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教练很寂寞

    沙发肉搏,具体博了多久不知道,无从考究。

    反正到了后面,穴口绷大了,日得都吐醉水儿了。大棒子都磨得出豆浆了,险些把沙发给撞塌了,才算完!何静文累的跟死狗似得,哈驰哈驰的喘气儿,最后被龙根抱到卧室里,蒙着脑袋儿沉沉睡去,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起床。

    简单洗漱了下,撇着腿上班去了,床上依然响着雷声一般的鼾声。笑着摇了摇头,这才出了门。注定一辈子的冤家啊。

    玩归玩,闹归闹,婆娘日了,李良也收拾了,是该干正事儿了,是该去驾校溜达溜达了,啥前儿学会了开车,再日两个富婆,小汽车不就有着落了吗?有了小汽车多带劲儿啊,一天四处溜达,到处把妹儿。

    瞧见漂亮妹子,一亮大棒子,拽上车,山上一阵猛捅。还省了开房的钱,多划算呐。

    “长城驾校”,柳河乡唯一一所驾校,按理说生意应该火爆点儿才对,可偏偏没多少人气儿,上午九点半的时候,太阳已经出来了,教练场上,却空无一人。就剩两辆桑塔纳教练车忍受着烈日暴晒。

    长城驾校不小,占地约莫五亩左右,偌大一片平地,跟学校操场似得,跑出头都得累的跟死狗似得吐唾沫星子。

    龙根倒没觉得啥不对劲儿,柳河乡穷乡僻壤的,别说会开小车的人了,不少人开拖拉机都够呛,稍稍有点儿钱的,胯下夹个摩托车就洋盘的不行,风吹的头发都竖起来了,拉风的很。

    因此,读驾校,开小车的人少之又少,因为有钱的人太少了,11路公交车做惯了,乡下人再远的路,都习惯火腿狂奔,还省油,环保生态!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龙爷爷天天把着方向盘,想杂玩儿就咋玩儿,教练围着老子跑!嘿嘿,老子就喜欢被人环绕的感觉,众星拱月啊!”龙根摁了一把裤裆那玩意儿,雄赳赳气昂昂的找教练去了。

    心里却盘算着,有个漂亮大胸妹子全程陪伴那就更好了。嗯,何静文不能来,对,让小红她们三轮流来伺候爷,晚上就把这事儿给落实了。

    驾校办公室相当简陋,两间教师,两间约莫十五个平方大小的办公室,里面就摆了一张桌子,一个文件柜子,就算完了。

    “咦,咋没人呢?今儿不是礼拜天啊......”龙根嘟囔了两句,东瞧瞧,西瞅瞅,就是没瞧见活人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“咚咚咚”

    “唉,有人吗?有人吗,打这儿路过,借口水喝,喂,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次奥,老子是来练车的...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龙根连着敲了两下,顿时有些火了,什么情况这是?

    大门开车,教练车场上摆着,却没瞧见一个人,这也不到午饭的点儿啊,咋回事儿啊?

    “有人没有啊,我自己把车开走了啊....咚咚咚”连着又是两脚,门踢了一条缝儿。

    “有....”龙根扯着嗓子又要吼。

    这时屋子里却传出了声音,一个婆娘不耐烦的声音,不耐烦归不耐烦,声音却好听的很,清脆跟鸟儿叫唤似得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催命啊催,真是的。来了....”

    嘎吉一声,门开了。一个婆娘杵在面前,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儿,跟何静文身上的味道差不多。

    龙根眼前一亮,仔细瞧了瞧。

    哟呵,这婆娘长得不错嘛。柳叶弯眉大眼珠子,水汪汪的,高挺的鼻梁下面一张樱桃小嘴儿,胀鼓鼓的胸脯,跟俩排球似得,就是个头稍稍矮了些,身材微微有些胖。

    胖好啊,这婆娘皮肤白,身体壮,遭得住日啊。一棒子扎进去,浑身一颤,白花花的肉片一阵乱晃,瞧着多舒服!

    再认真看了看,龙根微微皱了皱眉头,这婆娘脸色红润,眉头中间有一颗小红豆点儿,站在面前两腿不自然的撇开,跟刚刚开了花苞的小媳妇儿似得。不过瞧着年纪不像黄花大闺女啊,估摸着三十都出头了。

    “衣衫不整,脸色潮红,腿还并不拢!次奥,这sao婆娘不会正在屋里打野炮吧?不对啊,没听见叫.床啊,那.....对!一定是在自己抠弄!”

