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 想睡你妹妹了

    几声鸡啼,宣告新一天来临。

    伸了个懒腰,龙根从床上爬了起来,小龙根仰着脑袋儿,战意昂然,期待再一次诱敌深入!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一巴掌扇了过去,小龙根东倒西歪,两颗原子弹也跟着晃悠,黑黢黢的像煤窑里挖出来似得,一摸,**的。

    “球没用的玩意儿,尽给老子惹事儿!现在好了吧,把人肚子搞大了吧,老子女朋友也没了吧。德行!就知道捅人,钻洞,还有点儿出息不?老子真想一刀把你给剪了!”

    “小龙,跟谁说话呢?”这时候,杨婷从外面带回了豆浆油条,听闻小晴朗嘀嘀咕咕抱怨着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抬头一瞧,鸟杆子又站起来了,昨晚磨了两个多小时,才有了低头的迹象,大清早的,又升旗了!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这玩意儿咋长的?哎,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呐!”一想到自家男人那萝卜干儿似得小.鸡.巴,心里涌起一阵惆怅。

    同样是男人,差距咋那么大呢?同样是鸡.鸡,咋一个大,一个小呢?

    “小龙,快,吃饭了。肯定饿了吧,来,吃个包子。”杨婷还算勤快,累了大半宿,还能早起买早饭。

    龙根坏坏一笑,“是啊,饿了,早就饿了。”一手拿着包子,拍了拍杨婷屁股蛋子,指头顺着屁股缝儿往下抠。

    “嗯,嗯哼,小龙,别,别抠,吃饭呢。嗯哼.....”杨婷一扭腰躲了过去,下面都磨肿了,早上起床内裤都没穿,一碰都疼。跟火烤似得,火辣辣的疼。“别,饿死我了.....”杨婷是真饿了,端着稀饭咕噜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“小.鸡.鸡也饿了呢,昨晚给你喝了那么多豆浆,你还没喝饱呢?”

    “啊?小龙,坏死了,说啥呢?”杨婷俏脸一红,埋着脑袋儿喝稀饭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龙根大笑,不再调戏杨婷,两三下吃饱了,拍拍屁股走人了,临走前给杨婷留了个电话,下次要日再约。

    回兰竹苑取了车,得去看看许晴,听莫艳说,孕期女人情绪不稳定,加上小芳那一出,许晴心情肯定不怎么好,既然在城里,就得多去陪陪。

    俩人虽没啥感情基础,现在也无法指望通过阴.道,勾兑感情,只能惺惺作态,装一装真情流露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那孙子又来电话啦......”刚发动车子,电话又响了起来。掏出来一看,居然是方正那王八犊子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,方大所长?大清早的,不睡回笼觉搂着嫂子,再来一炮。”龙根坏坏道:“老话常说,早上勤大炮,补钙还益脑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方正肥嘟嘟的脸一红,暗骂道:“你以为老子不想再来一炮啊?身体扛不住啊!好些天没吃牛鞭了,尽为了李宏李良俩兄弟的案子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说啥呢?哥岂能天天窝在炕头上啊,咱好歹是柳河乡的守护神吧。”方正自吹自擂了两句,这切入正题,道:“兄弟,有空吗?来局里一趟,哥有好消息告诉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估摸着是李宏两兄弟的事儿有谱了,龙根顿时来了精神,静文大妹子帮了咱那么多,不得回报回报吗?挂了电话,撇嘴骂道:“狗日的,连表妹儿都不放过,禽兽程度都跟老子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老子禽兽畜生,老子鸡.巴.大,有资本,你.他.妈.的萝卜干儿大小的玩意儿,哪来的勇气掏出来啊?”

    一踩油门,捷达警车嗡的一声跑了出去,前后就两三分钟的事儿,龙根迈进了派出所,叼了一根儿烟。

    派出所的人都认识他了,冲着龙根点头哈腰,端茶倒水,老佛爷似得伺候着。

    “兄弟,来了啊?这么快?”方正有些好奇,虽说街道不长,可也不至于吧?自己刚刚去厕所尿了一泡而已,人就到了?

    龙根摆摆手,没解释啥,径直道:“方所长,歪歪绕就别来了。赶紧的说事儿吧,事情办的咋样了?”

    方正撇撇嘴,有些不爽。咋感觉自己给个小弟,跑腿儿的似得,一点儿权威也没有,弄得好像他是所长似得。

    “喏,这都是调查出来的资料。大多是小偷小摸小打小闹的,关几天就能出来的事儿。”方正顿了顿,又抽出了两张纸,“这个就不一样了,一家三口,三条人命,跟李宏李良皆有关系,只是证据不够,无法判刑。”

    龙根抬头白了方正一眼,蛊惑道:“方所长,不是我说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多好的表现机会啊,你想想,就算你把这些资料亲手交给何县长,却空无证据,何县长,何乡长会咋看你?反之,如果你把一切资料备的仔仔细细,再给他们,他们又会是什么态度呢?”

