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比较

    “啊?”何静文眼珠子瞪的溜圆,被龙根这话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你就是我的婆娘!好粗俗的话,可咋那么暖人心呢?

    乌溜溜的黑眼圈眨啊眨的,泪水珠子扑簌扑簌的落了下来,“呜呜呜”的哭泣声弄的龙根一惊一乍。

    “别,别哭啊。我也没欺负你来着啊....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何静文哭得更大声了,“死小龙,臭小龙,你个大坏蛋,大混蛋,把人家都日了,还说没欺负我?呜呜呜....”

    龙根摊摊手一脸无奈,心里却说着,我是日了你,可你也不挺爽的嘛?这也没强.奸你啊。咋能怨我呢?

    “咋的,说你欺负我,还不乐意啊?”何静文就跟小姑娘似得,缠着龙根胳膊一阵猛拽,撒起娇来,俏生生的,水汪汪的眼珠子,梨花带雨的脸蛋儿,还带着点点雨后的红润。可爱的不行。

    瞅瞅裤裆那玩意儿就硬了起来!伸手摸了摸白皙大奶,龙根坏坏笑道: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,都欺负过了,干脆再日一炮,不然多冤啊,再说你不也挺爽吗?叫的哼哼哈嘿的,跟打仗似得....”

    “啊呸!”

    何静文翻了个白眼儿,拍掉龙根的手,心里却是无比甜蜜。

    那就当他的婆娘吧,虽然话是粗了一些,乡下人没啥文化,倒也可以理解。可那股傻乎乎的劲儿,比那男人的虚伪好过千万倍。

    都有两个月的身孕了,他们至少同居了三五个月了吧,三五个月自己才刚刚结婚,呵呵,那婚礼上照顾自己一辈子的誓言,现在想起来狗屁不如!

    “嗯哼....啊,轻,轻点儿,小龙....”胸前小点儿又被抓了起来,揉搓带捏的,何静文扭了扭身子,脸庞浮现一丝潮红。

    龙根可管不了那多,都送上门儿来了,不日就是傻蛋!那话怎么说来着?

    对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!

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    趴在白花花的身子上,两手各抓着一只香瓜大奶,使劲儿往拢一挤一压,啧啧啧,那道沟壑更深了两分!

    “滋溜”大嘴一张,对着大奶顶端如同粉红小眼睛的蓓蕾咬了去,滋溜滋溜的砸吧起来,一吸一咬!

    “嘶,小龙,轻点儿啊,别,别咬...嘤咛...”

    “啊?你们,你们.....”

    正在动情处,沈丽娟回来了,小卖部关着门儿,以为小龙搁屋里睡觉呢,对,的确是在睡觉,还有一个女人陪着睡呢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,两条哧溜溜的身子裹在一起,吧嗒吧嗒砸个不停。沈丽娟羞的一脸通红,嗖的一下跑进里屋去了。

    “啊?都怪你,小混蛋!”何静文清醒过来,一把抓过被子盖在身上,瞪了龙根俩眼儿。

    龙根无语,咋这么巧呢?表婶儿也是,修路就修路嘛,咋这么早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表婶儿搁屋里待着,再日自己倒是无所谓,反正脸厚,何静文可就麻烦了,堂堂一乡长跟人这么鬼魂,咋见人呐?

    “何,何乡长你先休息一会儿,我跟表婶儿说说去....”穿上裤头,龙根说道。

    男人,裤裆那玩意儿不单是用来日婆娘的,还得有担当啊。别伤了人家姑娘的心才好。

    “别,小龙,还是我去吧。”何静文拦住了龙根,窸窸窣窣穿起了衣裳。

    都让人瞧见了,那就当面锣对锣,鼓对鼓的谈清楚吧,以后还得见面呢,说开了反而好相处一些。

    而有关于一个男人,两个女人的事情,还得女人过过心才成,一大老爷们儿说啥啊?说,你别着急,我日了她再来日你?

    “你去?”

    “我去咋了?行了,你别管了,还是去看店儿吧,我去说。”穿好衣裳,何静文提着龙根带回来的大王八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龙根摸了摸脑袋儿,出去守小卖部了。

    出了小卖部才知道,天都快黑了,一瞅快七点半了都,难怪表婶儿回来了,看来刚才那一炮打的有点儿久啊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何静文咋跟表婶儿说的,应该没啥吧,表婶都知道的。嗯,估计就脸皮子上抹不过去。算了,等等看吧,实在不行晚上好好伺候伺候表婶儿,好好乐呵乐呵,应该就不生气了....”心里嘀嘀咕咕盘算了一阵儿,龙根倒也把顾虑抛到一边儿去。

    有了何静文的帮忙,晚饭一会儿就做出来了,大王八炖玉米汤,鲜美的很,又炒了一个小尖椒炒肉,一份儿爆炒青菜,味道好的很,三人都吃了个肚大腰圆,尤其是何静文,从昨晚开始就没吃过饭,饿得很呢,吃了两大碗米饭,这才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杂跟表婶儿说的?我瞧表婶儿咋乐呵的很捏?”趁着沈丽娟进厨房,龙根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饭吃的龙根很是郁闷,两女笑呵呵的,互相夹菜,偏偏没人照料自己。往日那大王八肉一坨一坨的往自个儿碗里塞,今儿咋没人理会自己呢?

