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九章 春意涌动的办公室

    “深入”研究调查了约莫一个小时,龙根才从成人用品店溜了出来,临走前,杨婷那**还躺在床上哈驰哈驰的喘粗气儿呢。

    这一泡日的时间可不短,从茶几沙发到地上,再到床上。那婆娘都去了七八回了,龙根才慢吞吞的交了货!

    “屁大点儿能耐,还卖骚?”龙根撇了撇嘴,一脸的不屑。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了,这叫啥事儿啊?

    那骚婆娘勾引自己,她爽了,就不管自己了。太没职业操守了,骚的一点儿都不够味儿,说来也怪,骚婆娘下面紧得很,包着大棒子还是挺舒服的,就是时间太短了,日到后面差点儿吐白沫子,逼得龙根草草交了货。

    可裤裆那玩意儿还顶的厉害,顶着帐篷在大街上也不是事儿。

    “得勒,找何静文去吧,有段日子没日她了,心里怪想念的。”盘算了阵儿,掏出电话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听得是龙根的声音,何静文一阵欣喜,说是办公室待着呢,让直接过去就成。

    龙根笑了笑,伸手拦了一辆三轮车,挺着大棒子径直杀向乡政府大楼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几分钟的路程便到了,说找何静文,门卫倒也没拦着,后来才知道,何静文早早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乡政府办公区域并不大,三层楼而已,大楼面前竖着旗杆儿,红领巾有气无力的飘着,跟水淹过似得,没点儿精神。院子里,两颗梧桐大数挡去了些许酷热,几只蝉子不要命似得扯开嗓子叫唤。

    灌了一口水儿,进了大厅,大厅里有示意图。何静文就在三楼,蹬蹬的爬了上去。引得众人微微侧目。

    “这谁啊?”

    “虎头虎脑的,咋跟个傻子似得呢?”

    “瞧那样儿应该是乡下娃吧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嘀咕啥呢?事儿都办完了?”一道轻叱声响起,带着点点愠怒。眉头瞄向龙根,充满了喜意。

    “小龙来了啊,快,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龙根抬头一瞧,不就是何静文吗?曼妙的身躯,领口处突兀耸起两座高山,圆乎乎的屁股蛋子撑着黑色的职业长裤,一双高跟鞋踩在地上更高了!

    “呵呵,何,何乡长好,好啊...呵呵...”龙根可不傻,好多人瞧着呢,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下来,憨头憨脑的一脸傻气儿。可不能让人瞧出自己跟乡长有一腿,自己倒没啥,反正日完就走,啥也不耽误。

    何静文不一样,是乡长,柳河乡的大人物,一把手。以后还要见人呢!

    “小龙来了啊,丽娟姐最近好不?呵呵,瞧这一头的汗水,快进来坐坐,喝口水。”何静文冰雪聪明,咋不知道龙根用意?跟着一道演戏。

    戏演完了,还不忘说了一句:“都去做事儿,愣着干啥?”

    心里却对龙根的机智感到幸运,生怕这小子一见面就摸摸搞搞的,刚才还琢磨着干脆带小龙出去找个地儿吃饭得了,也不敢去开房,盘算着开车去山上活动活动。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来了,切断了自己所有的顾虑!

    “这哪儿是傻子啊,分明就是个人精!”

    进了办公室,何静文顺手把门给关了,反锁上。情不自禁瞄向了龙根裤裆,谁能瞧的出,宽松的裤裆里藏了一条大蛇呢?

    何静文不是啥骚婆娘饥渴寡妇,可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,自打吃了大棒子之后,上班时还好点儿,一闲下来,一到晚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大棒子杵在脑子里,搞的浑身燥热,不抠吧抠吧咋睡的着啊?

    今儿,终于把大棒子给盼来了,何静文能不高兴吗?

    进了门儿,擦掉嘴角口水儿,大马金刀坐在何静文办公椅上,“嗖”的一下转了起来,舒服得很。端着何静文的茶杯,抿了一口,有点儿苦,砸了砸嘴。

    “一个婆娘家,泡这么多茶叶干啥?”龙根皱皱眉,把茶水倒了,“少喝浓茶,伤身体。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,还想不想日了?”

    何静文抿嘴笑了笑,红霞悄然浮现,一抹娇羞掠过脸庞,心里说不出的甜蜜。话不好听,可也是关系啊,浓浓的关怀与在意。

    做女人,不就是希望得到关爱么?

    “来,过来我检查检查,看看最近瘦没瘦。”还没说完,一把拉过何静文坐到怀里来。

    如同软玉入怀似得,一股淡淡的香味儿弥漫而起,裤裆那陀玩意儿没来由的一顶,顶到何静文屁股蛋子上。

    何静文翻了个白眼儿,瘦没瘦一眼不都瞧出来了吗?

    “来,先摸摸看。”龙根可管不了那么多,杨婷那儿把火给勾起来,大棒子还没浇灭呢。美女在前哪里扛得住?