    “方所长,伴君如伴虎,千万别以为这些证据只能用来定李氏俩兄弟的罪,说得直白点儿,跟投名状,表忠心没啥区别。以后能走到哪一步就看这一次你咋办事儿了。我只能帮到这儿了啊.....”龙根嘬了一口烟,没去看方正,故作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看着方正拧着眉头,时而咬牙,时而跺脚的样子,就觉得好笑!

    大傻帽,笨蛋蠢货!还当派出所所长呢,蠢猪一头。自己说啥都信,可毕竟何文峰、何静文未曾承诺半点儿好处啊,到时候全凭他俩心情了。也许,也许啥也得不到。

    “成!兄弟,我听你的!我马上派人再去一趟天庙乡,收集证据,不收集到证据,年都不过了!”方正一咬牙豁出去了。富贵险中求,啥不得冒险啊?

    龙根笑了笑,“这就对了嘛,孺子可教也。”心里却骂了一句,“傻帽儿!”

    “对了,方所长,你那表妹儿挺漂亮的啊,我见过了,呵呵,她说她挺想念你的。”龙根淡淡道,一边关注着方正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方正忙道:“啊?是吗?晓英现在还好吧,哎呀,是啊,好久没见到晓英了呢。是挺想念的啊....”

    “方所长,你不会想日她了吧......”龙根突然低声道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电话又响了。来电显示“许晴”。

    “喂,小晴,怎么了?我一会儿就过来看你啊.....”龙根突然变得温柔起来,孕妇嘛,得照顾她的情绪,肚子里可装着自己的娃呢。

    “哎呀,龙先生啊,不好了,不好了,许小姐喝药了,喝药了啊.....你快点儿来吧.....”电话那头传来保姆焦急声。

    龙根怒吼一声,“次奥!送医院啊,赶紧的!”

    龙根狂奔,开车一脚油下去,飞一般的奔向水岸雅居,吃药了,吃药了,她妈的,那可是三条人命啊,这妮子怎么这么想不开啊?

    “莫艳,马上准备接病人,我媳妇儿喝药了,喝药了,赶紧的啊,我马上到!”一边开车,一边给莫艳打了个电话,心里才踏实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”上了楼,开门,进卧室。

    许晴安详的躺在床上,被子盖的整整齐齐的,脸色泛白,却无比安详。

    “喂,小晴,小晴,你怎么了,你怎么了?你醒醒啊.....”龙根吓了一跳,抓着许晴的手一阵猛晃,热的,不对啊。

    怎么是热的?脸色咋那么白呢?喝药死的人,不该淤青,或者红肿吗?怎么可能这么安详,居然还热乎着?

    “龙先生,那个,那个许小姐喝的是安眠药.....”保姆在一旁说了一句,递过一个药瓶儿,可不吗,上面写着“安眠药”。

    龙根气得牙根儿直痒痒,要不是看保姆大妈太老了,恨不得扯出大棒子,一阵猛捅。她妈的,还以为喝毒药,快死了呢?搞了半天是安眠药!

    吓死爹爹了!

    “喂,莫大姐,不好意思啊,问你个事儿,喝了安眠药睡着了,对胎儿没啥影响吧?”龙根给莫艳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三天两头的麻烦人,这一次又谎报军情,麻烦人折腾了一阵儿,脸上难免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告诉我你媳妇儿只是吃了安眠药吧?我可都准备给她洗胃了啊。”电话那头传来莫艳清冷的声音,过了一阵儿才说道:“理论上讲,没太大影响。不过从医学角度上讲,不提倡吃安眠药,保持愉快心情,补充营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.呼....吓死我了!”挂掉电话,龙根终于松了一口气,保姆谎报军情,讪讪出了门儿,去买菜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睡得无比安详的许晴,轻轻摸了摸小腹,有些心疼、自责。真有冲动把大.鸡.吧剪了算球。

    眼睛一瞟,许晴的电话撂在枕头下,拿起来把玩了一阵儿,忍不住好奇,打开瞧了瞧,通话记录翻开一看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,与小芳通话两分钟。

    “小芳,小芳.....”呢喃了两句,用许晴的手机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小芳清冷的声音,“许老师,我祝福你。希望你别打扰我好吗?”

    “小芳,是我。告诉你一个坏消息,小晴,喝药了.....喝药了.....哎.....”龙根重重叹息,说不出的落寞,伤感,嗓子都哑了?

    小芳也吓了一跳,“什么?小晴喝药了,她人怎么样了?我马上过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啪”!

    挂掉电话,龙根忍不住一阵狂喜,哈哈哈,女人啊女人,同情心泛滥啊,这一泛滥,就便宜龙爷爷了.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