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六章 被脱裤子

    “你说我当着全村人的面儿说出来,你会是什么下场?要不要我告诉三水叔啊?嗯?”龙根步步紧逼,咄咄逼人,露出一排森白的牙齿。笑得无比灿烂,陈天松却感觉如入冰窖,浑身冷得发抖。

    警惕的看了看一旁的瞧热闹的李三水,脸更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怎么好意思啊,好好的老师不当,怎么学强.奸犯啊,学强.奸犯也就算了,连自己的小.鸡.鸡都照顾不好,你说你下辈子的性福生活可咋办啊?”龙根坏笑连连,乍一看,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,可仔细一听。

    不对劲儿啊。

    是啊,陈云松不乡镇上教书吗?没到放假的时间,怎么搁家待着呢?龙傻子一口一个“强.奸犯”的,别是陈云松犯了啥毛病。出了事儿吧?

    “你,你,你胡说!”陈云松抹了一把额头冷汗,步步后退,地上白骨遍地,险些绊到在地上。吼了一嗓子,却没啥底气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明白人,招子亮得很,一看便知道陈云松没底气,两颗眼珠子闪烁、游离不定。

    “我胡说,你敢不敢把裤子脱了给大伙儿瞧瞧啊,要不我这会儿打电话让乡镇小学的几个老师来给你作证,翻翻口供啥的啊。”龙根笑脸盈盈。

    反观陈天松,面若死灰,像泄了气儿的皮球似得。

    “难道龙傻子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才傻子呢?瞧瞧人小龙,长得眉清目秀的,又是弄王八池子,又是手机啥的,还认识派出所所长,能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依我看,小龙说的肯定没错,你们瞧瞧陈天松,脸都吓白了。肯定错不了!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乡下就这样,人云亦云,只要一人吼起来,大伙儿抱团一个劲儿的叫嚷,谁也拿他没招儿。

    可,这会儿李三水火了。

    自家兄弟死于非命,结果都还没调查出来呢,这会儿听说自己女儿险些被陈天松祸害,能不急眼?

    “陈天松,你个狗日的,老实交代,是不是欺负小芳了?说!”

    李三水劲儿大,乡下的汉子粗狂的很,啥话不说,先一个大嘴巴招呼过去,扇得陈天松人仰马翻,嘴角都流血了。

    “我....我...我....”支支吾吾说了半天,没打出个屁儿来,李三水又火,搂着领口,“砰砰”两记老拳给陈天松砸了过去,砸得口鼻流血。

    众人慌忙上前拉架。费了好大的劲儿,这才把人给拉开。陈天松哭天喊地的痛叫连连,李三水气得腮帮子绯红,瞪红了眼珠子恨不得冲上去咬他两口。

    太不是东西了,小芳刚到学校那会儿,自己还捎去一口袋米,拖这王八蛋好好照顾小芳呢,有啥帮衬一下什么的。现在倒好,险些没把小芳给糟蹋了。多亏了人小龙啊。

    “三水叔,别担心。这狗日的没得逞,小芳被我给救了。”龙根宽慰道,多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日了人女儿,又干了丈母娘,现在面对老丈人,总不得劲儿,裤裆那玩意儿立马老实多了,担惊受怕的,生怕给剪了。那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真搭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畜生啊!畜生!”李三水绷碎了牙齿,急得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,还人民教师呢。

    “嗯,为人师表,却做出此等下流龌龊之事,当真是该死!是该好好惩罚啊惩罚,回去我会抓一抓老师素质的教育,在这儿,我给大家道歉了。”陈明铁青着脸,瞪了一眼陈天松,冲着四处微微弯腰,以表歉意。

    心里对老陈家这几兄弟恨之入骨,恨不得剥了这些杂种的皮。妈的,自己屁股没擦干净,却着急送礼,找场子。

    偏偏自己这手贼手见不得钱,火急火燎收了下来,原以为不过蹦面子踢场子的事儿,却弄得如此复杂。现在连自己也搭了进去,帮恶人出头的官儿能是好东西?

    “我兄弟可能生活作风有些毛病,可龙傻子,你也不是好东西。背地里坑蒙拐骗的,用手段骗了我哥的天地,毁了庄家。这事儿你怎么说?”陈天松没脸说话了,陈天云又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钱都送出去了,陈明能不帮忙?事儿闹到这一步,大不了鱼死网破,也要找回场子!

    陈明跟方正都没吭声,方正是知道龙根的劣根性,阿猫阿狗都能收拾他了,那何静文不成废物了吗?

