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三章 见老丈人

    纸包不住火,这是真理。

    天庙乡副乡长李良调戏、强.暴妇女的事儿曝光之后,何文峰就知道了女儿离婚的消息了。想想也好,这样的女婿还不如街边的公狗!

    闻讯之下,得知女儿受了欺负,护犊子成名的何文峰背地里不知道使了多少损招收拾李良,李良差点儿没死在局子里!

    生怕女儿想不开,何文峰更是三天两头打电话关心女儿,就这一根儿独苗,结婚不到一年又离婚了,能不心疼?

    可打电话,不是在忙就是关机,正经事儿没聊上两句,女儿借口又要睡觉了。弄的何文峰心里悬吊吊的,生怕女儿想不开,一个人呆在穷乡僻壤出了啥事儿,留下自己一人儿还杂活?这段日子愁眉苦脸,吃啥啥不香,睡也睡不着的,人都瘦了一圈儿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,何文峰很开心——昨晚女儿打电话,要回家一趟,还说带了个男朋友回来!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女儿是走出阴影了啊。”何文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长长出了一口气,总算了了一桩心事。

    老婆在女儿很小的时候就走了,留下父女俩相依为命。自己三十多岁便当上了庆元县副县长,县长当了也有五六年了。哪里有空照料女儿,别说开家长会了,孩子生病住院了,还是邻居往医院送,照料。

    父女俩怎么会没有隔阂?

    当初跟李良结婚,自己就不同意,那小子油嘴滑舌的,言辞闪烁,一瞧就不是好东西。可女儿咋都不干,要死要活的跟李良好,没办法,只能同意!还用了些手段给李良弄了个副乡长当当。

    看吧,结婚不到一年果然出了事儿!

    “对,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把关,绝对不能让女儿再受伤害!”想到女儿即将带回来的新男朋友,何文峰捏了捏拳头。

    面子倒是不在乎,关键女儿得幸福!谁要再敢欺负自己女儿,老子就跟他拼命!何文峰这次铁了心了!

    想了想,来者是客。相相面儿而已,别整得跟县官人审犯人似得,换了衣裳出去买点儿菜,给女儿接风洗尘。天一亮就在厨房里忙活起来,嘴里还哼着小调,看上去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“女儿喜欢吃小鸡儿炖蘑菇,嗯,再整个小葱拌豆腐。对了,那男的该吃点儿肉啥的,炒个蒜苗回锅肉,女孩子在意身材,炝炒个凤尾吧.....”背着菜单儿,何文峰忙了起来。脸上乐开了花,比娶媳妇儿还喜庆,差点儿没整个秧歌队来跳跳舞什么的了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“喂喂喂,我这还没准备好了,见啥家长啊?太突然了,我紧张啊.....”一听说要见家长,龙根一路上就琢磨着咋下车了。

    自己大好男儿一枚,裤裆更夹着举世无双的大家伙,想日什么样的婆娘没有?况且,自己早就预定好了媳妇儿,小芳!咋现在还去见何静文的老爹了呢,一眨眼冒出俩老丈人,龙根凌乱了。

    “准备啥啊?我爸平时就喜欢喝两杯,到时候你陪我爸好好喝酒就成,把他老人家伺候舒服了,你的事儿保管成!”何静文一边开着车,一边笑着道。心里美滋滋的,没想到就这么拐了个男人回家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男人不一般呐。

    “别,今儿我看了黄历,不宜出门,访亲!见家长多隆重的事儿,马虎不得,要不,换个日子?”龙根心虚啊。

    听何静文这sao婆娘说,她老子是个牛皮哄哄的人物,牛得在庆元县跺跺脚,就得发生大地震的人物!

    如此牛.逼的人物,要知道自己收她女儿当妾侍,还得不把自己给废咯?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,你停车,我去商店儿买点儿啥礼物什么的,空手见家长可不礼貌!你八不爱喝两口吗,我去整两瓶二锅头!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!”何静文白眼一翻,有些不耐烦。“家里啥都有,买啥啊买,浪费钱的事儿。不用买了!”

    “别啊,小祖宗,我不敢去啊。小姐,咱们俩不熟好不好,我跟你啥关系啊,非得拉去见你老爹?”

    龙根带着哭腔求饶,村里见到李三水裤裆那玩意儿闹罢工似得,硬都硬不起来;现在又得去招惹一只老虎,不存心把自己送火坑里吗?

    “啊呸!”

    何静文啐了一口,大眼珠子一瞪,没好气骂道:

    “你个小混蛋,把老娘日了无数回,差点儿给你怀了娃,你居然说不认识老娘?信不信老娘冲上山崖,跟你来个同归于尽?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去,我去还不成吗!我去见,去见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龙根吓得脸儿都白了,一车两命的事儿,开不得玩笑。自己死了倒是无所谓,村里那些婆娘,所有自己日过的婆娘,不得跟着殉葬。

    是啊,活着还有啥意思啊?难不成世上还能找到比自己裤裆那玩意儿还大的?

