,啥事儿你说吧?兄弟我上刀山下油锅也得给你办了!”胸脯拍的震天响,跟拜把子兄弟似得,满口江湖话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就给老子装吧!”好赖是派出所所长,脑子里转了两圈儿,立马明白了,这小杂种装逼呢!

    然,人在屋檐下,还得把脑袋儿夹在裤裆做人不是?想了想,这才说道:

    “龙兄弟,那个,晓英的事儿,你看能不能,能不能担待一二,哥哥我还等着飞黄腾达呢?你....”

    龙根眉头一皱,揣着明白装糊涂,“晓英,晓英怎么了?”

    飞黄腾达?想得美,老子还想平步青云呢?老以为破了两件案子,就成了狄仁杰了?美的你!

    “王八蛋啊,非逼着老子自己说出来是不是啊?妈的,这种事儿难以启齿啊!”方正在那头急的直跺脚,心里问候了龙根祖宗十八代。一咬牙一跺脚,豁出去了!

    “龙兄弟,明人不说暗话,那个,以前我跟晓英有些不正当关系,你竟然知道了,怎么着,你划出个道来,只要能办,我方正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!成不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方所长胃口不小呢,表妹儿都不放过,家里的姑娘妹子没少祸害吧。”龙根笑着调侃了两句,就是不提条件。

    其实,慢慢发现方正这小子其实挺不错的,色了一点能咋的?男人裤裆长了那玩意儿,就为日婆娘来的,难不成一刀剪了?

    “龙兄弟,别寒碜我了成不?哥求求你了。”方正憋的一脸通红,恨不得大嘴巴扇过去。臭小子太狠了。

    老话常说,‘打人不打脸,揭人不揭短。’王八蛋可倒好,专干伤口上撒盐的缺德事儿!

    “别介,求啥求,兄弟我这脸不要了啊?”龙根笑得依然开心,“方所长既然开口了,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。目前呢,我缺辆坐骑,这辆警车开着挺顺手的,你看让我帮你保管保管,你看咋样啊?”

    方正闻言,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龙兄弟,你可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多大点儿事儿呢?”

    一辆车,方正还真没放在眼里,警车又能怎么滴?柳河乡派出所是不大,所有警员加起来,也就二十三人,警用小汽车,警用摩托车大把大把的,就算龙根开走一辆,开年上报“损坏”,一切ok!

    “嘿嘿,那感情好。晓英的事儿我不知道,我啥也不知道啊....哈哈...”凭空多了一辆警车,龙根颇为开心,大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正略微沉凝,道:“龙兄弟,捷达警车太次了,配不上你的身份!这样,你等几天我送你一辆高尔夫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方所长,无功不受禄,你让我咋好意思捏?”龙根怪笑一声,心里乐开了花,脸都笑烂了。

    方正直说,“哪里哪里。”客套两句便挂了电话,这才破口大骂:“小杂种啊小杂种,你他妈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?次奥!十几万又没了!”

    “上道!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赞了一句,“滴滴”两声,进来一条短信。居然是小芳发来的

    ——小混蛋,我跟小晴到处转转,吃点儿素斋。你自己安排吧,等不了就去车里睡一觉。

    手指飞快摁动键盘,露出一抹奸笑

    ——叫老公!屁.眼儿又痒了是不是?嗯,休息一下也好,今晚,咱们通宵战斗!

    片刻后,回了一个“呸”!

    “嗯?漂亮师太?”揣好手机一回头,方才那个貌美尼姑款步走了出来,步履沉稳,又似猫步一般;裹着厚厚的布条,看不出身材咋样。反正个头挺高的,胸脯应该小不了,鼓鼓的塞了皮球似得,一转身进了后院。龙根想也没想,连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前厅不大,后院却大的离谱,林林总总得有四十五间厢房,院子里中满了花花草草,青石地板落了几片黄叶,冷风一吹,哗哗的响。

    龙根打了个寒战,山高风寒,饶是有大棒子护体也有些扛不住。紧了紧衣裳,擦掉鼻涕,一抬头,却没了漂亮尼姑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咦,一转眼跑哪儿去了?”龙根皱了皱眉头,却没放弃的意思,好不容易遇着一漂亮尼姑,不调戏调戏,岂能对得起大棒子?

    上天既然早就了擎天巨柱,想来必有它存在的道理!老话说“天将降大任于大棒子也,必然让它受尽‘天萎’之苦,‘软货’之郁闷。”现在苦尽甘来,该死大棒子拯救劳苦大众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知道去向,那就挨个挨个的找吧,反正也就四五十间厢房而已。

    “嗯嗯...嗯嗯...哼....啊...嗯....”突然,一阵细微的娇喘声传进龙根耳朵里,循声找去,这才看见门牌上写着“掌门师太”四个字儿,龙根不由得暗骂蠢货。

    那尼姑穿着与旁人有异,身份肯定不一般吧,为啥不按照门牌找呢?非得从西厢房找到东厢房,要不里面发出点儿声音来,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找到正房!

    废话不多说,耳朵连忙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嗯嗯嗯,啊...嗯哼,呜呜....啊...嗯哼.....”婉转而低沉的闷哼呻吟,带着点点销.魂,却又无比压抑的浪.叫之声。

    指头舔了舔口水儿,往窗户上一戳,眼睛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床上,漂亮尼姑半躺在床上,两条玉白美腿交叠在一起,右手握着一根儿黄瓜耸入下.体,一进一出,死死咬着嘴唇,闷哼连连,俊俏的脸蛋儿红扑扑的,好似一颗熟透的大番茄。胸口两颗白嫩如豆腐般的大.奶.子滑了出来,浑圆饱满,远远望去,两颗紫葡萄硬挺挺垂在胸前。

    “啊...嗯...嗯哼....啊...嗯嗯嗯....啊...”

    动作加快,下.体冒出一阵“吱溜吱溜”的水声,雪白娇躯晃动,抽搐,两颗大.奶.子跳舞似得甩来甩去,好不震撼人心!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这年头,尼姑也寂寞啊....”龙根“嘿嘿”一笑,咚咚咚敲响了门。

    “啊?谁,是谁在敲门?”如黄鹂般的嗓音,清纯而空灵,龙根却听出了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龙根抬手又敲了两下,这才道:“师太,你的黄瓜还好么?”话音未落,“噶几”一声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师太吓了一跳,抓着被子往身上盖,又羞又怒,羞得是自己拿黄瓜插被人看见了,怒的是,这不就是刚才盯着自己看的男人吗?该死的臭男人,没一个好东西!

    “你,你给我出去!谁让你进来的?出去,出去!”

    龙根恍若未闻,深深吸了一口气,房间简单却不失韵味儿,一个书架一张桌子,一张床。房间虽小,却干净整洁,空气中似乎还有着淡淡的香味儿,女人独特的香味儿。

    “你,你给我滚出去,流氓!”师太气结,这混蛋好不要脸,未经允许冲进来,偏偏露出一副极为享受的猥.琐表情!

    龙根却淡淡道:“师太,大声喊吧。一会儿估计大伙儿都知道,静云庵的掌门师太,没事儿蹲在屋里日黄瓜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掌门师太气结,怒指着龙根,定睛一瞧,手里居然握着一根儿湿漉漉的黄瓜,沾染了些许白沫。

    龙根缓缓走到床边,看了看黄瓜,坏笑道:“师太,你那口井挺粗大的啊.....”

    ps:求月票和鲜花……打赏求不到就不求了,汗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