    陈明也想瞧瞧,老陈家的人究竟犯了多少事儿,掂量掂量,能不能把这事儿给撇清了。

    “陈天云,还是那句话,拿出真凭实据来,吴贵花也在这儿呢,咱们当面对质啊。我用了什么卑劣手段,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。别一口一个“非常手段,非常手段”,凭这些东西你想干啥?想把我龙根弄死?告诉你,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最好有些真凭实据才好。信口开河,可办不了事儿啊。”陈明眼睛微眯,淡淡道。

    陈天云眼皮抽动,目光阴冷。这话咋能不明白?

    ——要是你拿不出真凭实据来,即便收了你的钱,也帮不了你们老陈家啊。

    方正,龙根也抱着棒子笑看着陈天云,周围大伙儿窃窃私语,说的啥听不清楚,不过陈天云明白,不是啥好话。

    自己婆娘让魏文武日过,在村里本来就抬不起头了,今儿诬告龙根,要不捕捉一些东西出来,自己这脸可就丢到家了啊。

    “说啊,陈天云,说说看,我到底用了什么办法,把你侄媳妇儿怎么了?她怎么就乐意转让这块地儿了呢?”龙根又催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天云急眼了,红彤彤的眼珠子盯着龙根,气得牙根儿直打颤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把贵花日了,她就把地给你了。你把贵花日了!”

    周围寂静一片,连龙根都愣住了。脸上原本带着淡淡的笑意,也在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,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村里人谁不知道,龙傻子是个天萎,裤裆那玩意儿根本就用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陈天云,你咋还不如你弟弟会编故事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陈家是怎么了,连故事都不会讲了,来,换个新鲜故事讲给大家听听啊......”

    方正一脸愕然,瞅着龙根裤裆那一坨,低声道:“龙根兄弟,你,你那个玩意儿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小混蛋可恶是可恶了一点儿,裤裆那玩意儿怎么就是个废物东西呢?”陈明眉头皱了皱,回头又瞪了陈天云一眼,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老陈家都啥人啊,说瞎话不带睁眼睛的吧,明明人裤裆那玩意儿是个烂货,偏偏说人家日了他侄儿媳妇儿,这不扯呢吗?

    “呵呵.....”龙根讪讪笑了笑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心里却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自己跟村里婆娘那些事儿,难保不会被谁不小心说出去,陈天云知道些内幕到情有可原,毕竟他婆娘也是自己的禁脔,后宫之一。如今也是相当坚挺的炮友,为了大棒子不顾一切,险些与自家男人撕破脸皮!

    “妈的,你说日了就日了啊,谁信你的屁话啊?总不能把老子裤子扒了,找个漂亮婆娘脱光了勾引自己吧?”龙根暗暗定了定神,微微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沈丽娟等婆娘互相对视一眼,贝齿轻咬,神色里尽是担忧。

    其实,乡下这些事儿多了去了。今儿凑巧你把我婆娘日了,明天你婆娘说不定就出去借种偷人了,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可,啃蹄子,打野食毕竟上不得台面,私下瞎扯两句也就得了,谁拿出来说啊,打人脸嘛不是。

    这下让人给戳穿了,不就成了众矢之的,过街老鼠?

    “你叫陈天云是吧,周围大伙儿的话你也听见了,龙根兄弟那方面有些障碍,”方正笑笑站了出来,看了看龙根裤裆,认真道:“不过,咱们都是讲道理的人,办案更是讲究程序,讲证据的地方,你要相信,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!”

    “不过,丑话说在前面,如果龙根真的被冤枉了,我要以诽谤罪将你收押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天云吓了一跳,自己不想坐牢啊,不过胡掐一句,何必当真呢?

    方正冷笑,突然,猛地一把扯下了龙根的裤头。朗声道:

    “来,大家都看看,都看看龙根的小兄弟,能不能日婆娘?”方正没去看龙根那玩意儿,四周却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哇,好大的一条蟒蛇啊....”

    “好黑的宝贝啊。”

    “妈呀,那玩意儿软条条的,都快垂到地上了,太长了。这要硬起来可咋整?”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龙根郁闷非常,却不知道该咋整?恨恨得瞪了方正两眼儿,暗骂道:“杂种,没事儿脱老子裤子干啥?他.奶.奶.的,脱就脱吧,你好歹给老子招呼一声啊?也没个准备啥的,万一出来两个漂亮婆娘,硬起来可咋办?”

    转过头,龙根看着李三水那张惊愕的脸,顿感后背生凉,裤裆那玩意儿安静的很。

    这也是无奈之举,只有看着未来老丈人,心里才会生出一丝内疚,脑子里浮现出老丈人拿着剪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景象,小龙根顿时沉寂了下来......

    而李三丑却是无比惭愧,这玩意儿软的都比自己硬得长,丢人啊..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