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一章 撩拨

    “噶几噶几”

    宿舍小铁床叽叽喳喳叫了好一阵儿,直至水龙头开闸放水,这才告一段落,两坨白花花的身子搂在一起,俩人大口大口的喘气儿。

    尤其小芳,身子本就较弱无比,哪里经得住大棒子这么猛捅硬塞,小缝儿都给磨红了,估计又得休息段日子,才能继续了。想到接下来可能会长时间休战,不得已要高挂“免战牌”,小芳不免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人嘛,都自私的。尤其是女人,认定了一样东西,那东西就是自己的,谁也抢不走,谁也不能抢走!谁要敢跟自己抢大棒子,没说的,给她拼了!

    只是,可惜了,自己下面实在嫩得慌,这才日多久?小缝儿磨得红彤彤的,洞口边缘,两片红肿的饺子皮,日得跟辣狗肠似得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真没日许晴?”渐渐恢复了些体力,小芳还纠结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同为女人,某些事情上面异常敏感,俩人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,一个裤裆烂了个大洞,一个突然间屁股蛋子扭得很是奇怪,腿还外撇,一脚高一脚低的,不正是刚刚破了身的女人象征吗?

    “小妮子,还怀疑我呢?”龙根有些不爽,翻身而起,指头勾着小肉.缝儿,又要进洞,“不信咱们实施战斗力,看看大棒子有没有偷吃?”

    小芳闻言,连忙阻拦,死死闭着腿,“啊,要死啊,人家下面还疼着呢,温柔点儿好不好?坏死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怀疑我不?”抓着奶.子威胁,两根儿手指头捏着小蓓蕾,龙根早已经做好打算了。小妮子要再敢乱说,非得再日她一轮儿不可!

    小妮子太狡诈了,对这点儿破事儿还念念不忘了,妈的,老子不就敢在日你之前,日了个婆娘热热身吗,咋还没完没了了呢?

    日了个许晴就这么唧唧歪歪,要知道自己把她老娘日了,还不得操刀满世界撵啊?一想到,把丈母娘翻来覆去的日了好多次,这心脏就不得劲儿,原本硬的跟擀面杖似得大棒子,顿时萎靡不振,有了瘫软的迹象!

    “奶.奶.的!看来这缺德事儿不能干的太多啊,影响大.鸡.吧发育啊!”龙根暗自拿捏了一阵儿,“回村里,还得好好处理跟丈母娘的那些破事儿,日多了,见着三水叔总感觉脑门儿绿油油的。别日了丈母娘,下次见着小芳都不硬了,那可太悲催了!”

    闹了这么一出,龙根是真没心情待下去了,谁知道小妮子一会儿心血来潮,再问几遍。自己倒是不怕,谁知道许晴撒谎技术咋样?

    “三十六计走为上计”,“江湖险恶,不行就撤!”

    打定主意,龙根寻了个借口,提起裤头,外套取下来,往腰上一套,颠儿颠儿的出了学校。

    冤家路窄啊,刚刚到校门口,便看见许晴撅着屁股蛋子,手里提着几盒盒饭往回走,两条修长笔直的纤纤细腿微微外撇,拧着眉头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“啊,你,你走啦?”心里正想着那混蛋呢,一抬头,那猥琐的笑容,邪恶的脸出现在眼前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龙根坏坏一笑,低声道:“我不走能咋的?你留我啊?”

    “啊呸!滚,有多远滚多远!”许晴俏脸一红,若不是估计场合,非得放声大骂不可。小混蛋,装傻子博取同情,把自己睡了,占了天大的便宜。事后还胁迫自己非得叫他“老公”不可,这人咋那么不要脸?

    想到“老公”,俏脸儿红一阵儿白一阵的变换着,异常难看。

    “成,那我走了啊。”龙根一点儿也不生气,依然笑脸盈盈望着许晴,挤挤眼,低声道:“来,跟老公道个别啥的,再说句‘欢迎老公再来日!’来,给老公说一句....”

    许晴气得柳眉倒竖,银牙咬得咔咔直响,牙缝儿里蹦出一个字儿——滚!

    旋即,靓影一闪,拎着盒饭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大笑一声,龙根转身离开了,心里无比畅快。

    吹着口哨,往城里走去,先买了一条裤子换上,吃了碗面,看看时间,离下午练车的时间还早,找个地儿放一炮吧,时间不合适。

    那晚,“烧鸡公”过后,黄娟小红等几个婆娘有联系似得,往往日了一个,其余几个轮番着往上赶,挨个挨个日一轮儿都得去小半天功夫,想了想,还是别招惹这些sao蹄子了,下午找袁红凑合凑合,捅两棒子过过瘾得了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儿,给何静文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小混蛋,干嘛呢?我在办公室吃饭呢?”电话那头响起何静文甜美的声音。

    龙根嘬了一口烟,嘿嘿坏笑道:“我能干嘛啊,天天不就忙着‘深入研究’的事儿吗?找了个风水极好的地儿,正打望美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饭呢,吃的啥呢?有没火腿肠,辣狗肠啥的,不会整了根儿黄瓜吧?吃不饱打电话叫我啊,我把大肉.棒子给你送过去,让你吃个饱!哎哟喂,瞅瞅,我裤裆这东西硬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呸!小混蛋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何静文骂了一句,声音却突然小了起来,“小龙,人家都湿了,怎么办啊?湿漉漉的,夹都夹不住呢.....嗯哼,嗯嗯...要不,你过来给我挠挠痒啊.....”

