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 傻子不得了

    “臭婆娘,弄断了老子的双腿,抢了老子的村支书,现在连地都给老子挖了!”陈天明气得直哆嗦,额头上青筋暴涨,咬牙切齿,垂足顿胸,要不是腿不方便,真想冲过去,狠狠得日一日这sao婆娘!

    自己容易吗?前前后后忙活了十多年,背后不知道塞了多少红包,才当上上河村一把手,当上了土皇帝,吃喝piao赌也好,招摇撞骗也罢,那都是应该的,自己付出了啊。

    可现在倒好,自己成了废人,儿子成了废物,兄弟啥的都装乌龟王八蛋了,没人敢帮自己说话了,就连婆娘都卷铺盖走人了,唯一留下养家糊口的田地,没了!

    陈天明能不着急?

    “沈丽娟,你.他.妈.的欺人太甚啊你,啊,老子怎么你了,这么报复老子,是不是想赶尽杀绝啊你!要真想要老子的命,你直说,老子现在就把命给你撂在这儿!”陈天明差点儿哭了。

    光秃秃的脑门儿,稀稀拉拉的几根儿杂毛,都泛白了,医院待了快一个月,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儿,不知道是不是陈二狗没把自个儿亲爹照顾好,远远闻着一股屎臭味儿。身上那件白衬衫都快成灰衬衫了,瞧得人心里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“二狗,给老子拿把刀来,老子今儿要死在小卖部门口。欺负人啊,简直就是欺负人啊....哎哟喂,还有没有天理啊?老天爷,你睁眼瞧瞧啊,还让不让人活了啊......”自打断腿之后,陈天明就没觉着自己还有啥脸面,坐在轮椅上,拍打着双腿,苦苦哀嚎,跟亲妈死了似得。

    陈二狗立在一旁,无精打采的,进医院了一趟,整个人也瘦了,一脸的惨白营养不良似得,站在旁边跟个娘们儿似得搓着衣角。看来裤裆那玩意儿真是给废了,不然不可能这么娘炮啊!

    “陈天明,我敬你是老支书,不跟你吵。不过我希望你能弄明白,收购、征用你的地,那是上面的意思,并且产权已经不属于你了。从法律上来说,与你无关,我完全可以不用理会你!”沈丽娟俏脸微寒,老东西居然撵到家门口来了,跟饿狼似得叫唤。

    一开工,父子俩就装尸体似得躺在工地上,根本没法开工,这会儿倒好,撵到屋子里来骂了,真以为老娘好欺负是不?

    “还有,我告诉你,你当村支书的时候,还有一些烂账希望你能解释一下,凭空少了十三万八千多块钱,去哪儿了?”沈丽娟步步紧逼,脸色阴寒,双眸怒视着陈天明,像毒蛇的眼睛似得。“当着大家的面,咱们好好算算这笔帐!过几天我还得去给乡长汇报工作呢.....”

    “你!”陈天明闻言一愣,为之语塞。

    陈天明是真有些怕了,贪污受贿啥的,自己全都干过,欺上瞒下岂止十多万块钱?二十万都不止!

    上一次何静文下乡批斗魏文武的事儿,自己也听说了,原本自己也逃不过的,幸好躲在医院,没查到自己那儿去。时间慢慢长了,就过去了呗。哪知道这婆娘旧事重提,自己不就进去了?

    “陈天明,老实交代啊,你怎么不说了?”沈丽娟冷笑两声,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自己不怕麻烦,不怕苦,就怕死缠烂打的人,现在的陈天明烂命一条,啥都不怕。豁出去了整,怕谁也惹不起。谁愿意跟一废人斗气儿,可现在不斗气儿还不行了。只能搬出何静文,吓吓这老东西。

    效果还挺不错的,老混蛋立马就焉了,跟霜打过的茄子似得。

    “天明大兄弟,我看这事儿就算了吧,别闹了。土地征用了就征用了呗,有啥大不了的?这不还有补助款,还有征用费吗?不比忙活一年挣得少,人还不遭罪,挺划算的啊。”李三水是老好人,站出来打圆场。

    同一个村儿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,闹凶了以后还咋处?而且,土地承包租让,这是好事儿,至少自己天天不用下地干活了,帮着干活还有工钱领。不比在外面打工挣得少,还能帮着照顾家里一把。

    “呸!”不劝还好,这一劝陈天明反倒是来劲儿了,红红的眼珠子跟兔子似得,瞪得溜圆,“李三水,你别他.妈.的装好人!哼,别以为老子不知道,这臭婆娘当上了村支书,啥好事儿都便宜了你老李家,你当然帮着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钱?老子不稀罕,老子就要我的土地,就乐意种庄家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....”李三水是个老实的汉子,陈天明这一说,背着手气呼呼的走了,好心当成驴肝肺,还上天了呢。

    沈丽娟微微皱了皱眉头,很不爽快。这老东西真杠上了是不是?

