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这么骚你爸妈知道吗?

    炕上,白嫩嫩的肉花滚动,**声此起彼伏,白沫飞溅。“啪啪啪”的肉浪之声,持续了近三个钟头,终于缓缓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呼呼”

    “哈....呼”

    “嗯哼...呼...”

    粗重的喘息声响起,四具赤条条的身子纠葛在一起,气喘吁吁,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六团白花花的乳山中,一根儿黑漆漆的大棒子突兀耸起,宛若一座电视塔矗立云端,直破苍穹似得。红彤彤的圆脑袋儿轻轻点了两下,一丝白色液体缓缓流下。

    饶是大棒子身经百战,健壮如虎,这会儿也日的有些累了,持续三小时的战斗,大蟒蛇累得三次口吐白沫,再不歇会,估计只有把那只五斤重的大王八给吃了,方才补得回来。

    “咕噜”一声响,肚皮里一阵翻腾,五脏庙开始抗议了。

    摸了摸肚皮,心想也该饿了,回头冲着沈丽娟说道:

    “表婶儿,我饿了,整点儿吃的呗,吃饱了咱们接着干,咋样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起来给你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帮忙。”陈香莲翻身而起,大香瓜抖来抖去,到处找内裤。

    何静文舔了舔嘴皮,不好意思躺在床上,晃悠着身子坐了起来,支吾道:“那个,那个,我不会做饭,切菜,我去洗菜吧....”

    酣战过后,三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方才那些争执抛的远远的,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,前后一起进厨房,叮叮咚咚的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大棒子就是好,专治各种不服!”三女撅着屁股蛋子进去忙活,龙根倒也乐得轻松自在,四仰八叉躺在炕上,打开电视,观摩起了动物世界。

    正演大犀牛为了种族传承,而进行的造牛计划,老黄牛趴背,多么古老而传统的姿势。只见,牛肚子下面,一根儿手臂粗细的玩意儿钻了出来,对准那条小缝儿,狠狠的扎了进去,牛屁股一阵猛烈的抽送运动。

    下面那头小牛,张望着脑袋儿,哞哞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就几分钟的事儿,没意思。”嘟囔了一句,来来回回跳着频道。

    乡下信号不好,翻来覆去也就那么两个台,实在没啥意思,倒弄起手机玩儿,这时候居然来了一条彩信。

    “咦,是黄翠华发过来的,这骚婆娘,终于想起你龙爷爷了...”嘟囔了一句,龙根打开了彩信。

    屏幕上,一条黑漆漆的小缝儿,俩片泛黑的饺子皮摊在两边,桃源黑洞流出一捧白色面浆,几根儿杂毛不合时宜的掉了下来;还有一张乳山图片,手掌揉捏着白皙大奶,奶头子都捏扁了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在干嘛呢,想婶儿没啊,嗯哼,婶儿想你了嘛,啥时候来城里一趟啊...小祖宗,我好想念你的大棒子啊,哎哟,黄瓜都整断了好几根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骚婆娘!”低声骂了一句。本打算不理,拿起手机又给回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“龙爷爷最近有点儿忙,先用黄瓜凑合用用吧,实在不行买点儿香蕉也成,捅完了洞,还能剥开吃呢。找两个漂亮姐妹儿,要那种奶大屁股撅的,不然老子来了日死你!”

    电话扔到一边,饭也好了。

    “小龙,吃饭了,快,香得很呢。哎呀,好烫....”何静文撇着腿,一拐一拐的,把王八汤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中午剩了不少王八汤,鸡汤的,热起来倒也快。沈丽娟打了几个鸡蛋,青椒剁碎了,加了些葱花,吵了一大锅蛋炒饭,香喷喷的。顺便弄了俩新鲜青菜,炒了个蒜苗回锅肉,摆了满满一桌,整的跟过年似得。

    拥有大棒子的龙根自然坐在了饭桌上首,只穿了个内裤,裤裆下面鼓起拳头大小的一坨,紧绷绷的,瞧得人心惊胆颤。生怕那玩意儿猛地一顶,把裤衩给顶烂了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吃饭,吃饱了饭,咱们接着日!”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,嚼了两口,又说道:“按照约定,等会儿得先日静文了啊。嘿嘿,你可得准备好哦,来,先给龙爷爷摸摸....”

    大手轻松破开防御,滑进大腿中间,缓缓磨砂。白花花的大腿浑圆紧致,滑腻的肌肤如水似得,嫩的很,捏一下仿佛都要破了似得。软软弹弹,更床垫似得。

    自己就喜欢这样式的大腿,看着显瘦,摸着有肉,日起来更舒服,撞得啪啪直响,掀起阵阵肉浪。

    “嗯,小龙,别,别摸,人家吃饭呢,待会儿再日,成不?嗯哼....”床上折腾了那么久,何静文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。

    五脏六腑都要开始抗议了,这混蛋小子还到处乱摸,整的人心猿意马,指头一碰那地方,就跟触电似得酥酥麻麻,不争气的流了水,夹着大腿,扭来扭去,哪里有力气吃饭啊?

