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一枪扫俩洞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“小混蛋!”

    何静文低声骂了一句,脸蛋儿浮现一抹迷人的醉红,傲人的胸脯颤了颤,紧夹的大腿根部,几根儿卷曲的毛发甚是调皮。让人忍不住想要拨开杂草,瞧瞧里面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给你日就算不错了,还这个那个的,要日不日,不日就算了!”沈丽娟黑了脸,瞪了龙根两眼儿。

    臭小子心里想啥呢,日就日呗,还那么多要求干啥?明知道表婶儿都快人老珠黄了,还非得让自己给人比,啥意思啊?

    “对,不日拉倒!哼!”何静文接过话茬,“不日咱们就找别的男人去了,还真以为咱们没人要了是吧?估计啊,你那求玩意儿也不能用了,不然咋不敢日呢?哼!”

    “啥?老子这玩意儿不能用了?”

    被俩婆娘怀疑,龙根暴脾气上来了,奶奶的,不拿出真枪实弹来,只怕还真让这俩婆娘笑话了。得了,喝了王八汤,要不把这俩婆娘美美日一顿,只怕招来笑话。

    对,干通宵!

    “嘶”的一声,扯掉裤头,真真的金箍棒露了出来。跟大黑蛇似得,点着脑袋冲着人示威一样。

    俩女瞅的清楚,相互看了眼,眼里抹过一丝震惊之色。尤其是何静文,总感觉大棒子像又粗了一点儿,下午日的时候还不怎么大,怎么这会儿更粗了呢?

    “小样儿,敢挑战龙爷爷大棒子?”龙根大吼一声,汗衫甩到一边儿,冲了过去。“来吧,日通宵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不要啊!”

    二女同时尖叫,颇有默契往旁边儿一闪,躲了过去。不过,还是龙根厉害,左右两只手各抓了一只白皙大奶,使劲儿一捏。

    “嗯哼.....嘶,臭小子轻点儿....啊....”沈丽娟痛叫一声。

    何静文也不好受,这一抓下去,**顿时起了几个红印!

    “小样儿,让你们尝尝爷爷的抓奶龙爪手!”得意一笑,大手再用力,二女同时叫了起来,嘤嘤呜呜好不动听!

    抓捏掐!

    “嘶,疼,疼,小龙,别,别揉了,疼....啊....”何静文皱着眉头,求饶不断,掀起一阵**之声,仔细一琢磨,声音里却带着一丝舒爽。

    “别,别小龙,你,你先日丽娟姐吧,我遭不住了。哎哟,别,别搓了,疼,疼....”何静文求饶不断。

    龙根乐得嘿嘿直笑,小样儿就这两下就遭不住了,接下来还受得了?

    “何,何乡长,你你,你咋这样呢?咱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上的吗?你...嘶,哎哟,小龙,轻,轻点儿。疼,疼啊...哎哟,我的祖宗捏,你咋还咬上了啊,那玩意儿能用牙齿咬吗?”沈丽娟急的一头冷汗。

    胸前小点儿传来阵阵舒爽,疼并且快乐着,身子在不经意间慢慢热腾起来,小腹内邪火翻腾,跟要造反似得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你还是日何乡长吧,她,她官儿大....”沈丽娟紧闭着眼睛,感受着身体传来的痛痒之感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小龙,你,你还是先日丽娟儿姐吧,她年纪大,应该她先来....嘶,啊啊啊..别,别抠下面啊,出水儿了,啊啊啊...水来了,小祖宗,你你,你咋还捅上了呢...啊...”

    何静文颤抖着白皙大香瓜,雪白的身躯颤抖起来,一层一层的白色肉浪掀起,冲击着视觉,大腿处一捧白色热流喷溅而出,撒了一床!身子骤然一软,瘫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啧啧,胆子不小啊,表婶儿,联合何乡长算计我呢。这么欠日,我就先日你吧....吧嗒...嘶溜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龙根一把抱起沈丽娟平放在床上,抓奶龙爪手一出,提着大奶往拢一靠,瞬间一道深深的沟壑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滋溜!”血盆大口一张咬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...”一声轻忽,沈丽娟紧紧闭上了眼眸,舔舐着干涸的嘴唇,隐隐觉得一股水柱从下面流了出来,热乎乎的粘稠汁液。

    深山再次传来一阵麻痒,温度骤然上升,热到估摸小缝里塞个鸡蛋都能烫熟似得。玉手紧紧搂着肩膀,酥麻的感觉刺激着荷尔蒙,指甲深深的嵌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上下其手,双管齐下,一手抓着**,使劲儿搓揉,下面一手沾了些水玩弄着木耳片,木耳片轻轻一捏,娇躯一震!猛地捅入其中,那种美妙仿佛时间倒流似得。

    “嘶,啊....小龙,来,来,”

    “别,小龙,快,快,表婶儿要,表婶儿要大棒子...啊...嘶!”逐渐攀入高峰,沈丽娟再也忍不住,等不来大棒子,居然自己抠弄了起来。

    洁白小手一次又一次的捅了进去,好像钻石油的钻头似得,一次又一次,永不停歇!

