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 寡妇也遭不住

    陈香莲家的日子并不好过,老哥陈天明以往虽有一些照料,却显得微不足道,就给了两亩机动地。

    一个婆娘家,再能干也裤裆也长不出个鸡.巴来,没那根儿筋骨囊能撑起多大一片天?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,折腾的陈香莲也就胸前挂着两坨肉了,屁股蛋子还算不错。也难怪陈可初中没毕业就去镇上奔波,最后不得不坐台养家糊口。

    “唉,都穷成啥样儿了!”龙根叹息一声,伸手塞了一颗葡萄,心里却是盘算开来。“把人娘俩都日了,好歹也算半个女人了,得想个办法弥补一下才成!”

    抬腿进了厨房,陈香莲正忙活着午饭,家境贫寒自然没啥好酒好菜的,拉开柜子,就剩几个鸡蛋了。陈香莲想也没想拿了出来,打烂搁碗里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咋进来了?去屋里坐会儿吧,饭马上就好了。”见龙根进来,陈香莲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香莲不傻,天天盼着人家大棒子,今儿给送上门来日,不给人吃好点儿咋成?这就好比,乡下人请人干活一样,不算工钱,总得给人吃点儿好吃的吧。再说了,那可是床上运动,多伤身体,不好好休息怎么行?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就看看。”龙根摇摇头,双手背在身后四处看了看,眉头皱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婶儿,日子不好过是不?”

    陈香莲身子一颤,鼻子一酸,泪花险些滚了下来,幽幽叹息一声,这才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不好过也得过啊,小可都快二十岁了,还没结婚呢。再说了,乡下婆娘不忙活吃啥喝啥?不给自己存点儿零碎钱,以后老了可咋整?你养我啊。”陈香莲自嘲的笑了笑,尽是苦色。

    “日了你,自然要对你负责嘛。”捻起一根儿翠黄瓜,咔嘣一口咬了下去,甘甜无比,脆嫩的很。

    乡下人吃的东西,都讲究一个绿色生态,比起那些农药喂到的蔬果不知好了多少倍。干嚼了两口,龙根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婶儿,这根儿黄瓜没日你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香莲一脸惊异,回头瞧见龙根一眼坏笑,瞪着自己下面猛瞧,顿时明白过来,“臭小子,说啥呢?”怒嗔一声,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龙根坏笑两声,咬着黄瓜又啃了两口,又说道:“婶儿,我记得你以前读过书的对不?打算盘啥的应该会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陈香莲又是一愣,“问这个干啥?那都好些年的事儿了,书本都忘了。不过打算盘,算个小账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咋的了,你要结婚了让我给你写礼?”陈香莲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,结啥婚啊,不结婚每天照样日婆娘,结了婚反倒不自在,再日两年再说了。”龙根一脸的无所谓,“我就问问你对村上会计感兴趣不,现在村上还空缺着呢。钱不多,可比天天扛着锄头刨地要轻松得多,日了你,我也给你一点儿福利,你看咋样?”龙根望向陈香莲。

    这事儿龙根老早就想过,原先打算让田翠芬儿或者杨英做会计的,可仔细一琢磨,陈香莲家里贫苦,苗红至少还有两个儿子不是。这才把名额留给了陈香莲。

    至于田翠芬,杨英,等以后自己把王八池子弄好了之后,工作岗位多的很,咋都能安排了。

    陈香莲停了下来,身子颤了颤,愣愣的看着龙根,眼圈儿泛了红,鼻子一抽一抽的,眼看就要落泪了。

    “唉,婶儿你咋的了?我可没欺负你啊,你哭个啥?”龙根顿时懵了,这说着说着,咋还哭起来了呢,自己没说对?

    “不,小龙,我以为你就是想日我而已,没想到你想的这么周全,知道心疼你婶儿。唉,说起来,我那大哥都没这么疼过我啊,当初怎么就没帮你一把呢。对不起了小龙....”陈香莲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啊。

    龙根摆了摆手,示意没啥。也能理解当初的陈香莲,那时候自己虽然日了她,可毕竟也没顾及她太多,陈天明是她亲哥,不帮自己倒也是人之常情。再说了,就算你不帮忙,老子不也把陈天明给整废了么?

    “这些倒是没啥,”顿了顿,龙根接着说道:“这次我去城里,瞧见陈可了。有空你跟她说说,别在城里上班了,城里不好呆,咱们村儿迟早会发展起来的,你瞧好吧。”

    陈可的事儿,龙根不好明说,就怕陈香莲知道了,气得抽过去,那可就闹大发了,日子本来就不好过,一家子还顶个**荡妇的名头。

    “她在城里干啥?”陈香莲好歹读了点儿书,脑袋瓜子并不笨,这一说也听出了点儿啥,女儿每次回家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也不是没瞧见,问她做什么工作,总是搪塞而过。龙根这一说反倒被把陈香莲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事关自己女儿,不问不行!