    “想知道啊,不告诉你!哼!”何静文凑了凑鼻子,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说不出的调皮。

    龙根吃瘪,心里不甘,伸手准备掏向何静文裤裆的时候,沈丽娟从里面出来了。柳眉倒竖冷眼瞪了龙根两眼。冷声道:

    “臭小子,信不信老娘把手给你剁了?”

    “呃?”龙根吓了一跳,连忙缩回了手。一脸错愕的盯着沈丽娟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表婶儿从来没对自己说过半句重话,今儿是咋的了?摸了一下腿就要剁手,这也太严重了吧。

    “想日婆娘是不?”沈丽娟放下碗,美眸一转,一抹诡异的笑挂在脸上。媚眼儿一眨,说不出的骚魅!

    龙根没有说话,看看沈丽娟又瞧瞧一旁的何静文,心里一点儿谱也没有,这是唱的哪出啊?这小心脏吓的扑通的跳,转眼咋又这么温柔了呢?

    “表,表婶儿,那个,那个先吃饭啊.....”龙根没敢多说啥,端着碗就要扒饭。

    沈丽娟眼疾手快,把筷子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哪儿行啊,你那么想日,那就来日呗,反正这有两个婆娘,你来日呗。来,别吃饭了,走,咱们去炕上日....”拽着龙根就往炕上拉,沈丽娟冲何静文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何静文会意,跟了上去,两女拖拽着龙根上了炕,一左一右将龙根堵在中间!

    次奥!这啥节奏?心里暗骂了一句,抬头瞅了瞅二女,心里有些不得劲儿,这,这不是表婶儿的作风啊。啥时候这么主动了?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啊,肯定有阴谋!

    “别,别表婶儿,不日了,不日了。日多了对身体不好。”龙根讪讪笑了笑,在二女面前装傻可没啥用。还不如早点儿求饶。

    白皙小手滑向结实的胸膛,解开汗衫的纽扣,小手来回摩擦揉捏,悠悠的热气吐在上面,居然有了反应!

    “小龙,来嘛,今晚我跟静文两个人伺候你哦,来啊....”沈丽娟慢慢解开了衣裳,两颗白皙大奶跳将出来,端的是壮观威武。滑腻腻的跟豆腐似得,两颗小点儿,宛若雪人上的红萝卜。

    “来,摸一下。”抓起龙根的手,往自己胸口按上去。

    龙根傻眼了,虽说跟表婶儿也经常日,可表婶儿含蓄的很,顶多在潮来的时候欢呼两声,这种主动求日可是第一次呢!

    “对,小龙,来嘛。”何静文水汪汪的眼珠子两转,说不出的魅惑,伸手解开了纽扣,小白衬衫里,两颗**滑了出来,颤颤巍巍,如同雪山一般。

    “来,你喜欢日,就让你日个够!今晚我跟丽娟姐要好好伺候伺候你。”下手猛的抓向裤裆那根儿铁棒子,挑衅道:“你可别不行哦.....”

    究竟是不是圈套呢?龙根皱了皱眉头,思考着日与不日,是陷阱,还是真的两女一起来伺候自己呢?

    “妈的,管那多干啥玩意儿?大棒子掏出来就捅,奶奶的,小爷还不行了,还有两个婆娘能在大棒子下不臣服!”打定主意,龙根心里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想日是吧?成,衣服脱了,趴床上,屁股蹲儿撅起来,把洞流出来,老子挨个挨个的捅!”

    窸窸窣窣几声响,二女爬上了床,倒也没那么听话趴在床上露着小洞等着大棒子往里捅,不过姿态甚是撩人。

    二女肌肤均洁白如雪,滑腻的跟婴儿肌肤似得,微微斜靠在一起,两腿自然而然夹紧了一些,四颗大香瓜掉在一起,好不壮观!

    “嗯,你们俩把**托起来,看看谁的**大,谁的大我就先吃谁的。小爷先喝口王八汤补一补!”摁了摁裤裆那玩意儿,龙根又喝了一碗王八汤。回头一瞧,乐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俩婆娘是真打算齐上阵让自己乐呵乐呵,二女各自托着自己胸前的高耸,跟对方的并在一起,一目了然!

    尺寸都差不多,不过小点儿上就出了差别,何静文因为年轻,香瓜小点儿跟粉嫩一些,那圈乳晕也偏于红色;而沈丽娟则要差了一些,乳晕偏暗红,奶头也黑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嗯,差不多呢,该先日谁呢?”龙根摸了摸脑袋儿,掏出了黢黑的大棒子。故作沉思状。

    “对了,要不你们比比,比比屁股墩儿谁大,那地方水的水多,我就日先日谁,成不?不然不公平啊.....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