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三章 双腿间的荡漾

    “嗯嗯...啊....嗯嗯....”几声轻呼,伴随着“啪啪”水声,几声高亢嘹亮之后,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,细细一听,只剩下急促的喘息。

    堂屋内,硕大的簸箕盖子摊在地上,簸箕里放着玉米棒子,玉米棒子得有二三十厘米长短,比手臂还粗,黄澄澄的,甚是喜人。堂屋两侧悬梁上,挂了满满的玉米棒子,一坨一坨的,长相颇为不错。

    簸箕旁边的背篓里搁了剥剩下的玉米核,又长又粗,表面还有些粗糙。

    簸箕面前坐了一个婆娘,白嫩的衣裳凌乱,裤头扒到大腿根子,白花花的一片,给雪似得,胸脯滑出一大坨白嫩嫩的奶.子,微微下垂,像大香瓜似得,脑袋上缀着一颗粉嫩小红点,硬挺着跟红樱桃似得。

    婆娘一脸红润如火,媚眼儿里带着桃花春意,左手轻轻抚弄着半边奶.子,白花花如同馒头一样的奶.子多了些手指印。

    叉开着腿,黑色森林下的小河流,赫然插着一根儿剥过的玉米棒子,拽着玉米棒子猛地一扯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股粘稠如胶水的热流飞射而出,娇躯骤然一颤,狭长的小河流迎来雨季,热流“哗哗”流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啊!”婆娘高呼一声,扔掉湿漉漉的玉米棒子,靠着椅子只哈气儿。脸上潮红之色逐渐散去。

    “水生,你个王八蛋啊!”回过劲儿来的婆娘,恶狠狠的骂了一句。低头瞅了瞅裤裆下的水流,还没干涸的意思,慢吞吞穿起了衣裳。一边穿着衣裳,一边自顾自骂着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背着老娘出去找野婆娘,老娘哪点儿不好?这下好了,被人发现了吧!该死的,一走了之,留老娘一个人在家里,农活没人干,还不给老娘寄钱,那就别怪老娘给你戴绿色帽子了,妈的,不然你偷婆娘,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儿也不耕耘了......”

    这婆娘赫然便是水生婆娘,秦虹。

    秦虹一脸潮红渐退,看着家里一堆儿的事儿,不免有些郁闷。自己一个婆娘能干多少活儿?

    男人水生倒也挺能干的,不仅能干农活儿,炕上那活儿做的也不错。精力旺盛的主儿,一晚上来几回,整的自己还挺舒服的,可后来,该死的到处偷婆娘,被人逮局子里关了几天。

    “好事儿不出门,坏事儿传千里。”几天时间,水生偷人坐牢的事儿在村里传遍了,家里有水嫩婆娘的,死死把这门儿,见着水生斗殴绕道走,私下也有人指指点点,说三道四的。水生一气之下,卷起铺盖卷儿去了省城。

    一走就是好几个月,也没个信儿。可把秦虹给累惨了,又是忙活农田,又是家里前前后后,时间一长怎么能不抱怨?

    不仅上面那张嘴抱怨,下面那张嘴也有些不满意了,干涸的渠道,迫切需要一场暴风雨浇灌浇灌!

    “哎,那小警官也是,老说过来日我,过来日的,几个月了都还不来?不会是调走了吧?”秦虹皱着眉头,嘟囔了两句。

    寂寞长夜,时常想起起那天出现在眼前的黑色大棒子,跟黑色大蟒蛇似得,**的又长又粗,呼呼啦啦捅,整的自己骨头都酥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能再用回大棒子,就算死了我也甘心呐。哎,可惜啊......”幽幽一叹,伸手摸了摸大腿缝儿,红润的小沟壑还有些潮热,瞧着满屋子的事儿等着忙活,缓缓起身,准备提上裤头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

    堂屋门猛地被推开,顿时亮堂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?谁啊?”秦虹吓了一跳,咋没听见脚步声呢?连忙坐在椅子上,军绿大棉衣往大腿上一搭,遮住白花花的大腿根子。

    龙根愣了愣,这婆娘反应这么大?仔细一看,马上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吓了吓,脸蛋儿有些煞白,紧张。可细细一瞧,眉宇间的春意还未完全散去,衣衫不整,大冬天的连罩子都能瞥见;紧紧裹着大棉衣,却躲不过屁股蛋子露出的一抹白嫩。而空气中,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sao味儿。

    “秦虹大妹子,是我呢,咋的,不认识我了?”龙根笑呵呵凑了过去,顺带把门儿给带上。

    sao婆娘大白天的藏屋里自己抠索,得饥渴成啥样了?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,现在掏棒子赶上捅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啊!你是,你是龙警官?”一听音儿,秦虹就愣了。惊愕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,俩圆溜溜眼珠子盯着龙根,脸蛋儿抹过一丝狂喜!

    盼星星盼月亮,终于给盼来了啊!