    何静文正值青春年少,肌肤白嫩有弹性,长得更是条儿正盘子圆,是个男人见了都想掏棒子。

    大手轻轻握着盈盈一握的腰肢,捏了捏腰际软肉,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“腰咋又细了呢?嗯,我在看看**,别**也给瘦了,以后咋奶娃啊。”

    顾不得何静文反对,解开两颗纽扣,“嗖”的一声,两只大白兔窜了出来,暗红色乳晕上两颗小点儿坚挺的很,晃晃悠悠跟眨眼睛似得,粉嫩粉嫩的脑袋儿,有趣的很。

    摸了俩把,捏了捏,弹性十足,不仅没瘦,似乎还大了两分,摸起来跟捏棉花球似得,软软的带着一股温柔气息。

    “嗯哼,别,别摸了,臭小子,这是在办公室呢....”何静文嗔怪着,想要扳开龙根的手,咋也使不上劲儿,弯曲的睫毛下,两颗明亮的眸子水汪汪的会说话一样。舌尖儿轻轻舔过红唇,一股难挡的魅惑。

    “滋溜!”舌头一卷,勾住了小蓓蕾,吧唧吧唧的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点儿一颤,何静文呜呜呜的发出了沉闷之声,紧闭着嘴唇,鼻孔发出嗡嗡的闷哼声,显得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龙根跟喝酒似得,上了劲头。上面喝着奶,下面抓住了火腿肠,隔着布料轻轻抚弄着浑圆的大腿。

    磨砂布料发出“滋滋滋”的声音,手指头轻轻勾了去,堵住小溪洞口,顺着缝儿磨了起来,上上下下。

    缓缓加大了力度,手指头对着小缝儿里一阵揉搓,骤然往里一按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呜呜呜...嗯哼,小龙,别,别,求求你,别,这是在办公室呢.....呜呜呜,嗯,嘤咛啊...”

    何静文一阵痉挛,腰肢乱颤,两颗排球似得棉花肉球猛地跳跃起来,紧夹着大腿,却挡不住内里一股热流喷溅而出。

    “别,别,小龙,别抠了啊....”

    大手却捂住裤裆,对着小缝儿一阵猛烈抠动!

    “啊.....”

    再也控制不住,何静文张开嘴巴,呻吟不断,徐徐在办公室里回荡。

    龙根吓了一跳,下面那水都能划船了,也知道这婆娘压抑的很,刚刚离了婚,下面那地儿也没人耕耘耕耘,这一抠吧肯定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这么叫唤着也不是个事儿啊,门外来来往往的,旁边还有别人的办公室呢,让人听了墙角,那何静文咋见人?

    嘴巴堵了上去,舌头一顶,缠绕着小香舌在樱桃小嘴里翻江倒海似得的折腾,疯狂舔舐,吸食着甘甜的汁液,甘泉滑向小腹,瞬间引起一捧邪火。

    龙根力气何其之大,大嘴堵了上去,舌尖儿滑过贝齿,一直顶到喉腔,疯狂摄取着甘泉。

    “滋溜滋溜”

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    浓烈的雄性味道刺激着何静文,脑子里嗡嗡嗡的叫着,一片混沌。周身升腾起一股难挡的燥热,整个人跟疯了似得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嗯哼...吧唧吧唧...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再不脱裤子就不是男人了!扣扣索索捣腾了好一阵儿,片刻间,两团白花花的身子跃然而现!

    拦腰抱起何静文坐在骑在大腿上,嘴里叼着一颗樱桃珠子,握着大棒子,搁洞口磨了磨,滚烫的大棒子,不一会儿带出一捧滚烫的豆浆。

    “哧溜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痛叫,何静文瞪大了眼珠子,屁股蛋子一撅,坐了下去!

    久违的饱满、充实感再次涌变全身,一股难以忍耐的酥麻随着大棒子的插入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小臀尖儿缓缓运动起来,两颗大**上窜下跳。紧闭着嘴唇发出呜呜呜的闷哼,俏脸儿上一抹潮红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腿撑在地上,眼瞅着大棒子一点一点、一次一次没入小缝儿,溅起阵阵白沫,紧扣着屁股蛋子,食指滑向菊花,抠吧起来.....

    “呜呜呜,嗯额哼,嗯哼....”

    何静文紧紧咬住嘴唇,强忍着大棒子插入最深处的痛觉,掀起一阵狂风巨浪来,逐渐攀向最高峰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”

    一阵疾呼,何静文身子一软,菊花微微缩了缩,下面一股热流涌出,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没了?”

    瞧着骤然停下来的何静文,龙根皱了皱眉头,自己还没到呢?咋还停下来了呢!

    “不管了,日爽了再说!”

    抱着何静文站了起来,白花花的身子往办公桌上一摆,扛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,抓住两只大白兔,一捏!

    撅着屁股蛋子狠狠干了起来!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.不要啊....呜呜呜,呜呜....”

    龙根动作越来越快,大棒子次次深入,猛力抽动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的响动,带起热浪掀起,办公室内回荡起一阵儿肉浪之声,许久许久,才算平静下来..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