    “沈丽娟,老子不管啥贪污啥受贿的,老子啥也不知道!现在老子就问你一句话,土地你还不还?不还,老子一头撞死在这儿!你就等着哭吧你.......”

    “无赖!”紧咬着银牙,眼珠子差点儿横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活不要脸,死不要脸的老混蛋,跟强迫有啥区别?

    “滴滴.....滴滴.....嘀嘀嘀”

    几声喇叭骤然响起,村头路边卷起一捧尘土,卷入空中,一辆警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从车上走下来三个穿制服的男子,一脸横肉,瞧着怪吓人的,铁青着脸,见谁都像自己杀父仇人似得。尤其是腰间鼓鼓的,会不会是揣着手枪呢?

    电影里,那些警察可都这样,看不顺眼就要掏枪,“碰碰”两枪就给蹦了!这几人不知道有没有那么暴力了!

    “龙根兄弟,到了啊。”方正走到龙根跟前,笑了笑,伸手递了一根儿烟,软云。

    龙根抬头四处瞧了瞧,呵,陈天明这老东西还真有本事,围观的人还不少,断了双腿还不老实,看来只能把你扔进局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嘿,那不龙傻子吗?狗日的,啥时候认了这门亲戚,啧啧啧,瞧瞧,警察都给他散烟点火呢....”

    “是啊,龙傻子发啥财了,还是咋的。瞅瞅,那衣裳,呵,白衬衫还打着领带儿。这咋回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屁!不知道别乱叫,啥龙傻子,龙傻子的。人小龙可聪明了,听说村里土地承包就是小龙去乡上申请下来的,还有那些专家教授啥的,都是人小龙请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,不是傻子吗?咋,咋还那么聪明了呢?”

    “以前是傻,可现在好了啊。听说,这病时好时坏的,好的时候跟正常人没啥两样,还聪明的很。对了,听说小龙在城里读驾校,学开小汽车呢....”

    “啧啧,这个傻子不得了了....”

    龙根一出现,沈丽娟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。也不知道为啥,只要小混蛋在跟前,就像有了主心骨似得,啥也不慌了。

    “龙傻子,你个狗杂种,你终于回来了!弄断老子双腿,赔,你给老子赔钱来!”龙根刚一出现,陈天明就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睛瞪得跟牛铃铛似得,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龙根给撕了。要不是这个狗杂种,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?儿子怎么可能断了根儿?

    “二狗,拿刀来,把这个狗杂种给劈了,快!”陈天明疯了似得,冲着陈二狗直嚷嚷。

    陈二狗愣了愣,心里有些发怵。旁边可站着三警察呢,冲过去不找死呢吗?

    “哼!”方正哼了哼象鼻,斜眼儿瞪了瞪陈天明。当自己不存在呢,好歹也是柳河乡派出所所长,说出去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。这老东西居然目无王法,敢骂龙根兄弟,真不给自己面子!

    “嗯,乡亲们好,我叫沈宏,派出所所长。何乡长命令我,把一切阻碍农村发展的顽固分子带走教育!”方正挺着大肚子站了出来,清了清嗓子,中气十足喊道:“顺道带回陈天明、陈二狗父子俩,进行调查!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,给大家一个答复!”

    “啊!”陈天明懵了,这,这啥情况?

    自己刚出院,就要进局子接受调查,太悲剧了点儿吧。

    “啊,我也去啊?”陈二狗吓了一大跳,“那个,那个,我没当官儿的啊,我去干啥啊我?”

    陈二狗立马就把老爹给出卖了。

    听人说局子里不好呆,里面全都是土匪强盗杀人犯啥的,进去就得脱层皮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抓陈天明的啊....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瞧瞧人小龙跟所长的关系,让人羡慕啊。以后得跟小龙好好处处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以前就当成傻子了,哪知道人傻子也有咸鱼翻身的时候。唉,陈天明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咯,这幅样儿进了局子不等于死?”

    听着周围议论纷纷,龙根也不出声儿,慢条斯理抽烟,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,跟孩子似得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,何乡长还说了,养王八是乡里的决定,希望大家支持配合龙根兄弟的工作,目前,养王八所有事宜都全权交由龙根兄弟处理!乡亲们,这可是关系到发家致富奔小康啊,谁要闲来没事喜欢找麻烦,柳河乡派出所随时欢迎你光临!”方正又跟了一句。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了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