    “不给我摸算逑了,我摸表婶去了。”龙根眼珠子一瞪,换了个手,摸向了一旁的沈丽娟。

    沈丽娟也不好受,下午差点儿把整个村儿都走遍了,一回家,别说吃饭,水都没喝一口。就哈吃哈吃趴在床上干了起来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,又被抓了个正着,垂在胸前的大香瓜一疼,小点儿被捏了个实实在在,“嘤咛”痛叫一声,顿时求饶不止。

    “小龙,别,别,让我吃饭成不,我饿了...嗯哼...啊,疼...”

    “不才吃了大棒子吗?咋又饿了呢,是不是没吃饱啊,咱们再来一炮?”龙根坏笑着,抓着大香瓜,使劲儿揉搓。

    大香瓜又软又弹,软绵绵的跟棉花球似得,握在手里,热乎乎的给刚出笼的包子样,舒服的很。

    “别,别闹了,小龙,肚子饿呢,让我先吃饭行吗?呜呜...”沈丽娟求饶不断,摸得一脸潮红。身子软的差点儿连饭碗都端不稳了。

    龙根这才停了手,淡淡道:“好吧,不摸了,你给我说说,下午考察的情况。我听听....”

    考察情况很是乐观,大概与龙根之前所想的一样。

    上河村四季分明,阳光充足,最适合果树种植,土壤观测显示,上河村最适合种植枣树,枇杷树;家禽养殖方面,鸡鸭最为合适,牛羊却不太现实,首先成本较大,周期太长,回本太慢了。

    再者,整个柳河乡压根儿就没啥平原地带,养的牛全都是用来耕地的,养殖的话,品种不好,而且,供牛羊吃的东西太少了,春夏两季还好,秋冬季节,干草可不长膘!因此,只能选择养殖鸡鸭。

    养鸭得注意环境问题,山河村山清水秀,水源堪比城市矿泉水,鸭又戏水,对水源污染颇大,因此薛龙建议,先养鸡!

    龙根点了点头,喝了一口王八汤,擦擦嘴打了个饱嗝。

    “既然定下来了,那就这么干吧,让两个专家明天先回去,针对咱们村的情况,找出适合种植、养殖的品种来,最短的时间内敲定!嗯,我那王八池子也该挖了啊,不能老这么拖着!”

    “先找个机会把刘雨欣日了,不是自己人办事不利索!奶奶的.....”龙根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引来了何静文三女的白眼,这混蛋小子什么逻辑?又不是那些年,日了她以后就是你的人了,死了都还是你的鬼呢,现在这社会可不一样了,那坐台小姐不知道多少男人日过了,可她属于谁?

    属于社会!

    “小混蛋!”

    “色鬼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龙根摆摆手,一脸的无所谓,瞧着三女吃饱喝足了,坏坏的笑了笑。搓了搓手,目光猥琐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,肚子填饱了,咱们三接着日呗,说好了,要日到天亮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我先去洗碗....”沈丽娟反应过来,连忙往厨房里钻。

    “我去帮忙....”陈香莲也溜了。虽说井深,不怕大棒子捅。可也不好对付,那大棒子跟泥鳅似得,一个劲儿往里钻,钻得人头皮发麻,浑身乏力。

    龙根眼疾手快,捉住何静文莲藕玉臂,往怀里一带。勾着尖尖的下巴,坏笑道:“想跑?没门儿,说好了,先日你呢。走吧,陪龙大爷好好玩玩儿去....哈哈..”

    大手按在胀鼓鼓的酥胸上,大力揉搓起来,掀开衬衫,捏着两颗粉嫩的樱桃珠子,嘴一张,“滋溜”一声,含了进去。

    舌尖儿勾动,牙齿轻咬,砸得吧唧吧唧响。手掌捂住桃源洞口,上下搓弄,两片饺子片都磨红了,一股滑腻腻的热汁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哼,小龙,呜呜呜,我,我要..嘤咛....”情到浓处,何静文主动勾住了龙根脖子,亲了上去。鼻腔发出重重的闷哼声,潮红的脸蛋无比滚烫!

    亲了两口,扯下何静文裤头,湿得内裤都能拧出水儿来了,洞口还哗哗的流着,那东西白花花的跟豆花似得。

    剥开肥厚的饺子皮,手指猛地刺了进去,“啪啪啪”的捣腾起来,大拇指揉捏着洞口正中上方的一颗小肉球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轻,轻,轻,轻点儿啊....啊啊啊....”何静文娇躯猛颤,抽搐不停。张大着嘴巴,急促喘息。

    洞口飞溅出,一捧鲜嫩的豆花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瞅瞅你都骚成啥样了,出了这么多水。唉,我问你啊,你这么骚你爸妈知道吗?”龙根坏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回答他的却是何静文**的呻吟,疾风骤雨的冲击再次响起.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