    “啊啊啊...”

    龙根扶着大棒子,在洞口磨了磨。低吼一声,大棒子扎了进去!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“砰”~~~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“砰”~~~

    完全遵循着三浅一深的真理,大手紧扣着大腿根子,目送大棒子如擎天之柱耸进小溪里,摸出点点白嫩的豆浆。

    寡妇咋的了,寡妇下面就不紧致了?表婶儿虽然嫁过人,可下面嫩的很,跟豆腐似得,还带着点点粉嫩呢。两片饺子皮一夹,紧紧贴着大棒子,紧实饱满。

    “表婶儿,小龙来咯,你可要防守好哦,别让我攻破了防线,日决堤似得趟水儿哦....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龙根扭动着屁股,前前后后忒难起来,好一个人肉打桩机,一次一次的扎向小溪深处,搅腾起一阵热流!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“啊~啊~啊~”沈丽娟红着眼睛,疯狂摇摆着细腰,企图摆脱两只大手,胸前两颗白花花的大馒头快速闪动,跳跃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龙,快,快停下来,不,不行了...啊...不,不行了,我要到,到了啊.....”

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    话没说话,却看见小缝儿贴合着大棒子边缘,涌出阵阵滚烫的白浆,再看沈丽娟,累的不行,躺在床上跟一滩白花花的面粉儿似得。

    “来,该你了!”

    顾不得何静文惊愕的双眼,拽过来,扛着大腿,腰背一挺,刺了进去!

    何静文吃痛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嘶,轻,轻点儿,别,别捅那么深,轻,轻点儿啊,还没水呢...啊..啊..嘶...”何静文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呸”吐了口水儿在手上,这才抹在了大棒子上,顿时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时的龙根宛若一头凶残的野兽,根本不给你缓冲的余地,大棒子一次一次的深深捅入,一直顶到花蕊深处才抽了回来。

    巨大的棒子撑着小溪,跟活塞运动似得,一抽一送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    “呜呜,嘤咛...小,小龙,慢,慢点儿,慢点儿啊,我,我下面疼,哎呀!嘶!”何静文叫了两声儿。见龙根没反应,根本停不下来的打桩机一样,一门儿心思的磨豆浆。

    “嗯哼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桌上的王八蛋早已没了热气儿,不过,龙根裤裆那根儿王八厉害的紧,滚烫无比,还在使劲儿摩擦着。

    何静文躺在身上求饶不断,娇喘连连,不知是累的,还是爽的,脸红脖子粗,就差没断气儿了,胸前两耸高山在疯狂的冲击下,画了一个圆圈儿,肉浪在圆圈里疯狂甩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嘶,啊...丽娟姐,丽娟姐,救救,救救我,我,我不行了啊....嘶.....啊.....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    巨大声响而起,龙根红着眼睛进入了最后的冲刺,大棒子宛若神兵利器一般,发起了对敌人最后的猛烈攻击!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”

    “嘶....啊....”

    暴雨过后,冲击的雷鸣声终于停了下来,房间内三具赤条条的身子搂在一起,喘着气儿休息。

    床上一片狼藉,湿了好大的两块儿,白色液体还没消散,还散发着一股骚味儿。

    龙根捏了捏两颗香瓜,拿捏着小蓓蕾,轻轻一捏。

    “嗯哼....”

    “别整了,疼呢...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坏笑两声,暗自运劲给二弟,却见大棒子再次从裤裆间耸立起来,直顶云端!不无得意道:“咋啦,你们俩就这么点儿能耐就不行了?”

    沈丽娟脸红,何静文不语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你们俩多厉害呢,原来只是光说不练的假把式,这才哪儿到哪儿啊?才日了两个钟头呢,来,起来,喝口王八汤接着日!说好了日通宵呢!”

    “别,别,小龙,我我不行了,我要休息了....痛呢,要日,你日丽娟姐吧,我我遭不住了...”何静文求饶道,蜷缩着身子,两腿紧闭。屁股墩儿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巴掌扇了过去,屁股墩儿一颤,掀起一阵肉浪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儿能耐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日了,今晚不行了,明天吧,明天给你日...”何静文连连摆手,一脸惊惧。

    这小子什么玩意儿,咋那么厉害?日了两个多钟头了,还这么强悍,再日下去,自己怕是得精尽人亡了。今晚一炮流的水儿,比这几年流得都多!

    “何乡长,你你咋这样呢?咋不能日你呢?”沈丽娟不乐意了,拧着眉头一脸不快,“小龙,去日何乡长,她年纪小,需求量大,也比表婶儿嫩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”何静文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龙根坏坏一笑,两条白花花身子往身边一拢,按趴在地上,两条黑黢黢的屁股缝儿正对着自己,小溪口依稀可见!

    撸了撸棒子,准备掀起第二轮进攻。

    “今晚,就两个洞换着日吧....”

    “滋溜”

    “啊....”

    ps:三更要月票,嗯,打赏有点儿奢侈,但月票不能下崽儿啊,给孤城去日落吧....说不定真能怀个月票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