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孕妇的“男人”

    “嘶”!

    沈丽红胸衣一扯,汹涌的白嫩肉团倾泻而下,胸脯白皙鼓胀,好像蒸馒头前儿面团儿发酵似得,鼓鼓胀胀,又白又嫩,跟刚出笼的大馒头似得。**儿上挂着两颗粉红小点儿。

    珠子比以前更大了,一摸硬硬的挺着,轻轻一捏。

    “嗯哼,小龙,别,别给捏坏了,捏坏了你儿子以后吃啥?”沈丽红含羞带怒,鹅蛋脸儿白里透红,粉嘟嘟的跟瓷娃娃似得。看起来比以前要胖一些。

    “当老子的不先吃两口,怎么知道好吃不好吃?以后我儿子还得吃呢。”龙根脸一沉,拽着脑子,“滋溜”一口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年轻就是好啊,这奶.子嫩的,跟水做得似得,握在手里都不敢使劲儿,就怕一爪子抓下去给捏碎了。

    “嗯哼,小龙,嗯嗯....啊.....”

    久旱逢甘霖啊!

    才吃了几口,下面都湿透了,堵都堵不住,热腾腾跟开水烫过似得。

    “吧唧吧唧”

    龙根吃的安心,怀孕的婆娘真是神奇,都说大着肚子不方便,影响大棒子口味儿,真不是那回事儿。

    两团嫩肉颤颤巍巍挂在胸前,白白嫩嫩,而且还大了几分,胀鼓鼓的跟打满气儿的排球似得。咬着奶.头.子吸了两口,感觉奶.水都跑出来了,淡淡的味儿好闻的很。

    “嗯嗯嗯....小龙...别,别咬啊,哎哟,我的小祖宗,你把它咬烂了,你娃以后吃啥啊?嗯哼,啊.....”沈丽红紧紧夹着大腿,胸口两团又被龙根死死扣住,整得酥酥麻麻的,就跟猫抓过一样,浑身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“孩子?龙根的孩子?”

    旁边坐了几个婆娘,这景象再熟悉不过了。小混蛋就擅长群殴战术,往往脱光了膀子就上,不把几个婆娘日得吐奶.水不罢休!

    可刘雨欣不知道,也没听说过丽娟姐有个妹子,怀孕了,还是小混蛋的种。这,这也行?不叫表婶儿的吗?

    “可不咋的,妹子嫁人了,男人得了要死的病,为了给男人家留个种,留个念想,丽红就出来借种,这不,捅了十来天儿就怀上了。回去收拾了一下,又过来了!”沈丽娟磕着瓜子儿解释道。

    脸色有着淡淡的桃红,心里也痒得难受,今儿却忍住了。

    都是女人,年纪轻轻的,模样也不差,大棒子用得舒坦了,天天都想吃两嘴儿,以往跟何静文陈香莲抢,是啊,凭啥不抢,自己长得也不丑。今儿可不一样,转眼间妹子怀孕快三个月了,三个月没碰过男人,那滋味儿不好受。

    尤其尝过大大家伙,享受做女人的美妙之后,就更难受了!

    所以,今晚就让妹子先上吧,让小混蛋好好伺候伺候妹子,那口井再不往深里捅,只怕干了没水喝。

    “哦,借种啊。”刘雨欣恍然大悟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婶婶跟侄子搞在一起,是不好听,却也不得不佩服沈丽红,明知道男人快要死了,还毅然决然外出借种,给男人留个念想。这份儿胆气没几个女人能做到!

    “啊...嗯哼,小龙,小龙,别,别...啊....”沈丽红渐入佳境,几个呼吸间脱得白花花赤条条的,坐在炕沿上,仰着脖子,大口呼吸,喘气儿。

    胸前垂吊着两颗硕大的香瓜,白花花的落在龙根手里,揉搓捏拿,肉浪翻飞,砸吧的“啪嗒啪嗒”响。

    “小龙,我,我要大棒子....嗯哼,给我,给我大棒子....我要嘛...呜呜呜....”

    挺着大肚子有些不方便,胖乎乎的手扣扣索索摸了一阵也没摸到,沈丽红急了,水汪汪的眼珠子险些落泪。屁股蛋子都跟着颤,嫩.嫩的肉一阵剧烈颤抖,好看的很,一层一层的肉浪掀起,跟风吹湖面似得。

    “吧唧吧唧....”龙根依然吃奶,专注吃奶二十年,从未改变!

    以前是不觉得,原来奶.子吃着,不吸奶.水也能这么香甜。

    白皙大.咪.咪,细腻水滑,带着体温,跟吃豆腐脑儿似得,一口含进去,“滋溜”一声,全部化了一样,大.奶.子从嘴角滑溜溜跑了出来。沾着点点口水儿,灯光下更显妖艳,晶莹剔透,两颗粉红色樱桃轻点脑袋儿,说不出的可爱。

    “吧嗒吧嗒....”

