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夜不归宿

    吃过饭,我就逃回了家。明天再到陶家好好惩治李月红。

    对于孙老怪这个干爹,因为他的神秘性。我对其充满了好奇心。围着春桃身边转来转去,想从她嘴里知道一些关于孙老怪的秘闻。我是不可能直接去问孙老怪的,他会不会告诉我先放到一边,首先从礼节上来说,我都不应该向他询问他的生平,更别说是带有隐秘姓的事迹了。

    春桃说:“我也不怎么知道,在我们村里那边,大家都说他是个活神仙。坐牢后就渐渐的没人拿他当话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他到底会些啥呢?”我疑惑的问:“在柴房里逃跑,为啥牢房里就跑不掉?”

    春桃想了想说:“这个嘛,你有没有听过遁地术啊,兴许他就是靠着这个逃跑的,牢房里都是水泥地面,他钻不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春桃这个说法,我不是很相信,但是也想不出什么不同的猜测来。

    我还想问点什么,春桃打断我说:“快别问了,我真的不知道。你干爹无儿无女的,他真要有什么本事,将来还不都是要传给你的。到时候你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我信服的点点头。回到自己房间,却还是在幻想个不停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我把自家那半块地翻完了,下午休息。为的是保存体力,晚上和李月红精彩大战。

    甘大牙和张泰下午来找我玩耍,都被我给躲开了。

    那天下午的时间特别的漫长,我都产生了一种时间已经停止流动的错觉了。心里越是着急,时间过的越为缓慢。为了寻求自我宽慰,我把窗帘拉严,熬了一段时间后,再跑去把窗帘拉开,可是每次都让我感到失望。外面一直都是阳光普照。

    实在熬得难受了,我就自作主张的提前去了陶家。家里只有玉兰一个人在。

    我热情的说:“婶儿,家里有活干没,我闲着呢。”

    玉兰拿了板凳招呼我坐。她说:“今天没事做,有事的话我会叫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往屋里望望:“月红姐和孩子呢,没有在家啊?”

    “月红送孩子回娘家戒仍去了,这时候应该快回去了。”玉兰说:“兴许被留在娘家住宿几天,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一听她这话,我的精神瞬间殃了。太阳都挂在山头了,她再不到家,多半就不会回来了。十来公里的路程,她娘家哪会放心一个女人独自走回来啦。

    我怏怏的起身离开。玉兰叫住我说:“玉兰说了的,今天一定赶回来。要不这样吧,你骑我们家大河的自行车去路上迎迎,碰见了就把她载回来。如果你走了一半的路程都没见她,她那肯定就是被留在娘家了,你就赶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高兴的答应了。车子推到门外的时候。玉兰又说:“我把家里的钥匙给你,接到了就交给月红,没有接到的话,明天早上我到你家里找你拿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是要去打牌,却装作不知的问道:“婶儿,你不要钥匙吗?”

    玉兰笑容满面的说:“我要去打牌啊,本来下午就要去的。这不是得在家等玉兰回来吗。现在有你我就不用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我继续摸底:“你打通宵啊?晚上不回家吗。如果你晚上回家的话,随时喊一声,我晚上惊醒,你一叫我就给你送钥匙出来。”

    玉兰说:“我今天晚上肯定不回来了。蒋家来了几个城里客人,都喜欢搓麻。我去多赢点他们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城里人的钱有那么好赢?”我有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玉兰略微仰头,傲慢的说:“你也不看看你婶儿打了多少年麻将了,老江湖了,今晚一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我跨上了自行牟的座位,握着车把手对她说:“那祝婶儿好运。”

    玉兰谢了一声,回头把门锁了。我盯着她的背影,第一次正式的发觉,她的身材也是那么的好,标准的c型身材曲线。真想在她修长的美腿和小翘呻上狠狠摸上几把。以往年纪小,对女人的看法很单纯。只是觉得她长的漂亮,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上很多而已,从未敢有过其它想法。

    当她转回身的时候,我自然不免也正式的把她前面重新好好瞧了一遍。皮肤有点淡淡的小麦色。五官精致,最为主要的是都三十七岁的少妇了,她胸,前的那对大尤物丝毫看不出有下垂的痕迹,藏在薄薄的粉色毛衣里,鼓鼓的突显出来。很是吸引眼球。

    有了和李月红之间的特殊关系,我对女人的看法一下发生了很大的转变。对于玉兰,我不得不心生猜疑。陶叔不在家的时候,她一个人孤独寂寞,指不定和多少男牌友有过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呢?”玉兰的声音在耳旁突兀的响起:“这是钥匙,你快去吧,我也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目送她走远,心里一阵失落,这么漂亮的少妇,在这个夜不归宿的夜晚不知道又会躺到哪个贱男人的床,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网站地图

- 免费提供乡村小说网_在线免费乡村小说阅读全文在线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http://www.cnhon.com