    “次奥!”

    听得两声婉转呻吟,龙根情不自禁搂了一把裤裆,眼前仿佛浮现何静文sao魅的表情,衣裳半解,酥.胸颤抖,美臀微翘,洗干净了,摆在床上等着自己上呢!

    “小sao蹄子,你给龙爷爷等着啊,今晚回去看龙爷爷咋日你!”龙根有些郁闷,本想着调戏调戏这婆娘,撩拨一下,整的她欲罢不能,上班都夹着腿流水儿。没想到这婆娘也不是吃素的,三两句嘤嘤咛咛的浪.叫搞的裤裆撑起一顶帐篷,半天不泻火儿。

    何静文在电话那头嗲声嗲气,娇喘连连,“嗯哼,小龙,嗯嗯额....人家,人家下面好痒哦,你快来,快来给人抠抠啊....嗯嗯...啊...出了好多水啊,不知道咋回事儿,奶.头胀得难受,你,嗯哼,你想吃吗?嗯嗯嗯......”

    “次奥!”龙根再次爆粗,恨不得立马冲到政.府大楼,摁住何静文好好干一炮!

    这婆娘,撩拨死人不偿命啊,以前咋没发现,这婆娘这么浪.荡?几句话搞的自己浑身血液沸腾,胯下机枪几欲走火!

    婆娘,一个男人永远揣测不透的玩意儿啊!

    “sao婆娘,停停停,别叫唤了,晚上早点儿回家洗干净咯,老子让你叫到天亮!”龙根也火了,不给点儿颜色瞧瞧,真以为自己好欺负?

    电话那头,何静文依然捏着嗓子,嗲声嗲气道:“是,老爷。奴婢一顶洗干净了屁股,晚上等着你来日啊...”

    “.....”龙根一拍额头,突然有些后悔撩拨这sao婆娘,不过电话已经打了,有件事却必须得问问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卖sao了,李宏的事儿你过问没?”径直切入主题,一点儿余地也不留。

    闻的“李宏”,电话那头明显愣了半晌,过了好久何静文才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方所长那边已经调查清楚了,证实,李宏就是李良的哥哥,天庙乡街道地痞流氓,当地有名的恶势力!这一次,也算为天庙乡百姓除害了。小龙,谢谢你啊,又给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儿,我代表....”

    “得得得,别整那些没用的。”龙根连忙打住,“你也别代表啥党组织,乡政府啥的了,我就问你一句话:李宏是不是专门找你麻烦来的?是不是李良背后指使的?”

    这一次,电话那头沉默了更久,握着电话明显感觉到何静文的颤抖,挣扎,龙根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挺好一婆娘,模样俊俏,身条子匀称而饱满,人还特有本事,更有当县长的老爹,哪样不是千般好?偏偏嫁给了一王八犊子。现在倒好,王八犊子找上门儿来了,找了一帮地痞流氓惹事儿来了!

    “算了,过去的事儿过去得了吧。李宏俩兄弟你就暂时先别管了,出门在外小心点儿。行了,就这样吧,晚上早点儿回家啊。”叮嘱了两句,龙根点了一支烟,朝着派出所走去。

    李宏俩兄弟是在柳河乡犯的事儿,还没来得及移交天庙乡派出所,事实上也不打算移交过去!谁知道李宏俩兄弟在天庙乡有多大能耐,又给放出来了咋整?

    “嘿,龙根那臭小子还真不错啊,这份儿报告交上去,我这功劳簿上又得多一笔了!”方正拿着李宏交代的口供,细细看了一遍,不由得笑了起来,腮帮子肥肉抖了抖。

    龙根恰好一脚迈了进来,瞧见方正一脸猥琐的笑。

    “方所长,乐呵啥呢?昨晚嫂子让你睡了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龙根兄弟,你来了啊。咋不提前说一声儿呢?吃饭没?”方正连忙让座,让人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现在在方正眼里,龙根就是送功劳的贵人,虽说上一次把自己给坑了,不过这一次可送给自己一天大功劳!

    这些证据一推敲,故事情节稍微渲染渲染,上面绝对重视自己啊。更何况自己还年轻,才三十岁出头,要能当上县派出所所长,那可多好啊.....

    ps:大爆发,求月票,今天五更。这几天都会爆发……月票、打赏、凶起来行么?诸位撸友,今天五更,明天后天都五更,大凶器可否凶起来?凶起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