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三章 王八犊子也装逼

    何静文款步走了过来,高跟儿鞋踩的咔嘣咔嘣响。横眉冷眼,扫了一眼穿着制服的方正,眼珠子差点儿瞪了出来。证据确凿,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徇私枉法,为一己之私,不分青红皂白,想抓走自己的小情郎,怎么会有好脸色?

    瞄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良之后,何静文的目光短暂的停留了一下,浮现脸庞的是淡漠,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。

    早在龙根把照片发过来的时候,何静文就知道,李良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!跟他结过婚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耻辱!

    背着自己跟自己的好闺蜜搞在一起,现在更是在饭厅里耍流氓,裤裆那玩意儿都扯出来了,还不能说明问题?

    “何乡长啊,你可得为小的做主啊,”龙根来劲儿了,贼溜溜的眼珠子顿时热泪盈眶,装的好像刚刚差点儿被强.奸的人是他似得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老辛酸了。

    “唉,何乡长,你说咱们学雷锋做好事儿容易吗?不求好市民奖,不求新闻奖,只为公道而提供真相,我怎么就被铐起来了啊。哎哟,老天呢,你老开开眼啊,若是上天有灵,请你咔嘣一个雷落下来吧.....劈死这群乌龟王八蛋哦...”手铐摇的咔咔直响,肝肠寸断那样儿,跟孟姜女没找到男人似得。

    何静文拿眼睛横了龙根俩眼,若不是公共场合下,非得弹他鸡.鸡,小混蛋也太能装了,瞧着哭得伤心,跟全家都嗝屁了似得。蒙着眼睛贼溜溜的偷笑,心里乐开了花,他能怕一个方正吗?连老娘都敢日!

    “哼,你也不是好东西!”何静文眼珠子一瞪,没好气轻啐一口。冷峭的脸蛋儿多了一抹红润,胸脯两耸高山微微轻颤,说不出的秀色可餐。

    龙根讪讪笑了笑,没有再说啥。

    她何静文不是笨蛋,估计也瞧出来了,李良的事儿是自己设计的,不能哪能那么凑巧?恰好就在同一家餐厅遇见了,照片不偏不倚的给自己发了过来,不就是让自己过来瞧的吗?

    只是,何静文弄不明白,小混蛋是怎么勾兑上李良的,李良到柳河乡可还有五十多公里地儿呢,柳河乡山路盘旋,没大半天功夫赶不过来。也就是说,小混蛋设计这事儿很久了,却瞒着自己!

    “何,何乡长,那个伤员病情太重了,这事儿你怎么看?”方正也不是吃素的,虽说何静文是乡上一把手,却也无法做到只手遮天。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让自己下不来台,成,那老子就把烂摊子交给你了,老子也没啥亏的,就是日不成小红那婆娘了,以后机会多得很!

    “我怎么看?我看什么?我又不是元方!”这会儿心里正添堵呢,王八蛋又给老娘出难题了,当即一声冷笑。“一切按照程序走!伤情严重又怎么了,难道女人天生就是被男人欺负的吗?”

    一语双关!

    瞪了瞪方正,冷眼瞄了瞄地上呻吟不断的李良,最后又白了龙根一眼。这些臭男人,就没一个好东西,脑子里就琢磨着咋欺负女人了,咋日漂亮婆娘了!

    “呃.....”方正一愣,贼溜溜的小眼睛瞧了瞧龙根。

    不对劲儿啊,何静文瞅着龙根的表情咋不对劲儿呢?是老熟人的状态啊,这小子也没哪儿特别啊,穿的衣裳虽说还成,可憨头憨脑五大三粗,一声皮肤黑得跟非洲难民似得,杂可能跟何静文有关系呢?

    可是那眼神儿.....两人肯定认识!

    “他.奶.奶.的!老子踢铁板了,怎么把何静文这婆娘的朋友给得罪了,亏大发了,还不知道这婆娘以后咋阴自己呢。”方正脑子里一转,马上就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“小李小王,那个,你们带着受害者,然后现场找几名目击证人一同前去!”道道上混,就别怕没脸。

    脸面这个玩意儿,有些时候可以逞强,争一下什么的。但,这个时候情愿脸皮扫地,脱光了大街上溜达,把老爹老妈的脸给丢没了,也不能得罪何静文!

    古人有云:“天下小人与女子难养也!”能跟小人齐头并进的大人物,能是一般人?

    “小兄弟,刚才实在不好意思,出了这么大事儿,哥哥我有些急躁了。”方正回头冲着龙根咧嘴呵呵的笑着,哪里还有盛气凌人的姿态?“不过,按照办案程序,还得麻烦你跟着去一趟警局协助调查,你看,有空吗?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四座惊然,方胖子今儿咋的了?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了,这幅嘴脸只有在上级视察的时候才有啊,今儿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啊?

    “嗯,可能是因为乡长来了....”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是这小伙子,身份不一般啊....”

