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玉米地激情

    像乞丐中了五百万似得,李小兰高兴的那个劲儿,差点儿没跪大棒子面前来个三跪九拜。多好的大棒子啊,以前咋不知道呢?

    要知道村里有这么粗的大棒子,作死也不假给现在那破男人啊,求男人,裤裆那玩意儿没啥用就打老婆,是男人吗?有大棒子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啊,哪怕他是傻子!

    “来,小龙,进来。”拉着龙根进了玉米地,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,眼里一片火热,盯着大棒子就跟孤苦伶仃几十年的孤儿见着了亲爹似得!

    大棒子黑而粗壮,长而威武,昂首挺立宛若早晨打鸣的大公鸡一样,昂着脑袋儿一点一点,雄赳赳气昂昂,仿佛对着自己小缝儿发起了冲锋号角似得!

    “嘶!”李小兰咬着牙打了个寒颤,有些怕了。大棒子好是好,不会给自己捅烂了吧?

    管它呢,只要爽了,咋都行!

    推倒玉米,腾出一大片来,把衣服垫在地上,李小兰冲龙根招了招手,笑了笑,两个浅浅的酒窝露了出来,好看的很。

    老李家的婆娘一笑,脸上都有一个酒窝!最好看的还是小芳,不过李小兰也是不错的,那身段儿,要玩玩儿老树缠腰,一定很爽!

    龙根舔了舔嘴唇,靠在李小兰坐了了下去,大棒子挺立如斯,两腿微微蜷了起来,裤裆处突兀耸起一根儿擎天之柱,瞧那架势要把天捅破似得!

    当真是“你日天,你日地,我日s.h.e”么?

    “小龙,来,给姐摸摸**,啧啧啧,好大的**哦....”李小兰赞了一句,迫不及待的抓了去。

    啧啧,果然是好棒子,一捏坚硬无比,跟擀面杖似得,滚烫的温度,仿佛火烧过一样!

    “啪啪”

    李小兰专注撸着管子,大棒子表面裹了一层皮,加速撸了撸,脑袋上挤出一丝润滑剂,小手臂撞在原子弹上,发出啪啪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哦?鸟蛋这么大啊?”李小芳瞪了瞪大了眼珠子,发现了新大陆似得,小手托起两颗硕大无比的鸟蛋儿,包裹在毛茸茸的草丛里,黑黑的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,你这蛋蛋咋这么大呢,乖乖,难怪棒子这么粗壮,这鸟蛋可也小不了呢!”李小芳一脸震惊,心里更痒了,好像尝尝大棒子的味道啊。

    龙根瞧的新欢怒放,无数次的实验证明,只要一亮枪,否管什么样的婆娘见着了都得飞蛾扑火的往上凑!只为那一棒子捅到底的饱满紧实!

    “啊,疼,疼,疼!”龙根黑起了脸,叫了一声,如小媳妇儿般幽怨瞪了李小兰一眼,“小兰姐,你,你咋捏人家小**呢?摸就摸嘛,还捏,有啥好捏的!再捏,再捏的话,小龙就不给你用棒子了。”作势龙根就要收回棒子,嘴里嘟嘟囔囔说着,“摸了人家的**,又不给人家摸咪咪,凭啥啊?一点儿也不公平....”

    看似无心之说,却是有意点醒李小兰,想用大棒子打井,你丫儿不能就这么上啊,好歹让老子摸两把,爽一爽吧,都不**,提枪就上,那老子跟种马有啥区别?

    “别,小龙,是姐不对,是姐不对。姐给你摸,给你摸!”李小兰一听,抓着龙根的手往胸前按去,饱满的酥胸瞬间凹陷了下去,在龙根手里变换成各种形态!

    “嗯哼!”

    敏感部位被抓,身上感觉又热了两分,紧闭着红唇,鼻腔发出闷哼之声,好像憋的太久了,抓着大棒子就想往下面塞!

    “咦,小兰姐,你的咪咪咋这么白呢?跟面粉儿似得,有奶吗,小龙吃两口,电视里都说,要想身体好就得多吃奶呢.....吧唧”也不管李小兰同意与否,大嘴一张,舌头一卷,把粉嫩的樱桃珠子含了进去!

    肌肤光滑如水,跟刚刚出笼的豆腐似得。嫩的很!年轻就是好啊,那种嫩滑远非陈香莲可以相比!

    “吧嗒吧嗒,滋滋滋”使劲儿一吸,牙齿轻轻咬住小点儿往外一扯。

    “啊....嘶!”李小兰仰着脖子嚎了一声,手掌紧扣着大奶,用力一抓!

    圆乎乎白嫩嫩细肉,顺着指缝滑了出来,好嫩,好软!许是手上用力太大,双腿居然分开了!

    “哧溜!”

    到了这份儿上,龙根自然没必要再装傻了,扒下了长裤,小红内裤都湿透了,内裤边缘滑出点点白沫!

    龙根“嘿嘿”笑了笑,趴到李小兰肚皮上,提溜着内裤往上一提,两片饱满的粉红色木耳露了出来,裤裆下那截内裤则完全嵌入了小缝儿里!

    “啊...嗯哼....别,小龙棒子呢,塞,塞进去.....嘤咛....”李小兰扭着小蛮腰,紧闭着大腿,双手抓着内裤。

    内裤都勒成线了,把小缝儿使劲勒啊磨的,都磨出豆浆了,偏偏俩片木耳痒的难受,洞里更是流出了不少热汁!