    “大妹子好记性啊,还记得我呢?”龙根笑着搓了搓手,走到秦虹身边,拉过一张小板凳做了下来,淡淡道:“那个,咋不见水生呢?”说完,脑袋儿四处转了转。

    来西河村最主要的还是为了茶树的事儿,顺带日日秦虹,看看这婆娘都给备了一些什么货色。可明目张胆日人家婆娘不好,更别让水生看见不是?那小子吃了几天皇粮,就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来,通.奸不是啥大事儿,也没想把水生关个十年八年的,给点儿教训就成。方正那边给了点儿意思,让水生吃了点儿苦头,就给放了。前几天特地查看了杨英下面的沟壑,确定没别的男人日过,也就把水生的事儿撂一边儿了。

    今儿上门日人家婆娘,自然得小心些。

    “提那王八蛋干啥?天知道那狗日的死哪儿去了!一走就是好几个月,电话也没一个的!哼!”不提水生还好,一提秦虹明显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破口大骂间,棉衣却是微微张开,龙根眼尖,半边胸口挂着一只香瓜,两条大腿浑圆而雪白,裸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腿缝儿中间,茂密的黑森林沾了几点白色斑点,斜眼一瞟,地上掉了一根儿水汪汪的玉米棒子,剥过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sao婆娘,这么粗糙的玩意儿你也敢往里塞?”捡起地上湿漉漉还带着些温热的玉米棒子,龙根一脸惊叹,“大妹子,你不怕把那地方给磨破了啊?”

    剥过的玉米棒子谈不上粗壮,却很是扎手,粗糙得跟月球表面似得,毛乎乎的,这一抽一插的,还不得把里面给磨肿了?

    “哎呀,龙警官,你咋这样说呢?”秦虹脸蛋儿一红,嗔怪道:“还不你给害得啊,自打那次让你捅了一回,下面这地方给撑大了似得,撒尿那声儿那劲道都比以前大多了!整晚整晚的睡不着,不来点儿大家伙捅捅,能舒坦吗?”

    龙根点了点头,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龙警官,那个来都来了,你给我解决解决吧,瞧瞧我,小半年都没碰过男人了,下面难受啊.....”秦虹不是啥扭捏婆娘,抓着龙根的手就往下面伸去。

    龙根一出现,裤裆那东西会认人似得,刚刚喷了一股,这会儿又来劲儿了。一股粘稠的白色浆糊涌出腿缝儿,冲得腿缝儿麻麻痒。夹着腿一拧,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....大妹子,我今儿来还有正事儿要办呢,这.....”龙根皱皱眉头,推辞道。伸进大腿的手却已经运动开来。

    捏了几根儿卷毛轻轻一拧一扯,指头顺着饺子皮往下一搓,一勾,嫩.嫩的小缝儿顿时涌出一股热流。

    “嗯哼,警察同志,往里面塞啊,嗯哼......”秦虹整个人都麻了,可怜巴巴眨着桃花眼,缓缓脱起了衣裳。

    乡下婆娘穿的倒也随便,开衫毛衣一扯,罩子往下一拉,两团白花花的乳鸽吊了下来,颤巍巍垂在胸前,葡萄似得两颗小眼睛一眨一眨的。乳.房微微下垂,饱满浑圆;乳.尖儿却微微往上翘,远远一瞧,这奶.子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辣椒乳?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你,你摸摸奶.子呗,好胀哦.....嗯哼.....”闷哼一声,秦虹咬着嘴唇抓向龙根裤裆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,哪有不日的道理?

    “哎,大妹子竟有所求,我自当全力相助!”龙根沉着眉头,正色道:“谁让我是人民警察呢,必当急人民之所急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龙根从衣服兜里掏出电动男朋友来,神仙手厉害归厉害,抠得手指头发酸,太费劲儿了。电动男朋友挺实在的,可深可浅,可快可慢,手也不酸,还能最大程度瞧瞧这婆娘的sao浪劲儿。

    “嗯哼,大棒子,警察同志,我....嗯哼,我要你的大棒子,嗯哼...你,你那什么东西啊?还有绳儿呢...嗯哼”秦虹自顾自搓着奶.子,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自己都脱成这样了,警察同志咋一点儿也不着急呢?

    龙根一脸正气,道:“这是解决人民需求之必需品!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快给我用用...嗯哼....”岔开腿,恭候必需品入内。

    小巧的电动男朋友刚刚塞进去,秦虹立马不干了,“警官,这,这没你裤裆大家伙好使啊,你,你把大棒子给我......啊....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电动男朋友运动起来,发出呜呜的闷响,秦虹眉头一拧,放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....什么,什么东西,啊啊.....嗯哼.....停,停下来,别,别抖了,啊.....”秦虹死死夹着大腿,屁股蛋子扭来扭去,那小东西跟老鼠似得,一个劲儿往里面钻,快速抖动,好像触电了似得。

    笑看着秦虹,抬起两条肉乎乎的腿,使劲儿扳开,秦虹顿时门户大开。

    只见黑黢黢的毛发下面,一口清泉涌动,饺子皮急剧颤抖收缩,一坨一坨白花花的液体从里面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..警察同志,不,不要啊....啊啊...啊.....”死死抓着奶.子,指甲险些嵌入肉里。大腿一阵猛烈抽搐。

    龙根俩眼盯着小缝儿,跟水龙头似得,一股接着一股的白沫直往外涌。不由得笑了笑,“双腿间的荡漾啊,这水流的,都能划船过河了.....”

    ps:新的一个月,求月票啊,月票越多更新越多……情节也越纯洁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