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 李家秘辛

    “说啥呢,”古月瞪圆了眼珠子,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龙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这嘴咋没把门儿的呢,太溜了。看来以后得注意一些,古月那眼珠子一瞪,绿幽幽的跟狼盯上了似得,背后凉风直冒。嘴上讪讪道:

    “没啥,没啥。我是说,一不小心骑了匹大洋马,我这玩意儿倍感荣耀。难怪井那么深呢,原来是老毛子的种。厉害,厉害!”

    真是老毛子的种,那一切都好说了。看了莫艳给的片子,老毛子婆娘不就长这样吗?牛高马大,绿眼睛高鼻梁,天生一头卷黄头发;衣裳一脱,个个都是奶.子大,屁股蛋子圆的主。

    不过,片子里那些老毛子婆娘,喜欢把下面的毛给剃干净,光溜溜的跟打了除草药剂似得。洞口狭长,洞内幽深潮润。

    老毛子婆娘更是强悍的主儿,一个婆娘应付三两头牦牛都没问题!遇见厉害的,奶.子一甩都能把人给砸懵咯!

    “什么大洋马不大洋马的?我这叫混血儿,东西结合的。”古月拍拍胸脯,耸了耸大.奶.子,一脸自豪。

    在上河村,谁都别想比过自己这对排球似得奶.子!

    “可惜,那些笨蛋认不出来,还把老娘当成怪物般的丑八怪,太可恶了!哎!”转瞬之间,古月神情又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古有“伯乐识马”,为何偏偏无人瞧出自己这匹半血统的“大洋马”呢?反而把自己当成丑小鸭来对待。心里莫名升起两分悲凉,幸好,这时候遇见了大棒子,否则,这辈子到死怕也无人能讲下面那黑洞走到底儿吧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他们太蠢了,还是我这玩意儿识货,嘿嘿。”不知道是不是“大洋马”,“混血儿”刺激了龙根,一根儿烟才完,裤裆那东西又顶了起来,又黑又粗,昂首挺立,点着脑袋儿正打古月那对大.奶.子敬礼呢。

    大洋马就是大洋马,细细一瞧,差别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村里四十多岁的婆娘也日了好些个,陈香莲,丈母娘啊,还有苗红,这三婆娘,二十年前那可都是十里八乡响当当的美女啊,拉煤说纤的踏破了门槛,往往为了娶个婆娘,砸锅卖铁似得。

    可现在一瞧,半老徐娘丰腴倒还有点儿,可普遍奶.子都垂了下来,谈不上饱满啥的,跟胸前挂了俩干瘪瘪的丝瓜似得。古月就不同了!

    “哎呀呀,婶儿,你瞅瞅,你这奶.头.子跟你女儿小兰都差不多了,黑是黑了点儿,捏起来还有弹性,还有这乳.房,饱满俏挺,乳.尖儿都翘起来了,嘿嘿,好看,好看的很.....”龙根搓了两把奶.子,评头论足,甚是喜欢。

    心里却琢磨开了,古月这匹大洋马都四十多岁了,赶明儿骑一头二三十岁的大洋马,滋味儿不更爽?

    “嗯,回头合计合计,去大城市找找,骑骑大洋马。对了,再日日岛国的sao货,让日本sao货叫两声‘雅蠛蝶’给龙爷爷听听.....”

    “啥?你狗日的把小兰也给害了?”古月眼一瞪,一脸惊愕。难怪,难怪前段日子回娘家天天念叨着小混蛋,撇开腿走路,裤裆里塞了大黄瓜似得。面色却红润如桃花,肯定是尝过了大棒子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龙根撇撇嘴,白眼一翻,“嗯,咋的,日了你女儿你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呸,小sao蹄子,有了好玩意儿也不告诉老娘,好东西一个人独占!哼,下次回来看老娘不收拾她!”古月眼一横,凶相毕露。

    龙根傻不拉唧的眨了眨眼睛,情况不对啊!按理说,古月应该如饿狼似得扑过来,把自己摁倒在地,拳打脚踢,咒骂连连,高喊一声:

    “小混蛋,你为什么要日我女儿啊?”

    却不料,古月所有的恨意全都转向了自己的女儿,李小兰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这一切皆因大棒子而起,古月尝过了大棒子,美妙而鲜美的滋味使其欲罢不能,而变得六亲不认?”暗自腹诽一阵,却始终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结论,不由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古月拿眼看了看龙根,淡淡道:

    “行了,你也别瞎想了,小兰根本就不是我女儿,我跟那老不死的没有子女啥的,小兰也是领养的。”

    “额?”

    龙根微微愣了愣,没想到李小兰根本就不是古月跟李三丑生的,难怪当初说李小兰不是亲生的时候,李三丑急的跺脚,青筋暴涨恨不得一巴掌扇飞自个儿。原来真有这事儿啊!

    “那....”

    “其实,小兰跟小芳是双胞胎姐妹,小兰是姐姐,从一出生就被我们抱过来养了,一来嘛,减轻三水一家子的生活问题;二来,跟那老不死的日了无数回,白天日了晚上整,可就是没怀上娃!”