    “嘿嘿,有意思。这样也可以.....”像孩子找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。龙根嘿嘿笑了笑,前后抓着内裤,往上一提一勒,前后一拉一退,缓缓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    一股小泉热流没完没了的滑了出来,热的,还散发着热气儿呢....

    “啊,别,别,小龙别,别整了,磨,磨不得,要,要出血了啊...啊啊啊...嘤嘤嘤....”龙根加快速度,李小兰近乎哭泣一般呻吟了起来,小脸儿绯红,宛若春潮一般!

    擦了擦手,扳开大腿根子,扯下小内裤,粉嫩粉嫩的小溪洞口一览无遗,粉色木耳饱满润滑,小溪口圆润而紧致,甚是小巧,剥开瞅了瞅,对着吹了一口凉气,小溪骤然一缩,一股热流滑出来。

    一摸,黏黏的,热热的!

    “啧啧,小兰姐,你说你都饥渴成啥样了?唉,拯救姑娘媳妇儿的重任只能落在我龙根身上了啊!”哀叹一声,扳开大腿根子,黑黢黢的大棒子对着粉红的小溪口,腰背一挺!大棒子如同钻头一样,扎了进去!

    越来越深,越来越快!

    “哧溜!”

    “啊!轻,轻...点..啊啊啊...嘤呜呜...啊...”

    雪白的娇躯震颤不已,两颗不小的白嫩小香瓜在胸前急剧颤动跳跃,一耸一耸,来来回回绕成了一个小圆圈儿!

    叉开的双腿间间,不断带出阵阵白浆。仿佛,当了二十来年女人,第一次把精华,把热情全都释放了出来,喷的大棒子到处都是!

    “啊!”李小兰张大着嘴巴,尽情呼喊,那是来自灵魂的声音!

    龙根舒爽的抖了抖大棒子,望着流白沫的小缝儿,坏坏笑了笑,那地方都给大棒子磨圆了,粉嫩粉嫩的,甚是可爱。忍不住用手指捅了捅,勾出了些许白沫,恶作剧涌上心头,手指搁李小兰嘴里掏了掏。

    得亏这会儿的李小兰累的给死狗似得,动都不能动,还在大口大口的踹着气儿,也不知道是习惯还是咋的,李小兰居然伸出舌头舔了舔。小香舌灵动水润,舔的龙根心里一阵酥麻,毫不犹豫的掏出了大棒子,搁小嘴儿里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......呜呜呜”大棒子把小嘴儿塞得慢慢的,李小兰先是惊了惊,最后似乎明白了龙根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舌头跟泥鳅似得,在嘴里滑来滑去,舔的舒服了,龙根才扯了出来,交货之后的大棒子软了些,不过煞气还在!

    收拾了一下,龙根提着裤裆悄悄离开了玉米地,这一捣腾,估计修路的人就该出来了,再干一炮,只怕不少人都能听见那**声儿。还是先走为妙....

    日了李小兰,自然没必要再去吴贵花家里了,表婶儿要出门,自己还得回去看小卖部,一想到要守小卖部,龙根这心里就不舒服,一大老爷们儿,天天搁家里蹲算个啥事儿?好男人以日婆娘为己任,咋能屁事不干,闷坐哩?

    “算了,先守两天儿吧。表婶儿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,对了,给丽红婶儿打个电话啊,都回去好几天了.....”掏出手机给沈丽红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说二牛家不是穷人,一家都是牛人,干活儿特猛,做了十来亩庄稼地,一年咋的也有俩三万的收入,只是得了那天杀的病,再多的钱也没辙,为了二牛爹妈能享福,沈丽红做主安了一部电话,离镇上近,也就花了八百多块钱。

    “嘟嘟嘟”几声过后。

    “喂,谁啊?”沈丽红的声音依然甜美,就跟动画片里的瓷娃娃声音似得,听得裤裆都顶了起来。

    龙根嘿嘿一笑,“丽红婶儿,我是小龙。咋样,回家一切都好吧?想不想我啊,想不想日啊,要不再过来住两天儿?嘿嘿....”

    “啊呸!”

    沈丽红啐了一口,没好气道:“臭小子,天天就想着日你婶儿了是不?说吧,究竟啥事儿,我这儿还忙着呢,得给你二牛哥倒水。”

    “啥?二牛哥在旁边呢?你,你咋还敢说让我日了,你不怕揍你?”龙根闻言一愣。这婆娘胆子也太大了吧,当着男人的面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,跟偷汉子没啥区别呢。

    谁知,沈丽红却是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那有啥,日了就日了,你不日我,我这肚子咋能怀上崽儿?他就一个废人,没啥日子可活了,等他走了,我就过来啊。唉,我这一晚上一晚上的也跟作孽似得,痒得难受.......行了,挂了啊,二牛又吐血了,唉....”

    叹息一声,沈丽红挂了电话。龙根摸了摸脑袋儿,把手机合了起来。也是唏嘘不断,人的命,谁说的准呢?二牛再能干,人再好,可不也得了那早死的病,偏偏还得把自个儿婆娘送给别人日,这都为了啥呢?

    ps:谢谢打赏,谢谢月票,嗯,日落刚刚撸了一哈,预祝大家撸撸更健康......夜深了,大凶器就要让你撸.....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