    龙根不傻,把妹儿更是无数。瞬间想明白了其中关键,顿时心猿意马了,起床到现在裤裆一直闹.革.命,顶着裤子难受的很。心里正盘算着找个妹子来陪练呢,呵,这不正好吗?有个现成儿的。

    “催什么催?鬼撵来了是不是?真是的....”袁红翻了个白眼儿,很不客气的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袁红恼火得很,心里窜着一团怒火似得,搞得人心焦火燎的。家里男人不在,开长途车去了,十来天不着家,哪个做婆娘的受得了?今儿自己值班带学生,一大早就来了,等了好久没人,干脆躲在办公室自己抠吧抠吧,稍微解决一下生活困难啥的。

    抠得正来劲儿呢,那水哗哗的流,眼瞧着高.潮要来了,门外来人了。原想着,装作屋里没人儿,自己加把劲儿抠弄抠弄,早点儿到点儿。

    可哪知道,门外那王八犊子,敲门特执着,劲儿也越来越大,起初扯开嗓子吼,接着拍门,最后居然用脚踹。自己要再装哑巴,冲进来,那可就赔大发了。给人瞧完了,以后还咋带学生开车啊?

    这才起身开了门儿,见着龙根能有好脸色?

    好比男人大棒子硬了,自己也流水了,正准备进洞了,突然,男人心脏病犯了,遭了,日不成了!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sao货啊!”心里骂了一句,瞄了一眼办公室地上的一滩水,估计还热乎着呢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,赶紧说!”袁红没啥好态度,好事儿都让人给败了,还能有好心情?自己可没那么大的肚量!

    龙根嘿嘿笑了笑,一脸憨态,“教练,那个你贵姓啊。我叫龙根,你叫我小龙就行了。我是来练车的,不知道你有空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咕噜!”望着挺立起的大大胸脯,忍不住吐了吐口水儿,白色衬衫里,穿着黑色罩子,领口都快撑爆了,好威武的两座巍峨雪山啊!

    袁红皱了皱眉头,有些厌恶的瞪了龙根一眼,冷声道:“你去车那边等着,我接杯水就来!”

    “教练你渴了啊,我这儿有根儿大水管,喝水方便得很哦。”龙根又贴了上去,眼睛里尽是坏笑。搓了搓手,强忍着没一把抓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袁红连忙退了一步,一脸惊惧!

    袁红是过来人,常年抛头露面外面跑着,知道自己有几分紫色,尤其胸脯那对大.奶.子更是不知道引诱了多少人。老实说,男人不在家的时候,也有想入非非的时候。可,骨子里的高傲和内心道德底线却不容许自己这么做!

    因此,情愿自己抠弄抠弄,也不愿跟别的男人擦出点儿火花,磨点儿豆浆啥的。这才憋了两颗痘痘来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儿拉去,老娘不是那种随便的人!哼!”袁红一声怒吼,声音提高了些。希望镇住龙根。

    心里却怕得要死,这儿就两人,不来人喊破喉咙也没用,这混小子五大三粗的,倒过来都能把自己砸晕咯。真来个霸王硬上弓把自己日了可咋整?

    龙根缓缓摇了摇头,脸上坏笑依旧,色迷迷盯着袁红两团大.咪.咪,大片大片的白嫩细肉露了出来,深深的沟壑望不见底儿。

    “美女教练,我没有开玩笑,你真的很需要这个玩意儿,它很大,很给力哦。不信你摸摸....”龙根又上前了一步,没动手,就拿裤裆那大帐篷去顶。

    在村里的时候,大棒子有喝早茶的习惯,不吃饱了,憋的一天腰子疼,那滋味儿可不好受。今儿还没吃早饭呢,大棒子精神抖擞的很,尤其是那股淡淡的香味儿飘来,更硬了,跟钢铁似得。

    “坏蛋!滚,滚开!”夏天天热,那玩意儿一顶过来,热乎乎的,顶的袁红身子一热。整个人都快酥了似得。脸蛋儿红了起来,吼着嗓子叫了一声儿。

    龙根瞧得明白。

    sao货,脸都红了还跟老子装?一点儿都不痛快,脱裤子就上的事儿,弄的那么费劲儿干嘛啊这是。啥不好意思的,男人没啥优点,就裤裆那玩意儿最好,擅长钻洞过沟的,专治疏通管道的事儿,尤其是疏通那个地方,更是行家里手!

    “教练,咋不好意思呢。我都瞧见了,自己抠着多没意思,来,我这棒子长,伸进去给你捣腾捣腾,舒服的很哦。”龙根眨了眨眼睛,慢慢把美女教练逼到了墙角。腰背一挺,大棒子像魔法笤帚似得,袁红骑在上面,洞口的小沟渠,滚烫滚烫的,烫得人浑身没劲儿,燥.热难挡。

    “嗯,不,别,不要.....嗯哼...”

    “美女教练,实在对不起,打扰了你的好时光,如果不能弥补你的话,我会很心痛的。瞅着你也挺寂寞的,没事儿,我来满足你。”龙根突然认真起来,抓着小手往裤裆按去,“喏,教练你摸摸看,是不是很大啊?够不够你用了啊,喜欢吗?”

    袁红那个纠结,一方面心里渴望有个棒子捅捅下面,实在痒得难受;一方面要坚守啥道德贞操的,有些抗拒。

    这混小子牛高马大的,兴许能满足自己吧。

    “啊....这是什么?你裤裆你藏了什么?”刚刚碰到大棒子,袁红吓了一跳,眼珠子瞪得老大,看着怪物似得盯着龙根!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