    缓了缓,古月挪挪腿,裤裆正中那缝儿正好对着龙根,龙根想也没想,指头往那儿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嗯哼....”古月闷哼了一声,微微夹了夹腿,愤然道:“那狗日的偏偏说,我是不下蛋的母鸡,占着茅坑不拉屎,啥啥啥的,还说要休了我。气死老娘了!”

    一想起当初所受耻辱,古月气得大.奶.子颤抖晃悠,那模样恨不得刨出李三丑,鞭尸,挫骨扬灰!

    “滋滋,啪啪”

    手指头在洞里掏了两把,洞大井深就是好,滋滋的跟有回音似得,那毛都要粗的多。燃了根儿烟,问道:

    “后来咋没休你呢?”

    “哼,休我?”古月白眼一翻,不屑一顾,骄傲的挺了挺胸膛,“就他长得那副尖嘴猴腮的样儿,又矮又瘦的,王八蛋都比不上,休了我,谁乐意跟他过日子?老娘虽然模样怪,可奶.子大啊,灯一关,被子一蒙,咋日不是日?多带劲儿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恍然大悟点了点头,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古月说的还真在理,乡下都这样,乡野汉子也不带婆娘出去应酬,绷面子什么的,为的就是找个健壮婆娘,屁股蛋子大,奶.子大,力气大的主儿,生娃,炕上滚,干农活儿啥都不耽误!

    娶了古月,还真是李三丑的福气。

    “听说老毛子身体素质老好了,坏娃的机会比咱们这人都大老多了,你咋怀不上呢?”龙根手下抠抠摸摸,跟洞里逮泥鳅似得,手指头往里可劲儿的戳,“啪啪啪”的溅起阵阵水花。

    “嗯哼,别,别摸啊,小龙,整的人难受呢。嗯额恩....”古月两手臂夹着奶.子,挤成一道深而狭长的鸿沟,手掌堵在洞口,使劲儿拽着龙根手。

    那地方敏感,一摸就出水儿,伸进去掏弄两下还不决堤?

    “成,我不摸了,待会儿直接日,你先说说。”抽出手,甩了甩水珠,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,眯着眼睛望向两颗辣椒似得**儿,舔了舔嘴皮子。“说说咋生不了娃,难道李三丑也是个软货?”

    要不是奶.头子黑得厉害,怕李三丑咬过的,有毒,真想吃俩嘴儿。

    “软货倒不至于,可也差不多,那玩意儿跟钢针似得,硬倒是能硬,就太短,太细了,塞进去一点儿感觉都没有,我那长膜捅了三天才捅烂了,前两天还一个劲儿的骂老娘不守妇道,嫁人前都让破了身!”

    古月娓娓道来,说不出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后来破了,那玩意儿也经常吐口水儿。吐得还不少,”古月望向龙根,“可小龙你也知道,我那洞长得很,别说捅到点儿了,一半儿都不行!你说,货送不到位,我咋怀上,咋生娃给他?哎!”

    古月摇头叹息,说不出的无奈。

    乡下婆娘没地位,没尊严。生了女娃都让人瞧不起,何况一个都生不了?这些年,古月可没少受苦,偏偏还得忍着,忍着痛苦,忍受着寂寞!

    “哦,这样。”龙根算听明白了,没想到老李家还有这么份儿秘辛。李小兰居然是小芳的亲生姐姐,哎,一不小心又祸害了一对儿姐妹花啊,还是双胞胎!

    不知道,日小兰的时候小芳感觉到没,嘿嘿,下一次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偷笑啥呢?”见龙根偷笑,古月眉头一挑,笑笑道。

    那天撞见小混蛋把陈可那小sao货日得哭天喊地的,床板都掀翻了,战斗力杠杠的。而且动作娴熟,花样儿繁多,绝对不像新手!

    新手一般只会黄牛爬背,跟着种马学习,趴在背上,扯出棒子对准了往里捅,往往三俩下就不行了,要交货。

    可龙傻子多能干,日了陈可,转过头来还把自己捅了大半个钟头,呼呼啦啦的跟打桩机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没啥,就想问问你,知道李三丑的情人不?”龙根眨眨眼睛,坏笑着,脑子里浮现赵红玉的身影。

    想到那sao劲儿,有些意动。油腻食品吃多了,还得多啃啃五谷杂粮啊。

    “李三丑的情人还用你告诉我吗?不就是赵红玉,他兄弟媳妇儿吗?”岂料古月不以为然,没好气道:“哼,老李家除了李三水稍微好点儿,李三丑跟李三柱都不是东西!”

    “嗯?你知道?”龙根傻眼了,想卖个关子都不成?

    古月哀声一叹,心酸之情浮上了脸庞,缓缓道:“李三柱那狗日的也日过我,所以,李三丑就日了赵红玉,当官儿嘛,到处卡着李三柱一家子,逼着赵红玉主动送上门来日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还有这事儿?”龙根瞪大了眼珠子,“这,这不就是潜规则吗?”

    只是,老李家的人太变.态了.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