    龙根搓了搓手,笑着道:“没问题啊,配合警察办案是咱们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!”

    临末了,转着贼溜溜的眼睛,低声道:“弱弱的问一句,那个,提供证据,配合调查,有好市民奖不?奖状啥的都是次要的,关键是有钱不?”

    龙根是个市井小民,除了鸡.巴大点儿,裤裆鼓一些,跟旁人没啥区别,念过两天书是不假,可那股书生气,早就丢在河里喂了王八!啥脸皮早就不要了,脸皮才多少钱一斤啊,能有钱来的实在?

    “这个....”方正嘴角直抽抽,回头看了看何静文,何静文一脸冷漠,没有吭声。只好无奈的点点头,“有的,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龙根眼珠子顿时亮堂了许多,跟偷看娘们儿洗澡搓奶.子似得,直放光。

    “嗯,五千吧。”方正心疼道。

    以往这些钱可都进了自己腰包,哪里会拿出来啊?而且,啥好市民奖金之类,发放金额,得视情况而定。这小子虽说提供了证据,说到底,不过拿手机拍了两张照片而已,算不得啥好玩意儿。

    又不是啥杀人放火的大案子,不就耍了耍流氓吗?旁边还有那么多目击证人呢,随便拉一个不就成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奖金,顶多也就一千来块钱。多的部分,还是看在何静文脸面上呢。

    “啥?才五千?唉,又白忙活了....”龙根闻言立马焉了,无精打采跟霜打的茄子似得。

    方正那张脸绿了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眼角直抽搐,恨不得扒拉这混蛋俩下,求玩意儿以为钱那么好挣呢。自己一个月的薪水也不过一千多块钱,五千,足足小半年的工资呢!居然嫌少了,还让不让人活了?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钱多钱少倒也无所谓,意思一下就成。重要的是,配合警方查案,实乃我中华大好男儿之英雄本色也....来,走着!”龙根摆摆手,突然变了口气,挥斥方遒得态势跟咱们毛爷爷似得。

    方正心里那个气啊,真想掏枪,一枪把着小混蛋给蹦了算逑!什么玩意儿啊这是,狗日东西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,临末了非得往自个儿脸上贴金,不装逼能死咯?

    “小混蛋!扑哧....”何静文心里顿时乐了。

    小混蛋还真有意思,叫他王八蛋还真没错怪他,这厚脸皮谁能撵得上啊,自己怎么就瞧上这人了呢?唉!

    何静文微微摇了摇头,看也没看躺在地上的李良,跟着秘书走了。自己出来只是帮小混蛋解围而已,至于李良,谁愿意管管去,跟自己有半毛钱的关系吗?

    自打知道他爬上闺蜜的床,心里就认定了,这个男人就是个混蛋!如今大庭广众之下脱裤子耍流氓,更是败类一枚,何须客气?值得怜悯吗?

    “方所长,那这事儿你瞧着办就成了。上面来人了,我去招待一下.....”何静文点了一句,方正是聪明人,能听的出来话。

    方正惊了惊,上面来人了,自己咋不知道呢?嗯,管他呢,乡长对此事已经格外重视了,自己妥善处理就成!

    “看来小混蛋把乡长也睡了啊,这小冤家,难怪这么有恃无恐!”黄翠华目送何静文离开,玲珑身段儿一消失,跟着方正一同离去。心里却是欢喜万分!

    不管小龙日了谁,以后总归是有些靠山了,虽然出来卖的,可也不能任人欺负不是,今儿这事儿也算闹大发了,谁能想到沈宏这王八犊子居然当众拆穿姐妹俩的身份,所幸小红嘴皮子利索,这才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否则,今儿这事儿怎么发展还真说不准。要办砸了,只怕小混蛋还得发飙呢!

    “烧公鸡”老板沈宏,自然也没躲过被带走调查的命运,何静文要不来,自己还能跳两下,毕竟方正吃了自己的,总归会帮忙说说话什么的,现在可不同了,方正都软了,自己硬起来有求用?

    乖乖的关门,跟着去。还有些好事的民众也跟了上去,都想瞧瞧,今儿这事儿该怎么收场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几个婆娘见何静文锄头了,说啥也要给女人争口气儿,就差没拉着横幅上街游行了。

    方正心里那个苦啊,这叫啥事儿?按理说,只要一出警,最后占便宜的肯定是自己哥几个啊,吃了原告吃被告,顺带还能免费干一炮,解解渴!如今倒好,啥也没吃着,偏偏遇着龙根这小王八蛋,把钱给骗走了。

    死得心都有了,打了一辈子鸟儿,最后被麻雀一泡屎把眼睛跟整瞎了,冤不冤呐?

    “方所长,那兄弟就先走了啊,有空我再来.....”录完口供,龙根揣着五千大洋,笑嘻嘻的出了门儿。

    方正一张肥肉脸,险些没掉下来!——王八犊子.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