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暴扁陈天云

    起了个大早,望着捧起的裤裆,龙根傻傻的笑了笑,昨儿日了一天,晚上加班加点的帮表婶儿勤奋耕耘,睡了一觉,大棒子依然威武健硕,果真是天生利器,无与伦比!

    厨房溜了一圈儿,表婶儿做好了饭菜,胡乱扒了两口,开门守店儿,否管怎么说,婆娘日了,钱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龙根前后想了想,自己大棒子好是好,婆娘些也愿意给自己拿钱花,可乡下里有钱人毕竟占少数,就是吴贵花攒几万块钱也不容易,不可能天天、月月给自己拿大几万块钱花销。表婶儿刚刚当上了村支书,要大力支持才行,最好的支持就是带领大家发家致富。

    可,上河村那啥致富呢?修好了路又能咋的,这又不是国道,顶多方便大家生活而已!

    “养鸡养鸭应该不错,吴贵花那婆娘不赚了不少钱吗?三天两头都有人来收鸡蛋,五毛钱一个!还算不错,可土鸡下蛋还成,肉鸡又不知道好不好养活了。得了,还是去问问吴贵花吧。”

    沈丽娟是闲了,现场去安排了一下工作就回家了,倒不是龙根守不了店子,这臭小子压根儿就不是安分的主儿,裤裆那玩意儿更是祸害,哪天不找找姑娘媳妇儿的?

    “呸,自己也是。咋就跟这臭小子睡一起了?”沈丽娟俏脸儿一红,颇有些不好意思,杂说都不合适,偏偏自己还离不开了大棒子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管那多干啥?反正没啥血缘关系,别怀上娃就成了....”嘟囔了两声,沈丽娟回了店门儿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屋里哪还有龙根的影子,早就跑了没影儿。小卖部扫了扫,这才坐了下来,旁边何静文留下了两本儿书,随意翻开瞧了瞧。

    “丽娟大妹子,丽娟大妹子,不好了,不好了,”正坐下呢,李三水火急火燎的跑了来。

    李三水没叫支书,只因平日俩家关系还算不错,叫支书难免有些生分,沈丽娟倒也没在意,只是一个称呼而已。

    “咋的啦?三水哥,瞧你这跑的满头大汗,来坐下喝点儿水,我给倒去啊....”沈丽娟笑着道。

    李三水一脸忧色,忙道。

    “别,别喝水了,哪有心情喝水啊。你快去看看吧,陈天云回来了,那混球知道魏文武跟他婆娘那点儿事儿,这会儿正搁魏文武家里闹呢,非要日了苗红才算罢休,你说这事儿咋整啊?”

    “啥?”沈丽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人?人都死了,还要扭着不放,人家是日了你婆娘不假,可你婆娘要不愿意也不成啊?自个儿婆娘都看不住,还是男人吗?

    “走,看看去。这陈天云太无法无天了,咋这样呢....”嘟囔了一句,关上门,沈丽娟就跟着李三水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魏文武家里,乱作一团!

    “苗红,裤子脱了,今儿老子非得日了你才成,妈的,你男人把老子婆娘日了,老子要不把场子找回来,老子跟你没完!”陈天云舔着大肚子,一脸怒气!

    太憋屈了!大哥被傻子整断了两条腿,搁城里照顾了好几天,回来就听说,自己婆娘让魏文武给日了,这脸往哪里放?

    “天云大兄弟,过去了就算了吧,人苗红又没日你婆娘,你日她干啥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人都死了,就别闹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日了就日了吧。多大点儿事儿啊.....”

    旁边不少人劝着,陈天云的脸更阴沉了。

    “滚,都给老子滚!信不信老子揍你?妈的,老子婆娘被人给日了,关你屁事儿,老子今天还非得日回来了,咋的吧?”陈天云野蛮惯了,哪里把众人放在眼里?

    上河村就跟自己家的似得,想咋搞就咋搞,别说日个婆娘了,弄死个人又能把自己咋的?老实说,自己这一次回来就是准备弄死人的!

    昨儿医院说了,哥那腿是没办法治好了,这辈子估计只有轮椅上待了,再多的钱都没用!砸的太厉害了,骨头,筋都断完了,还治啥?

    这次回来就是打算弄死龙根那傻小子!不整死这傻小子,咽不下这口恶气!

    “快点儿,把裤子脱了!”陈天云也横了,上前抓着苗红**,一揉一搓,伸手就要去扒裤头!

    “啊....救命啊,救命啊....滚,滚,”苗红跟疯了似得,使劲儿咋呼,张牙舞爪到处抓着。

    “臭婆娘倒是挺烈啊,烈老子也要日!妈的,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陈天云手劲儿大,吨位大,整个人靠了过去,张嘴就要亲。

    “陈天云,我日你仙人,你狗日的,有本事你找魏文武去,老子又能日你婆娘,你狗杂种,滚,滚!救命啊...救命啊.....”苗红急得眼泪都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陈天云,住手!”

