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 小惩陈云松

    小舌头一卷,“滋溜滋溜”的吸了起来,小鼻尖儿贴了上去,阵阵幽香,闻的龙根精神一阵!

    吃了蜜蜂屎似得乐呵,原以为这一次要彻底拿下小芳可能有些障碍,哪知道小芳也寂寞啊,主动迎合!

    万事开头难,开头的事儿都解决了,接下来就该....嘿嘿!

    心里奸笑两声,大舌头缠绕着小芳的小舌头,跟两条蛇纠葛在一起似得,使劲儿吸着蜜汁儿。

    手上也没闲着,顺着小腹往上游走,皮肤滑腻紧致,巍峨的棉球型雪山弹性十足,捏一捏,按一按,指尖轻轻勾动小樱桃珠子。

    桃红小珠子矗立在雪山顶峰,下面一圈儿硬币大小的暗红色,摸起来上面像鸡皮疙瘩一样起了一些小点。

    “嗯哼,呜呜...”热乎乎的身子落在龙根手里,身体各种传来酥麻的痒痛感,脑袋里“轰隆轰隆”的响,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“滋溜”

    大舌头一卷,勾起小芳小香舌,猛地吸了过来,疯狂吸食着香舌沾染的甘甜汁液。大手则是缓缓滑下大腿。

    到底是没年轻女娃子,开了点儿荤,一撩拨,这身上跟发高烧似得,嘴里莹莹呜呜,小手臂紧紧搂着龙根,小嘴儿吧唧吧唧也不知道啃个啥,微闭的眼眸里一汪春水流过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嗯哼...”

    小芳穿的牛仔裤,紧身的那种。摸上去只觉得弹性还不错,浑圆而匀称,露出如葱白的脚丫子。

    “哎呀,亲嘴儿把下面都给亲湿了。”手指刚碰到那地方,湿漉漉的跟尿裤子似得,热乎乎的。龙根惊了惊,看来今天自己是来对了,“要不帮小芳解决解决,长夜漫漫的可咋过哦....”

    “小芳,来,裤子都湿了,我给你脱了啊,不然以后湿气重,容易得风湿病呢。”轻轻把小芳放在床上,瞅着那急剧起伏的胸膛,领口滑出一抹白嫩,裤裆里猛得一顶。

    解开纽扣,盈盈一握的腰肢,平坦的小腹一览无遗。肌肤雪白光滑,圆巧的肚脐眼儿下落出俩根儿卷曲的黑色毛发,随着呼吸上下摇晃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    缓缓退下长裤,如玉一般光泽的下半身落了出来。白,太白了。肌肤吹弹可破,嫩的跟水似得,一碰就碎的感觉。

    粉色小内裤包裹着饱满的饺子皮,正中隐隐画出小缝儿的线条,小缝儿上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,卷曲的小草散发出无穷的生机!

    太漂亮了!

    “咕噜!”龙根咽了咽口水儿,大手往下面探了去。

    “嗯哼,”小芳娇躯一拧,风情万种的抓了一把胸脯,“小龙,别,呜呜,这是在学校呢....”一扭身,一颗硕大的白色木瓜化了出来。

    龙根看得眼睛发直,哪里控制得住啊?毫不犹豫的往下面抓了去。

    “啊....”一声闷哼响起,紧咬着嘴唇,内心涌起一阵迫切想要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或许,只有那样才会觉得舒爽吧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!

    突然之间,门急促的响了起来,激情中的俩人吓了一跳,尤其是小芳,险些从床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芳,在吗?在家吗?我给你端了一碗红烧肉呢,快开门啊。咚咚咚!”门外传来陈天松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芳吓得连忙提裤子,恨恨瞪了龙根俩眼,心里一阵暗骂:“自己咋那么不争气?每次遇着这混蛋小子就把持不住!”

    “陈天松?”龙根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人常说: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”虽说俩人都是同村的,可关系还没瓷实到这地步啊?老陈家啥人,几兄弟抠得跟周扒皮都有得一拼,这老东西来找小芳能有啥好事儿?

    “他经常来骚扰你?”龙根下了床,小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他很烦。”小芳点了点头,秀眉微蹙,说不出的厌恶来。

    龙根微微眯起了眼睛,缝儿里散出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日了你婆娘不知悔过,居然打起了小芳的主意,那可就不能怪老子心狠手辣了呢,老子连你大哥都敢弄,还怕你个小杂种?

    “小龙,把床铺好,我去给他开门。”小芳拿帕子擦了擦脸,觉得差不多了,这才去开门。

    屋里藏了人儿倒是不怕,陈天松也明白,龙根不仅傻,还是个天萎。别说藏人儿了,裤子脱了也没事儿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门又响了一阵。

    小芳连忙应了一句,“来了来了。”

    拉开门儿一瞧,一股肉香传来,龙根嗅了嗅鼻子,还挺香呢,碗里还冒着热气儿。

    “陈老师,你这是干啥呢?咋又给我端菜呢,我自己能做菜呢。”小芳客气了一句。

    心里去颇为不喜,小芳又不傻,每次一空闲下来,陈天松就以各种理由想跟自己单独相处。肆无忌惮的往胸脯上猛瞧,感觉把人都给扒光了似得,**裸的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啥陈老师陈老师的,叫叔啊。”陈天松一瞪眼,佯怒道:“咱们都是一个村儿的,客气啥?就一点儿肉,值不了俩钱儿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,陈天松贼溜溜的眼珠子又瞄上了小芳的胸脯,哎哟,那大山包颤颤巍巍跟要倒了似得,一走道儿都摇摇晃晃的,这要跑起来,两大陀白花花的肉甩动起来那该有多好看啊!嗯,揉起来肯定更舒服咯!