    “啊....嗯哼.....”沈丽红仰着脖子嚎叫一声,说不出的快感,抿抿嘴皮,鼻腔重重一哼。小手自然滑倒大腿根部,轻轻磨砂,滑向小缝儿处。

    既然抓不住大棒子,那自己就先抠弄抠弄吧。

    “啊....啊....滋滋滋”

    沈丽红不知道啥叫神仙手,指头塞进去一阵猛掏,抠的下面滋溜滋溜响。

    “哎,婶儿你咋sao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松开大白兔,啪的弹了回去,胸口晃了两下这才停了下来。这会儿沈丽红裤子都脱了,露出浑圆大腿和小巧的洞.穴,手指头抠啊抠的,饺子皮上沾了不少热汁儿,白色的,粘稠的很。

    “sao就sao呗,sao的一点儿水准也没有。”瞧着沈丽红拙劣的手法,龙根不由得摇摇头,叹息一声,带着坏坏的笑,“婶儿,还是我来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!

    神仙手一出,天下婆娘几个受得了?只见龙根伸出食指,并不直接进洞,手指贴着小缝儿沟渠,洞口外摩擦抠弄,指尖有意无意划向阴.蒂,那玩意儿有枣核那么大,白里透红,跟珍珠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滋滋....滋滋滋”

    指头如棒,“嗤”的一声钻进潮湿的洞.穴,指甲刮着洞壁,一抽一送。沈丽红顿时遭不住了!

    “啊...啊.啊.....小龙,别,别抠了,痒,痒,好痒啊啊啊.....爽啊.....”抓着两团奶.子往胸前一拢,往下一按,指甲差点儿嵌入乳.房,滑腻的奶.子从旁边落了下来。嘴皮子都咬破了,这都爽成啥样了?

    “嘿嘿”

    yin笑两声,龙根闻着沈丽红裤裆那股sao味儿,继续掏,捞金子似得,一下又一下的刺进去,啪啪的捅到洞底。一捧一捧的热水冲了出来,给撒尿似得,飚出老远老远。再看沈丽红爽趴了都,躺在炕上呼哧呼哧喘气儿,身上扶起一层细密的汗水。

    太爽了,自打家里男人死了之后,沈丽红一直憋着,后事办完就想走,可老人死活不让,非得留着沈丽红好好照顾一段时间。这才耽误了下来,不然,老早就跟大棒子汇合了,整晚整晚的睡不着啊,有时候实在想了,三更半夜地里摸个黄瓜啥的,捅得黄瓜都掉了一层皮,这才稍稍舒坦些。

    今儿又遇着了大棒子,整个人都麻了。

    扯出大玩意儿,黑乎乎的大脑袋就往洞口顶,一顶一刺!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沈丽红叫了起来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那玩意儿又大了一圈儿似得,小缝儿撕开似得疼。

    “舒服吧,婶儿,来,好好伺候伺候你,瞧把你饥渴的....”扛着大腿就要进攻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!小龙,不,不能日!”

    陈香莲突然跑了过来,扯出大棒子,拧着眉头,一脸忧色。

    “为啥不能日?”

    龙根有些不爽,平常日个婆娘就跟吃饭喝水似得轻松,今儿咋还不让日了呢?

    “有啥不能日的?老子日了你,日了你女儿。怎么就不能日了?大棒子**的,不日干啥?看着能爽了?让开,别耽误龙爷爷散种子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小龙,真的不能日啊!”陈香莲急眼了,跺着脚,“丽红大妹子身孕了,你那鸟枪又长又粗的,一棒子塞进去,还不得把娃给捅没了?”

    “额?”

    龙根闻言停了下来,大棒子顶在洞口,傻呼呼的,没敢动。

    这是大事儿,好不容易怀个娃,一棒子给捅没了,沈丽红还不得心疼死,再说那是自己的娃啊,能不在意?

    “真的?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可不吗?”陈香莲接着道:“有一次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了呢,怀孕的时候不能日,捅得深了,怕把孩子给捅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你那东西多厉害,丽红妹子遭得住,可孩子呢?一棒子下去就跟晴天霹雳似得,那还有人?”

    龙根呆住了,孩子是大事儿。还真的小心,哈驰哈驰的捅一阵儿不就为了几秒钟的快感吗?自己爽了,是舒坦,神清气爽跟妖精似得。可孩子没了,咋整?

    “那.....”指了指炕上沈丽红,sao婆娘还浪.叫着。自己抓着奶.子搓啊揉的,奶水都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丽红婶儿咋整?你看她渴得,欲.火焚身了都。”舔了舔嘴皮,龙根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这婆娘多水嫩啊,奶.子大得跟排球似得,一声白皙嫩滑的肌肤像水一样。捏在手里都要化掉似得!白瞎了不能日,活该让大棒子受罪了!

    “你那电动男朋友呢?塞在洞口抖两下不就行了,那玩意儿老厉害了!”沈丽娟走了过来,看了看摊在炕上,到处乱摸的妹妹,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情.欲这东西说不清楚,有些时候跟吃了春.药似得,脑子里全是男人那玩意儿。不把肚子里那团火浇灭,别想善罢甘休!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办啊?我这棒子还硬朗着呢.....”龙根低头瞅了瞅裤裆那玩意儿,大家伙昂着脑袋儿,示威似得。

    炕上沈丽红叫得黄昌,小缝儿里塞了个电动男朋友,“嗡嗡嗡”的震动着,小细缝儿震出一坨一坨的白色浆糊。

    “啊....啊.....啊.....小龙,啊....好舒服啊.....嗯哼....”爽的连人都不认识了,可能是真的爽了吧。

    龙根摇摇头,一把扯过陈香莲,撩起裤子,一棒子塞了进去.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