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二章 西河村的婆娘们,我来啦

    散烟点火,方正哪还有半点儿所长架子?点头哈腰,屁颠儿屁颠儿的前后跑了两圈儿,脸都快笑烂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是不是有啥事儿啊?你说,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,都包哥身上了!”胸脯拍得震天响,肠肥脑满的样儿,一拍,浑身肥肉都跟着颤跳。

    龙根笑着嘬口烟,吐出长长烟雾。学着方正那逼.样儿,端着茶杯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嗯?真这么好喝?”茶香一进鼻孔,顿觉神清气爽,咀了一小口,满口生香,香味儿淡而不散,幽香深远!

    方正笑眯眯盯着龙根,似乎早有预料一般。

    “兄弟,哥这茶咋样啊?喝着还行不?”

    “额,这个嘛....”

    龙根顿时傻眼了,这茶是不错,说不清道不明的舒爽,可究竟爽在哪儿,有说不上来。装装逼,做做样子还成,要真让他说个四五六来,真有些难为他了。

    沉吟半晌,只道:“解渴还不错!”

    “啊?解渴?”方正原本一张笑得灿烂如花的脸,顿时憋成了猪肝色儿。

    原想着,卖个好炫耀炫耀,往自个儿脸上贴点儿金啥的,吊了半天胃口偶,把自己给套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方所长,今儿我来有点儿事儿,想请教请教你。”龙根略微有些尴尬,想了想,自己那回答的确够操.蛋的,谁听了都得添堵。赶紧换了一个话题,这也是今儿来最重要的目地!

    毕竟混了不少年,大大小小场面也见过不少,方正也回过神来,狠狠嘬了两口烟,说道:“兄弟,啥事儿你开口。只要哥能帮上忙的,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!”

    这话很有份量,要搁以前,龙根就是个土包子,啥玩意儿不懂,土了吧唧的。可现在不一样了,结识了乡长的土包子,摇身一变,成了土豪!

    类似于当年皇上身边的贴身太监,跟李莲英一个级别的玩意儿,自己呢,就相当于那啥威武大将军了,人说一句话,怕比自己打十年仗都顶用!

    “那啥,天庙乡那伙流氓痞子呢,查清楚没啊,究竟犯了啥事儿啊?”抖抖烟灰,龙根一脸的无所谓,做出毫不放在心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,今儿来主要就是为了这事儿!

    李良、李宏俩兄弟胆儿够肥的,居然打起了何静文的主意,自己也就赶巧,误打误撞把李宏给整了进去,天知道力量还有没有别的兄弟,再来个绑架威胁啥的?那何静文的安全谁来保证?靠方正吗?

    闻言,方正顿时沉了脸,一脸愠怒,“哼!李宏那个混蛋,胆子太大了,居然意图对咱们何乡长不利,现在已经被收押,等待法庭审判,然后送到监狱去!”

    “能关几年?”龙根闻言一喜,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额?少则三年多则五年吧。兄弟,咋了?”方正有些摸不准脉,这小子咋的了,一惊一乍的,干啥啊这是?

    龙根顿时黑了脸,“才三五年?太少了吧,人何乡长可是咱们柳河乡一把手,功臣。意欲谋害功臣,惩罚力度太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哥,能不能加两年,关个十年二十年的?”冲方正挤挤眼,表情有些猥琐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....”方正皱着眉头,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判刑这一块儿也不是自己说了算的,况且上面都审完了,暗子都定下来了,自己还能改了不是?

    自古以来,只听说过减刑的,也没听说过关起来,闲来没事儿多给人加两年,这也不是吃饭,夹两片肉往嘴里塞那么轻松不是?

    “兄弟,你真给哥出了一难题,可哥也不是法官啊,想关多久关多久。”方正苦着脸道:“就算哥是法官,可法律,条条款款摆在那儿,也不能随便乱来。咱们可是法治社会,法制国家啊!”

    话这么一唠,方正直起了腰杆,胸脯都挺起来了,乍一看,还真有两分正气。

    龙根撇撇嘴,有些不爽,暗暗道:“你跟老子装什么四五六呢,你啥人儿老子还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不过,打人不打脸,何况方正最近表现挺好的,出去找小姐都不日小红小青了。自己有事儿跑得也挺勤快。人活着不就是一张脸面吗?

    “方所长,问你个事儿啊,你认识何文峰何县长吗?”心里掂量了一番,四处瞄了一眼,龙根突然低声道。

    方正不明所以,眼睛为之一亮,“兄弟,你跟何县长认识是不?亲戚还是咋的啊?”

    刚刚还琢磨着啥时候能当一下县公安局局长来着,这会儿就有人送来了消息,要真能上了何县长的船,前途未来一片敞亮啊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说呢?”龙根挤挤眼,端着茶壶嘴儿咀了一口。脑子里顿时清澈明亮,跟活了几千年的妖精似得。

    喝一口下肚,哈口气儿,味儿都带着香甜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啥茶叶?这不错,待会儿问方正要两斤,回去慢慢喝!”