    “没啥,就是比较辛苦而已。”龙根打了个哈哈,上前捏着陈香莲屁股蛋子,是有些下垂,手感还在。

    宽松的粗布薄裤,洗得都发白了,隐隐把内裤勾勒出来,说不诱人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捏了两下,手指缝儿顺着内裤底儿摸了下去,那地方还热乎着呢,估计这婆娘做饭的时候都念想着大棒子,不然不能这么湿。

    “嗯,别,小龙,先说说,小可究竟在城里干啥,嗯哼,,呜呜....”陈香莲大腿一夹,屁股蛋子扭来扭去,躲避着龙根大手。

    手指头跟泥鳅一样,咋都躲不过去,扭来扭去挠痒似得抠弄着下面,摸得下面热乎乎的,热水哗哗的流。

    “说啥啊说,先日了再说。”摸都摸上了自然没停手的意思,掀起汗衫,两颗大丝瓜垂下来,白晃晃的撩人眼球。

    往上一拖,一挤,呵,沟壑深深的,就是奶头子黑的厉害,一圈乳晕也黑了,瞧着不咋的舒服。大大的屁股蛋子还是不错的,紧贴着大棒子,骑着大棒子扭着屁股蛋子,说不出的酥麻。

    “嗯哼,小龙,别,还在做饭呢....呜呜...”

    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。这句至理名言再次在陈香莲身上得到验证,神仙手还没施展呢,就喘息的不行了,一脸潮红。莹莹呜呜也不知道说的啥。

    “做饭咋不能日了,洗澡都还能日呢。来,婶儿,我给你脱衣裳....”二话不说,衣服裤头一扯,片刻间,厨房里两具**呈现,水声不断。

    乡下厨房宽大的很,陈香莲家境不好,也就没啥客厅的,厨房里就摆了一张大大的八仙桌,老的快掉牙了都。陈香莲往上一趟,“嘎吱嘎吱”的响。

    从兜里翻出电动男朋友,扳开两条大腿,黑黢黢的毛发郁郁葱葱,小溪口已经黑得不像样了,两片黑木耳有气无力的耷拉在两边,沾了少许的汁液,桃源口一缩一缩的挤出阵阵暖流。

    “嗯哼,小龙,我,我要...呜呜,大棒子呢...拿出来,快....”这会儿陈香莲也顾不得许多了,衣裳都脱了不日还能咋的?

    震颤着大胸脯,小手乱抓,寻找着记忆中的大棒子。

    突然,小洞里塞进了一个手指头大小的东西,冰冰凉凉的,大腿猛地一夹,正欲开口说话,身子猛地一颤,瞳孔争得老大!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电流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.不,不要!小龙,快,快停下,啊......”

    陈香莲惨叫不已,八仙桌上来回滚动着身子,白花花的肉浪一阵一阵的掀来,瞧得人触目惊心,紧皱的眉头,呜呜哭泣声。

    桃源洞口仿佛被炸开的堤坝似得,热流不断涌出,顷刻间,桌子湿了一大片。快速的震动不断,仿佛灵魂被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似得。

    “啊.啊.....不,不要....快,快,快停下来啊啊啊啊.....”

    龙根“嘿嘿”贼笑两声,硬生生掰开大腿,呵,电动男朋友威力可真不小,桃源洞口跟水洗过似得,随着“嗡嗡嗡”的电流声,有节奏的喷出一股一股白沫。

    “嗯,再开大点儿!”开关往上一推。

    “啊~!!!”陈香莲惨叫不已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股热流激射而出,径直喷到龙根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这个威力可真大,这么老的寡妇都遭不住整!”龙根瞧得暗暗心惊,电动男朋友也太厉害了一点儿吧,瞧瞧把这婆娘都整成啥样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!!!啊啊......”陈香莲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,听的外面的大黄狗都惊动不已,汪汪大叫,琢磨着主人是咋的了,咋叫的这么**呢?

    眼瞅着也差不多了,龙根这才把电动男朋友给取了出来,望着水汪汪的洞口,潮乎乎的,伸手摸了一把。这才掏出大棒子,扶着大棒子对着桃源洞口一阵鞭打,沾了些水,撸了两把,大蟒蛇脑袋儿一昂。

    “滋溜”一声,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如同利刃一般,直插到底,滚烫的大棒子如同火红的烧火棍似得,腾腾燃烧着陈香莲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撞击着屁股蛋子,八仙桌随之响起一阵“噶几噶几”的合奏之音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.”

    没了震动,却迎来了大棒子,那里面跟铁锤冲击一样,啪啪啪的,陈香莲又红着脖子叫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厨房里,两条白花花的身子纠葛在一起,噼里啪啦的肉浪之声,徐徐响起,经久不息...

    ps:第二章最迟九点,有事耽误了。抱歉了,兄弟们。嗯,嗯,我有点儿腼腆,想要章月票.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