    “哼!得瑟!”何静文露出了胜利的笑容,哼了哼鼻子,趾高气昂!

    龙根翻了翻白眼,没吭声,心里嘀咕开来。

    妈的,见就见吧。啥玩意儿大不了?管你娘哪儿来的大人物,老子就日了你女儿了,你能怎么地?老子不信了,你还敢日你女儿不成?至于小芳那面回头慢慢再解释吧,只要小芳不怀孕,还能拖段日子。

    再说了,那边儿不还有个sao包丈母娘帮衬着吗?怕个求!

    龙根啥也没带,也懒得问啥了,眯着眼睛靠在垫在上,呼呼的打着呼噜,跟打雷似得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爆胎了呢,那呼噜一高一低,蜿蜒曲折,一惊一乍的没把老太太给吓着咯!

    庆元县,西南地区的小县城,整个西南地区,山势陡峭,发展的并不好。可老话说的好,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!”好歹是个县城,比起柳河乡来说,大了太多,也奢华了许多,红墙绿瓦,马路宽广。街边上走过的那些婆娘都妖艳许多!

    天热一眼倒也瞧不出那些婆娘胸前两团的尺寸,脸蛋儿、皮肤却没得话说,白白净净跟洋娃娃似得,那眼睛眨得,能把人魂儿给勾跑咯。性感裹着丝袜的修长美腿,藏在裙子下面,高跟鞋踩的意气风发,跟士兵打仗似得威武!

    “县城不愧是县城,好多漂亮婆娘!嘿嘿,等着你龙爷爷来吧,老子迟早有一天日翻了你们!”心里贼笑两声,跟着何静文往家里走。

    小区挺幽静的,街道外面种了一排排银杏树,叶子渐渐黄了,落在地上漂亮的很。估计有些年头了,直接得有六七十厘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哟,你老爸挺会选地儿住啊。多适合人类生长啊,怪不得你这两陀养的那么肥,嘿嘿!”冲何静文眨眨眼睛,朝着胸口一弩嘴儿。何静文气得暴跳如雷,抬脚踢过去,人早就跑远了!跺跺脚,愤愤不平的撵了上去。

    何静文现在是真有些担心了,父亲严肃认真,不苟言笑,做事更是一丝不苟;而这个未来女婿呢,油腔滑调,从来没个正经。脑子里不是想着婆娘,就琢磨着怎么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一见面不会打起来吧?哎,只能自己努力了。”摇摇头,何静文往楼上爬去。

    这房子自打自己出生,一直住在这儿,感情挺深的。隔壁以前还住着一个女孩儿,叫什么芹来着,后来搬走了。小伙伴不见了啊....

    “这间房子是不是?”龙根指着301房间,问道。

    何静文点点头,正准备掏钥匙呢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龙根抬着脚对着门踹,何静文脸儿绿了。气得牙门儿直哆嗦。

    小混蛋究竟是来见家长的,还是来要帐的?土匪呢这是!

    “找啥钥匙啊,自家人,随便点儿。”龙根白了何静文一眼,抬脚对着门又是两脚踢了去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

    可怜的门啊,这些年好多人登门送礼,敲门都不敢太用力了,这混蛋居然,居然直接拿脚踢?作孽啊,这是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,你没看见旁边有门铃按钮吗?想把老娘的家给拆了是不是?”何静文终于忍不住了,恨不得俩嘴巴扇过去。

    太气人了!小王八犊子!为了他的事儿到处奔波,现在都好,踹自己门儿了,估计老爸待会儿瞧见了,得,啥都别想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别敲了别敲了.....”两人正在对视,房间里传来一道声音,和急匆匆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龙根冲着何静文神秘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在房间门打开的瞬间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呢?回自己家就能随便吗?敲门要轻点儿,你那么用力干嘛?土匪啊,收账的高利贷啊?”

    “额?”何静文傻眼了,脑袋里嗡嗡响,一时居然忘记给自己辩解两句了。

    龙根头一转,见着了何文峰,就是何静文老爹。

    小老头长得还是挺帅气的,就是有些老了,估摸得有五十岁了,中等个头,微微有些发胖。和颜悦色的笑容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?伯父好,伯父好,初来乍到也没带点儿啥,你别笑话,路上走的急,买了点儿水果,结果让静文给吃了。哎.....”龙根叹息着摇摇头,无奈道:“这孩子太没礼貌了,还踢门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爸,我,我没有....”何静文急的直跺脚,险些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何文峰摆摆手,“没事儿没事儿,进来吧,外头怪冷的.....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