    一道轻叱声响了起来,沈丽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!

    “村支书来了,支书来了,快,快让开!”

    陈天云回过脸来,见是沈丽娟。满脸横肉抖了抖,阴笑道:

    “沈丽娟,可以啊?这才几天啊,都当上村支书了,妈的,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?老子婆娘被人日了,你咋不管?这会儿来管老子了?这是哪门子道理?”

    沈丽娟秀眉皱了皱,陈天云的蛮横自己是清楚的,家里有钱,以前还有当官儿的,现在就算陈天明倒下了,可还有一个副乡长!自然不会重视自己。

    “陈天云,你婆娘跟魏文武的事情,是魏文武不对,那天何乡长在的时候也都知道。人都死了,难道把魏文武拖起来再批斗一番?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这个本事,也没那么缺德。不过你要实在是愤怒的话,你可以去刨坟,也可以鞭尸,当然苗红婶儿也是有权力报警的,你自己看着办吧!对了,如果你想日苗红婶儿,那是强奸罪!”

    沈丽娟淡淡笑了笑,冲旁边众人说道,“大家该干嘛干嘛,别这儿看了,没啥看的。修路去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渐渐散去,一时间,就剩下陈天云、沈丽娟、苗红几人了。

    “沈丽娟,你狗日的够狠!”陈天云气得牙根儿痒。

    强.奸罪,多大的罪名啊,要是坐实了,自己怕得关好几年,出来了哪里还有婆娘,只怕婆娘都让人给日烂了吧。

    大哥陈天明本来也得进局子,若不是落了个残疾,只怕现在已经逮进去了。陈天云有些害怕了!

    “陈天云,不是我狠不狠,而是事实!上河村再也不是你大哥那个时代了,只要我沈丽娟还在位一天,就别想再用你那一套来讹诈人!”沈丽娟也有些恼火了。自己行为不正,自个儿婆娘勾引人,他还有理了?

    “妈的。臭寡妇,”陈天云怒了,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沈丽娟脑袋儿一偏,俏脸顿时浮现五个血红的手指印,嘴角往外直流血!

    “啊?”苗红吓了一跳。陈天云咋一巴掌给沈丽娟撂去了呢?

    “臭婆娘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呢?不就当了村官吗?信不信老子明天就让副乡长把你给撸了?妈的,不让老子日苗红,信不信老子把你也日了?骚婆娘.......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院子里突然窜出一道人影儿,飞起一脚踹了过去,再看陈天云倒在院子角落里,半天没爬起来。

    龙根冲上去,骑在陈天云身上,一顿老拳猛砸,嘴里骂道:

    “狗杂种,打老子表婶儿,敢打老子表婶儿,老子打死你,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...”陈天云捂着脑袋儿求饶不止。

    使劲儿翻腾,咋没把身上那人儿给掀下来呢?这心里纳闷儿呢,脑袋上又挨了两拳头,那拳头跟雨点儿似得落了下来。顿时起了红包!

    “妈的!”龙根打的有些累了,站起来,抬脚叫冲脑袋上踩了下去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不要,小龙!”沈丽娟回过神来,吓的小脸儿惨白,这一脚下去非得出事儿不可!

    龙根却管不了那么多,对着耳朵一脚踩了下去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哎哟,疼死我了,别打了,别打了。大哥,别打了,大爷,我求求你,别,别打了。哎哟,你是我亲爹....”

    龙根这一脚很讲究,没伤到啥筋骨,却疼得厉害,耳朵跟割了似得,直流水。

    “狗杂种,我让你打我表婶儿,我让你打,我让你打!”跟疯了似得,龙根根本停不下来,自己的婆娘也是他能打的吗?

    沈丽娟彻底给吓呆了,咋也没想到,小龙不仅裤裆那玩意儿大,揍起人来还这么暴力,心里担心,却也甜蜜的紧。终于有个男人愿意为自己出头了啊。想男人那些年没死的时候,只知道日自己,哪晓得为自己出头啊?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又是几脚踢了上去,龙根这才停了下来。累的气喘吁吁。这才晓得,打人原来比日人还累!

    再看陈天云,躺在地上跟大王八似得,蜷缩在院子角落里,还在求饶。脑门儿上那血跟大姨妈似得,往外喷!

    “小龙,你,你咋下手这么狠呢?别,别打了。”沈丽娟回过神来,拽着龙根,死活不让他再动手了。要再打下去,指定出人命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沈丽娟才意识到重要性,陈天云打人不错,可小龙也动手打人了啊?这要判决的话,那小龙岂不是?

    “苗红婶儿,快,快叫人来把陈天云抬到卫生所,这得好好治疗一下啊......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