    龙根那边计较着,方正心里也掀起一阵惊涛骇浪,哎呀妈呀,瞧这架势,真跟何县长认识呢?

    “兄弟,兄弟,你可得帮帮哥啊,让咱跟何县长见见面儿,引荐引荐,成不?哥还年轻,想再进一步,帮帮哥行不行?”一把拽着龙根不撒手,眼珠子都快喷火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方所长,其实我跟何县长并不是很熟。”龙根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方正愣了,憋了一脸的干笑挂在脸上,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,你逗我玩儿呢?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知道一个人跟何县长很熟,相当熟!”龙根接着又冒了一句。

    方正忙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何静文乡长!”说完,龙根坐在一旁,喝茶抽烟,不亦乐乎,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正抬抬眼,看了看龙根,啥也没瞧明白,兀自嘟囔着:

    “何乡长认识何县长,而且很熟?那是啥关系啊,何乡长,何县长....何县长......次奥,他们,他们是父女关系?”

    眼前忽然一亮,方正瞪大了咪.咪眼,发现了新大陆似得兴奋,“兄弟,何乡长是何县长女儿,对不对,对不对啊?”

    龙根微微一笑,淡淡道:“方所长,我可啥也没说哦。”语毕,接着喝茶抽烟,端着茶杯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淡绿色的茶水,淡淡的香味儿,嗅入鼻孔,令人心驰神往,焦躁的心骤然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还跟哥打马虎眼儿呢。”方正会听音儿,乍一听,是啥也没说,细细一品,不全是你抖搂出来的吗?

    不过,场面人基本都这样,说话撩一半儿,让聪明人猜去吧。

    “呵呵,方所长,李宏一案极其重要啊!”龙根旧事重提,俱不提何文峰何静文俩人关系,拽着李宏死死不放。“李宏胆大包天,利欲熏心,意欲对一乡之长不利;影响极坏,性质恶劣,方所长势必要严惩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严惩凶手的同时,须得谨慎低调,何乡长毕竟是乡里一把手,唯恐此案造成百姓恐慌,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呢!”

    方正听得连连点头,现在这事儿不光关系到何乡长的事儿了,还关系到何县长!以后求人家何县长办事儿,不得有点儿说头吗?

    “兄弟所言甚是,李宏一伙地痞流氓作恶多端多年,现在终于归案!哥哥我乃柳河乡守护神之派出所所长,自然是义不容辞,一马当先!”

    方正这瘾头也上来了,逮着理儿就往自个儿脸上贴金,贴了半天才说出龙根想要的话。

    “嗯,我这就收集更多有力证据,再次提起公审!还柳河乡一个朗朗乾坤!”方正挥舞着拳头,紧紧拧着眉头,目视远方,一股王八之气冲天而起!

    装逼!

    心里骂了一句,脸上却还得客气两句儿。

    “方所长果然英明神武,为国为民,实乃大中华之幸啊!”

    方正摆手,直道:“哪里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哥哥我要事在身,就不多陪你了。我先去一趟天庙乡,调查取证....”仿佛看见自己坐在县公安局局长的宝座上,一时间,方正干劲儿十足。

    龙根有些傻眼,这小子听风就是雨,这也太积极了一点儿了吧?

    “咳咳,方所长,那个,问你点事儿。你这个茶叶还有没有啊,送我两三斤啥的,我回去喝。”

    方正闻言脸一黑,没好气道:“兄弟,你以为这是草啊?两三斤?一年的产量也不过十来斤,我上哪儿去给你搞这么多茶叶啊?”

    “额?那你哪儿买的,我买点儿去?”龙根微微一愣,物以稀为贵,没想到这茶叶这么稀少。一年居然只有十来斤的产量。

    似乎瞧出了龙根的疑问,方正解释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茶叶啊,叫‘春茶’,是一种山上野茶,不仅茶树极少,而且产量也低得可怜。这些茶叶还是我乡下表妹儿自己采摘炒培送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方正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盒茶叶,递给龙根:“喏,喝了几个月,就剩这么点儿了,要喜欢你拿去喝吧。明年让妹子多送点儿来就成!”

    方正倒也慷慨,剩了三两多茶叶全给了龙根。

    “你妹子自己炒的茶叶?你妹子哪儿的人啊,还有这么神奇的茶叶?”龙根多心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西河村的,叫方晓英。”方正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说道,“兄弟你坐着,哥先忙去了啊.....”

    西河村?不就是秦虹那sao婆娘住的地儿吗?上次还说给自己联系了好多婆娘呢!

    “对,去西河村瞧瞧!”抿了一口茶叶,龙根眼里多了一抹神采,抬眼望了望连绵不断的高山,忍不住高喊一声:“西河村的婆娘们,你龙爷爷来日你们啦,洗干净了等着吧........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