    俊秀的脸蛋上一抹绯红云彩掠过,红粉粉的就跟大苹果一样,瞅着就想凑上去啃一口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小芳身后突然窜出一个人来,如庞然大物一般冲了出去,扑向陈天松。

    陈天松一脸惨白,吓得连连后退,微微定了定神,这才瞧清楚来人,这不是傻子龙根吗?他跑来干啥了?

    “嘿嘿,天松叔,吃,吃饭没....没有啊....”龙根咧嘴流着长长的哈喇子,一脸的傻愣样儿。

    陈天松翻了个白眼儿,挺了挺胸膛,弹了弹衣袖上的灰尘。双手背在身后,一脸傲气,道:“龙傻子,你咋跑镇上来了呢?不怕人贩子把你拐跑了?”

    “哎,瞧我这记性,你不是傻子吗?你这号人,我给你说人贩子都懒得来骗你!”

    小芳皱了皱眉头,“小龙是来看我的,给我带了些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陈天松哦了一声,阴阳怪气道:“看不出来啊,傻子还挺懂礼数的嘛,知道串门儿不能空手了啊。”

    小芳皱了皱眉,杂说小龙都是自己男人,又是一个地儿住着的,这么挤兑人像话吗?缺不缺德啊,还是老师呢!

    “呵呵,呵呵.”龙根依然傻笑连连,就跟白痴似得瞅着人笑。斜眼瞟见一旁的水壶,电棒扔里面,正噼里啪啦响着,一会儿水就该开了。眉头一皱计上心来。“天松叔,坐,坐,坐....”

    点头哈腰装孙子似得把陈天松拉着坐了下来,老师宿舍,也没啥高档的椅子,矮小的胶凳子。龙根瞅的清楚,陈天松裤裆那玩意儿胀鼓鼓的,目光正好瞄向小芳圆圆俏挺屁股蛋子,心里那个气啊。

    狗东西,瞅着你龙大爷的婆娘意淫,不要命了咋的?

    “不行,一定要给陈天松一点儿教训!我不能天天守在小芳身边,小芳要出了啥事可咋整?”

    “龙傻子,你狗日的咋把我哥的腿给整断了?前些天我去医院看了看,腿是废了,你个小王八蛋老子咋瞧你咋那么生气呢?”坐下意淫了没两分钟,瞅着圆巧的屁股蛋子,想上去摸两把,这才注意到龙傻子站在一边儿。心里一阵堵。

    她妈的,老子软磨硬泡了十来天了,今儿说啥也得找个时间把小芳给日了,这妮子嫩的很,日起来肯定舒服的很!这坏事的小王八蛋!

    “天松,天松叔,我...我不是有意的?我...我真,真不是故意的......”龙根吓的往后退了一步,脸上带着惊惧。

    小芳听见了,准备帮两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龙根突然脚一踢,水壶长眼睛似得冲陈天松飞了过去,壶口一片,一阵滚烫的开水飞溅而出,一捧新鲜出炉的开水泼向陈天松鼓起来的裤裆!

    “啊!”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响起来,陈天松扭曲着脸,捂住裤裆,一阵蹦跶!

    “啊!!疼死了,疼死了!啊....”

    陈天松急的直跺脚,捂了一阵儿才记起是开水烫着了,捂住了不烫的更厉害吗?顾不得旁边有人,三俩下把裤头给拔了,连内裤都脱了下来。原本立起来的大棒子顿时萎靡的跟蚯蚓似得!

    “快来人啊,快来人啊,都来看看啊,陈天松耍流氓咯,陈天松耍流氓咯,大伙儿快来瞧瞧哦,快来瞧哦......”龙傻子就跟疯子似得,猛地窜出门去,站在门口大喊大叫,状若疯癫。那声音顶得上卖打药的喇叭了。

    小芳吓了一跳,手里还握着菜刀呢,瞧了瞧跑出去的龙根,又看看脱了裤头的陈天松,瞧得下面那萎了的黑黢黢麻雀儿,顿时羞红了脸,搞不明白龙根唱的是哪出。

    龙根这嗓子厉害啊,又是中午做饭的时候,大多数老师可都在屋子里呢,一听说陈天松咋的咋的流氓了,楼道上一会儿出了七七八八的人,纷纷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陈天松,你狗日的还配当老师吗你!”一个戴着眼镜儿的小老头儿,见状冲过去就是一大嘴巴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陈天松险些滚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别,别,听我解释....哎哟...”

    “还解释什么?你把小芳怎么了?混蛋!”一道女声响了起来,脸上写满了愤怒,甩起一耳光砸了过去,啪的一声脆响!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